1. 首页
  2. 链圈头条

双面AC,DeFi世界的上帝还是公敌?

AC摊子铺这么大,以后不知道怎么收场。

lazy - 双面AC,DeFi世界的上帝还是公敌?

2020年加密世界,AC(Andre Cronje)是绝对主角。

在过去的半个月里,这位南非人连续主导了自己创办的Yearn与Pickle、Cream、Cover、Akropolis、SushiSwap等五个项目的合并。

每次合并,对应币价纷纷大涨,涨幅从30%到80%。

开发者、艺术家、工程师、造物主……就如同每一个声名鹊起的新贵,AC身上被冠以各种身份、各类标签。

质疑者说他是下一个BM,形象倒塌就在瞬息;信仰者拥护他为DeFi世界的马斯克、中本聪。

人们对他又爱又恨、欲罢不能。也有人将这种状态形象比喻为PUA。

揭开AC的真实面目,这究竟是怎么样一位人物?他想打造怎样的一个DeFi世界?这对DeFi世界是好事还是坏事?

DeFi世界的上帝还是公敌?

比特币早期,有信奉原教旨主义的比特神教,2020年,AC教应运而生。

他们诞生或者发起于Andre Cronje(下称AC)的第一个DeFi项目Yearn(YFI)。

7 月 17 日至 9 月 13 日,YFI 从 3 美金涨至 43000 美金,“两个月走完比特币10年行情”。

YFI的万倍神话,帮AC俘获了一大批投资者。

这些投资者以“科学家”为主,他们相信他、追随他,期望他创造出下一个YFI、下一个万倍币。

无论他发什么新项目,他们来不及等待就抢注入场,往往连项目做什么都不知道,拿到合约地址就往里冲。

甚至是AC的一个点赞,也能被解读出财富密码。

9 月 29 日,AC在推特上两次点赞Eminence.finance(EMN)的推文。投资者看到点赞后,将资金打入EMN合约地址。

而此时的EMN还处于测试阶段,合约并未通过安全审计。黑客利用合约漏洞盗取了近 1500万元资金。

EMN事件过后不久,AC又在Medium中介绍了新设计的代币模型Liquidity Income(LBI),旨在减少无常损失。

而由于科学家挤入合约,哄抬了币价,LBI价格一度上涨至1344美元,几秒之间又跌至0.3美元,而后一夜之间暴跌至0.0045美元。

此时,AC所作所为还笼罩在YFI的光辉和阴影里,大家将其称为YFI创始人或者YFI之父。而AC脱离YFI的光环,自成概念,是从10月底开始的。

10 月 29 日,AC开发的去中心化链上服务外包网络Keep3r Network发布V1 测试版,代币名称KP3R。上线初价格0.0035ETH,6小时后价格0.373ETH,上涨逾百倍。

这一次,KP3R在暴涨之后并未出现暴跌,截止发稿,KP3R价格稳定在444美元左右。

紧接着,11 月 10 日,AC宣布 YFI和去中心化期权平台Hegic合作。消息宣布后,Hegic短时飙升 30%。

11 月 23 日,AC宣布推出一个集合了兑换、期权和贷款等功能的交易平台 Deriswap。“就像跨链对公链赛道的重构一样,Deriswap是更高纬度的降维整合。”有加密分析师称。

11 月 24 日至 12 月 1 日,AC接连宣布YFI与Pickle、Cream、Cover、Akropolis、Sushi的整合,对应项目代币短时呈现20%~80%的涨幅。Pickle上涨80%,Cream上涨70%,Sushi上涨30%……这在平淡的币市显得蔚为可观。

一系列轰炸之后,大家才发现AC要做的不是下一个YFI,而是要颠覆整个DeFi系统。

此刻,YFI创始人退场,AC和AC概念(宇宙、帝国)登场。除了科学家外,更多个人投资者加入AC教,成为AC信徒。

信徒们对AC趋之若鹜。他们相信他、追随他,无论AC发布什么,他们都抢注入场。那意味着财富。

目前,AC概念已经揽括了互换交易、期权、借贷、保险、聚合器等赛道,投资者们纷纷猜测,谁会是下一个AC概念。提前投资,就意味着抓住红利。

“AC的组合DeFi还差:稳定币和跨链资产。”投资者吴乙表示,自己在这两块领域布局,预备“围堵”AC。

AC一跃成为DeFi世界最有名望的人。锁仓量排名前10的DeFi项目里,有3个和AC有关系:Curve、SushiSwap、YFI。

信徒们将AC拥护为DeFi里的马斯克和中本聪,“异教徒”则称其为下一个BM,等待泡沫戳穿那天。

AC,下一个BM?

自创立YFI以来,AC身上的质疑从未消去,反而愈演愈烈。

在Yearn之后,Andre还开发或者参与开发了Eminence、Liquidity Income、Keep3R、Deriswap(未上线)等项目。

于普通人而言,开发运营一个项目已是难事,而对于AC来说,参与10个项目的开发运营,仿佛举重若轻。

在超人宇宙里,有一则警世名言叫“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如今看起来正在被AC实践着。AC也因此被称为“发币狂魔”。他不计成本、不计代价地开辟新疆域。

除了同时开发运营多个项目外,AC还以“不看重代币价值”著称。

“人们已经意识到产品是谎言,被采用是谎言,所有这些产品都是垃圾,而现在代币就是新产品。”他在一次采访中反思IC0的教训。

YFI上线后呈现万倍涨幅,AC当时表示对于YFI的天价并不感兴趣,反倒泼冷水称YFI实际价值为零。

“我不为投机者服务。”AC发文称,“代币是为特定系统设计的,价格无关紧要。”

倚靠着万倍币神话,无保留、无增发的大无私精神,AC仿佛DeFi世界的耶稣。

另一方面,AC又饱受价格的质疑。

9 月 29 日,黑客闪电贷攻击EMN卷走近1500万美元,后返还AC账户800万美元。

AC名誉因此受到重创,甚至有人给AC发死亡威胁。AC也因此沉寂了10多天。

lazy - 双面AC,DeFi世界的上帝还是公敌?

AC在 Twitter简述里写道:“我在prod中测试。”他指的是在以太坊网络上测试新产品。而投资者们根据AC的测试轨迹,在测试产品上线前就涌入,这是AC被指责的主要原因。

而AC喜欢直接在主网上测试。对他来说,在主网展示自己的测试过程,就相当于在公共场所当众创造一件艺术品。

“如果你不理解它,请不要使用它。”虽然AC在推特置顶里声明了风险,这阻挡不了人们追逐财富的欲望。人们对AC又爱又恨。

有人将AC和EOS的BM(Daniel Larimer)类比:BM也是“发币狂魔”,发行或者参与发行过Bitshares、Steemit、EOS等多个项目,均进入过加密货币市值前10的行列,其中EOS更是募集了超40亿美元。

EOS主网上线之后之后,随着背后母公司Block.one投资内幕被曝光以及EOS币价下跌,BM也随之跌落神坛。

AC是否会重蹈BM的覆辙呢?

“AC和BM都是时代的流量明星,但AC做到了合并不同项目的协同、达到资金效率更高。”加密博主“探索猫”认为。

但笔者观察,相比起BM建立一个帝国而言,AC显然志不在于此。DeFi在他眼里,更像是一个乐高游戏。

AC的乐高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市值50亿的YFI是AC一个人做的,而不是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团队。

YFI起源于AC和身边朋友的投资需求。“Yearn 的事情实际上是因为我自己有一个小小的稳定币投资组合,我试图把它当作储蓄账户来管理”,他在7 月 29 日FTX播客中说道,自己偏爱稳定币,不喜欢处理无常损失。

DeFi让 AC 独自创业成为可能。各家DeFi协议之间具备可组合性,Variant Fund创始人Jesse Walden将可组合性定义为:如果一个平台的现有资源可以被用作构建,并被编程成更高阶的应用,那么这个平台就是可组合的。

DeFi项目的可组合性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可以让开发人员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这反过来又可以带来更快速、更复合的创新。

“DeFi让我们既能合作,又能共生,同时还能成为个体。我们不知道我们应该称之为什么,但我对这一模式非常兴奋。”AC表示。

接连宣布与多个项目合作之后,AC被认为是在DeFi世界堆积乐高,正如他在最喜欢的游戏《魔兽世界》里一样。

“与玩产品游戏相比,玩代币游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和资本,从长远来看,产品游戏对代币是有好处的。”AC表示。

回顾AC在DeFi里的所作所为,像是在一个游戏里收集装备、闯关,获得游戏奖赏:多巴胺的快感,信徒们的欢呼。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AC参与了10多个项目的运营建设,依然乐此不疲的原因所在。

“一旦发现一些有趣的理论,我就想要去尝试,看看它们能否行得通,如果行得通,我就很开心,谜题解开后,我会很满足,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后我会离开,社区会继续做我所不能做的事情。”AC表示。

然而DeFi世界并不总能像游戏一样及时给予反馈。

“等待反馈是很痛苦的,感觉是在‘浪费’时间,新的工作无法开始。”一周前,AC在推特上表示,在等待Pickle、Cream、Cover等项目的测试反馈是痛苦的。

这似乎是AC一个人享受的游戏,但在其他DeFi人士眼里,AC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MakerDAO中国区负责人将这个过程形容为AC对DeFi的PUA,“AC to DeFi is like PUA to love”。

“AC摊子铺这么大,以后不知道怎么收场,起势容易,建设难,AC就是喜欢搞事,但不喜欢做事。”YFII布道者、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曹寅表示。

相比起YFI风风火火的合并运动,YFII反应要慎重得多。YFII近日才宣布首个合并项目Unisave,并于2021年计划实施。

AC也承认了这点,他曾表示:“我喜欢思考,我在实现一个想法的原型阶段做得很好也很快,但是在做产品上不行,这也是我把yearn交给Waifu社区的原因,我相信社区能更好地把我做的原型产品化。”

事实上,AC的部分追随者也逐渐从迷狂中清醒过来。“AC在慢慢贩卖信用度。”吴乙说。

没人知道AC的乐高游戏还能持续多久。

“DeFi 让我忽略了我的生活,我的健康,我的心智。我必须要把它放在第一位。”AC表示,“我没有远见,我没有计划。现在它很有趣,但也许一个月后就变得很枯燥,到时候我没准就回家玩魔兽世界了。”

AC离开之前会给DeFi世界留下什么呢?

“单纯从AC做的事情来看,他推动了早期的DEFI产业,开创了YFI神话,单纯从这一步对整个DEFI的发展就是不可磨灭的,而后面他所提出的各种项目的提案,包括合并诸多项目,都是行业急需解决的问题要点,所以未来不论AC能否再创神话,AC生态已经形成,至于结果需要我们去学习和研究。”Bitouq主理人陈默表示。

或许就像AC自己说的,即便是项目失败了,尝试的价值也比所有批判者认为的价值更大。

据OKEx数据显示,发文时比特币价格:18973.21USDT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