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随着Defi(去中心化金融)概念的兴起,与之相辅相成的DAO

前言:四年前,The DAO的横空出世,让世人第一次重视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概念,而它的崩溃,也逼迫尚未成熟的以太坊在鬼门关走了一回。四年后的今天,随着Defi(去中心化金融)概念的兴起,与之相辅相成的DAO,又一次重回大众的视线,而这一次,它已褪去了过去那浮夸的外衣。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何为DAO?

DAO全称为(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翻译成中文便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这个概念最早源自Daniel Larmier(BM)提出的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去中心化自治公司)[1],后被Vitalik Buterin改编成DAO写进以太坊的白皮书中[2]

那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组织通常由人与人之间的书面协议的分层堆栈组成,而公司则是一系列合同的集合,这包括股东协议、契约、租约、服务提供商协议、雇佣合同、客户条款和服务等,这些合同受一套称为法律的高级共享合同约束。而“经济”作为一个整体,是由合同栈网络构成的,所有这些合同都是由具有严格管辖权的法院执行的。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本质上,组织是由合同构成,而经济就是关于合同的一个网络[3]

而所谓DAO,它允许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成员,在信任最小化的情况下对提议发出投票,并进行最终决策。

这自然也离不开合同的概念,只不过DAO涉及到的合同,我们称之为智能合约,它们是用代码编写的数字协议,并且是由区块链网络强制执行,而非通过法院。

相比纸质合同,智能合约要更好,这就如同电子邮件和信件的对比:前者更快、更便宜、更具可扩展性。此外,智能合约还降低了协调和执行协议的成本,就像互联网将通信的边际成本降低到接近零一样。

融资1170万 ETH的The DAO,它的崩溃一度将以太坊逼到了鬼门关

谈到DAO,我们就难免要谈到The DAO,尽管它并不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DAO组织,但The DAO绝对是被人们所知道的,最为有名的一个DAO。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这个推出于2016年4月份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在短短28天内便在全球范围内筹集到了1170万 ETH[4],按照ETH的规模来看,The DAO是有史以来筹资最多的一个区块链项目,即便是后来筹集到近40亿美元的EOS(共计融资721.17 万ETH[5]),也难以望其项背。

而The DAO的成立目标,是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风险投资基金,任何人通过购买DAO Token,便可以对投资计划进行投票,也就是说,人人都可以当VC投资者,并由共识决定投资结果。

这项愿景听似非常牛X的计划,一度被以太坊社区吹捧是颠覆VC模式的存在。

然而,仅仅2个月后,一名黑客在The DAO的合约代码中找到了一个致命的递归调用漏洞,这使得他从The Dao的合约中抽走了360万 ETH(目前价值8.06亿美元),在这起事件发生之后,以太坊社区如临大敌,当天开发者们就决定停止对所有交易的验证,而以太币的价格也因此从145元跌至最低68元。

此后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提出硬分叉提议,在社区成员的支持下,另起一条没有盗窃交易记录的新链,并命名为以太坊,从而将涉及到的巨额以太币资金退还给参与者。

这起事件,曾一度把以太坊推向了鬼门关,也警示了后人关于智能合约安全性审计的重要性。

DAO的重生及扩展

创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假设当初没有人在“卡布奥雷”车祸事件之后继续改造汽车,那么今天,我们可能依旧在乘坐着四轮马车。

而关于DAO的创新,亦是如此。

不可否认,DAO的概念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因为它努力解决现代组织运行方式中的所有问题。理论上,一个结构完美的DAO,可以为每个参与者者提供了塑造组织的机会,这里不会有层级结构,意味着任何人提出的创新想法,都有可能被整个组织所考虑并接受。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发表自己的声音,规则清晰又简单,没有任何争吵的余地。

最后,由于所有规则及每一笔投票交易,都记录在区块链当中,任何人都可以对此进行审查,因此DAO是完全透明的。

很多人会批评这种想法,例如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评论》曾评论称,将重要的财务决策委托给大众,这种想法是糟糕的,也不太可能会产生任何回报。

尽管如此,这依旧无法阻挡人们去探索这样颇具想象力的实验。

今天,我们所熟知的Defi项目Maker,它的自治组织叫MakerDAO ,类似的DAO组织,还有Kyber的KyberDAO,Synthetix的SynthetixDAO等[6]

简单说,它们都是通过治理token,让参与者对协议的规则更改发起投票,从而实现去中心化的社区治理。

然而,治理类型的DAO,仅仅是DAO的其中一个分支,目前还有很多其它类型的DAO。比如说Moloch:一个流行的共享DAO,其重点是通过赠款为以太坊开发提供资金,任何人都可以向这个Moloch DAO提交一个提案,并获得资金,而Vitalik Buterin和Joseph Lubin这两位以太坊联合创始人,相继为该DAO捐赠了1000 ETH,至今,Moloch DAO已为包括Lighthouse安全性审计、Tornado Cash等以太坊项目资助超过30万美元的资金[7]

MetaCartel:作为Moloch的一个分支,MetaCartel在操作上与Moloch相似,不同之处在于是资助的方向。

简单说,Moloch专注于以太坊开发,而MetaCartel则专注于为以太坊应用层提供资金。更具体地说,MetaCartel是向消费者应用(即dApp)提供小额赠款(通常在1000-5000美金的范围内)。

而MetaCartel Ventures(也称为Ventures DAO),则是一个盈利性的DAO,它与崩溃的The DAO属于同一个类型,其利用了Moloch V2智能合约,允许DAO以一种兼容的、链上的方式投资早期阶段的项目。

另外还有不得不提的一个DAO,便是有DAO工厂之称的Aragon,其允许使用者在5分钟内创建一个DAO,至今包括Coinbase、Decentraland、AAVE在内的参与者,已通过该平台创建了超过1300个小型的DAO[8]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经过近4年的发展,使用DAO结构的组织在悄悄蔓延,而关于DAO颠覆性的炒作声则几乎很难听到,这大概是市场吸取了The DAO崩溃的惨痛教训。

Defi与DAO的相辅相成

而真正有望首先被大规模使用的DAO,实际是和defi非常相关的。

今天,我们看到的Compound、Maker、Kyber、Synthetix、balancer、Aave等Defi榜单上的常客,都相继推出了自己的治理代币,而它们涉及到的去中心化治理社区,便是一个DAO,这关系到参与者的利益,从而能够激励参与者进行投票。

最近笔者看到一个名字非常有意思的公众号,叫做defi之道,而将其理解成defi之DAO,其实也未尝不可。

因为每一个Defi项目,本质上都会成为一个DAO,而汇集天下的Defi信息,最终也可以成为一个DAO。

行业参与者和机构投资者眼中的DAO

一千个读者心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放到DAO的身上,也会有很多种不同的解读。

比如DAO概念的提出者Vitalik,其不仅为相关的DAO项目捐款,还曾提出用DAO和ICO结合的DAICO[9]融资概念,但遗憾的是,这个看似健康的模式并没有被市场所广泛采用。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又比如Aragon联合创始人Luis Cuende认为,DAO是继博客、社交媒体之后的下一个大创新,其提到称:

“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组织方式,博客的出现使得跨国界、即时分享想法成为可能。而博客,随后让位给了社交媒体,社交媒体使得讨论想法和影响相关的社区成为可能。

如今,社交媒体已经变得如此强大,它甚至可以影响到一国总统的选举。然而,我们很难知道社交媒体的影响到底有多积极。

如果说博客和社交媒体允许人类更快地在文化上迭代,那么,DAO则允许社会比以往更快地迭代协调模型。”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那投资机构眼中的DAO,又是什么样的呢?

对此,placeholder联合创始人Joel Monegro曾评论称:

“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创建和维护一个法人实体每年要花费数千美元的运营和法律费用来维护这个组织,在我的家乡多米尼加共和国,成立一个慈善机构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相比之下,DAO在任何有互联网连接的地方都是可用的,而且它们的全球性使得管理来自全球的成员变得容易。

你可以把DAO编程成任何东西。一个数字组织可以是一个盈利性的企业,一个非盈利的基金会,一个合作社,甚至是一个法庭。 ”

而另一位参与投资DAO项目的知名投资者Tim Draper,则是一位众所周知的政府创新推动者,他在今年2月份完成一笔100万美元的投资后评论称:

“你不可能每天都建立一个新的司法管辖区,在Aragon之后,世界的统治将永远不会一样。[10]

lazy - 四年前曾将以太坊逼到鬼门关,如今它因Defi而重生

今天DAO所面临的问题

尽管行业参与者对DAO寄予了厚望,但今天我们依旧不能忘记The DAO带给行业的惨痛教训。

关于DAO组织,资金的安全性依旧是重中之重,例如之前曝出的Maker治理攻击方案,因为闪电贷的引入,逼迫MakerDAO紧急投票修改规则预防攻击[11],从而成功避免了一场潜在的危机。

对于探索中的DAO,规则存在漏洞的可能性依旧存在,而随着DAO涉及到的金额越大,它们对攻击者的吸引力也就越大,这将是任何一个Defi和DAO项目都会面临的问题。

再然后,便是关于投票的参与度问题,今天绝大多数的DAO项目,当涉及到一个新提案时,愿意参与投票的投票者依旧属于少数,而这无疑不利于治理结果的代表性。

而相关的解决方案,一是做好相关提案的科普,让参与者认识到治理的重要性,二是降低投票的门槛,让普通的持币者也能够简单地参与投票,这些都是很多项目方有待于完善的一块。

我眼中的DAO

作为一名比特币爱好者,关于DAO的起源,我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比特币应该是第一个DAO组织,只不过直接参与投票的人并不是持币者,而是开发者与矿工,在提议很少有争议的情况下,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们在内部就可以完成投票,而涉及到有争议的提议,则需要矿工参与投票决定。

换句话说,今天最大的DAO组织应该是比特币社区,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DAO组织,并不是最好的形式。

今天,DAO创业者及投资者们,将DAO描绘成了替代现有组织结构的新形式,他们提到的“更快地迭代协调模型”、“节省组织的维护费用”、“鼓励创新”等愿景,听起来固然非常地美好,但也请不要忘记,这些DAO还都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因此会涉及到较大的风险。

当有人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而窒息”时,请擦亮自己的眼睛,4年前崩溃的The DAO,不会是第一个死去的DAO。

1.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bootstrapping-a-decentralized-autonomous-corporation-part-i-1379644274↵

2.https://github.com/ethereum/wiki/wiki/[中文]-以太坊白皮书↵

3.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20/5/7/aragon-daos↵

4.https://medium.com/swlh/the-story-of-the-dao-its-history-and-consequences-71e6a8a551ee↵

5.https://blockchair.com/ethereum/address/0xd0a6e6c54dbc68db5db3a091b171a77407ff7ccf↵

6.https://tokentuesdays.substack.com/p/how-daos-enable-self-sustainability↵

7.https://www.molochdao.com/projects↵

8.https://poweredby.aragon.org/↵

9.https://ethresear.ch/t/explanation-of-daicos/465↵

10.https://techcrunch.com/2020/02/19/tim-draper-puts-1m-into-the-aragon-blockchain-project-to-create-digital-courts/↵

11.https://arxiv.org/pdf/2002.08099.pdf↵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