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中国作为加密货币市场的主要战力之一,与其他国家的加密货币市场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作者 /LongHash Zhehao Chen

数据可视化/LongHash Xinhe Yu

来源 / LongHash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中国作为加密货币市场的主要战力之一,与其他国家的加密货币市场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态。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尽管中国政府不断释放出对区块链技术的支持态度,但对加密交易并不友好。2017 年 9 月 4 日,央行联合七部委全面叫停 ICO ,定性 ICO 为非法融资行为,国内交易所也被关闭。

这些限制会给外国观察家留下一种印象,那就是加密货币在中国是“被禁止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国依旧有着活跃的 OTC 交易,许多中国居民也怀着巨大的兴趣在关注加密货币。

问题在于:哪些代币在中国的热度最高?我们摘取了 Coinmarketcap 上市值前 20 的项目。通过爬取前 20 代币在金色财经的新闻曝光次数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些项目前 20 的项目在中国的曝光度和其市值排名高度不相关,接下来我们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些项目在中国的发展。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BTC 与 ETH( CoinMarketCap 排名 1&2 )

在中国,比特币是毋庸置疑的市场领导者,其次是以太坊,就像在全球其他地区一样。BTC 和 ETH 在中国都有着相当长的历史,本文自然无法囊括所有的细节,因此我们只简要概述一些主要事件。

中国曾经是比特币世界的中心。2016 年,大多数比特币交易都是以人民币交易对进行的。2017 年 9 月,中国开始打击比特币交易所和 ICO 后,比特币的价格一度下跌。但不久之后,比特币进入牛市,而中国的比特币投资者则转向场外交易。这里我们写了一篇详细的报道。

虽然中国当局对加密货币持谨慎态度,但比特币在中国并未被禁止。事实上,在 2019 年,中国央行发布了一张信息图,以提高人们对比特币的认识。

中国仍然是比特币挖矿领域极其重要的参与者,中国官方的声明仍然可以影响全球市场。2019 年 10 月,中国国家主席强调了区块链技术的重要性,之后,比特币价格飙升了约 18% 。习主席非常明确地谈到了区块链,而不是比特币,但价格的波动表明,对投资者而言,这两者并没有差别。

LongHash 通过观察搜索引擎百度以及中国社交媒体的数据,绘制了中国居民比特币关注度的可视化数据。

以太坊与中国的加密社区可能有着更特殊的联系。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与万向区块链实验室的肖风以及分布式资本的沈波在 2015 年 10 月共同创办了两个实体。一个是投资区块链初创企业的分布式资本,另一个是支持非商业项目的非盈利机构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和分布式资本( LongHash 的投资方)的总部都在上海,Vitalik 的参与帮助以太坊在中国市场吸引了关注。

沈波告诉 LongHash ,在 2014 年到 2017 年期间,他和 Vitalik 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进行了广泛的旅行。他补充说,Vitalik 能够流利地读写和讲中文。

中国现在是以太坊挖矿领域极其重要的参与者,中国也有各种各样的以太坊社区。但人们的兴趣不仅仅是在社区层面。中国的国家区块链平台,区块链服务网络(BSN),将同时吸纳以太坊和 EOS 。

XRP(3)

Ripple 作为 12 年推出的老币,由于本身优秀的技术架构早年在中国引起了比较大的关注,中国币圈的网红第一人孙宇晨也曾经在 2013 至 2016 年担任 Ripple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

Ripple 强势的币价表现在中国也吸引了大量从二级市场买进的散户投资人。早在 2013 年在中国就有第三方成立的名为 Ripple China 的综合网关,方便中国币圈玩家。

Ripple 最初诞生时,主打跨国支付转账的应用场景,主要针对大型的金融机构。所以由于其 2B 的公链性质,Ripple 在中国鲜有生态用户,更多的是持币用户。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支付市场之一,Ripple 很早就在尝试进入市场,然而由于中国金融体系相对封闭,Ripple 尝试入华屡屡受阻。

Ripple 的创始人兼 CEO 曾在 18 年 11 月在新加坡的一个采访做出表示要布局中国市场,且当时已经有一位中国客户,美国的运通公司和中国的连连科技在华设立了一家名为连通科技的合资公司,连连公司通过 Ripple 区块链来清算电子支付交易,并通过部署 xCurrent 来清算跨境支付交易。但是再这之后就再也没有 Ripple 中国客户的信息,Ripple 在 19 年 1 月与清华大学合作推出区块链技术研究奖学金计划,并于 2 月再次招募中国区负责人,在上海开设办公室,随后便杳无音信。

目前随着中国政府将区块链纳入新基建,越来越多的本土项目进场抢占市场份额,这势必也会大量压缩海外的区块链项目在华的生存空间,由于 Ripple 主要面向的是 B2B 应用,而且目前已经有不少中国的区块链企业致力于此,所以 Ripple 在中国的难度可谓是越来越大。

USDT (4)

稳定币在中国市场有着特殊的意义。自 94 事件之后, 大量交易所关闭了人民币的入金渠道,中国加密货币交易者开始寻求人民币的替代品。

而 USDT 作为稳定币,便立刻成为了人民币的替代品。我们从 USDT 的市值可以看出,在 2017 年 8 月,USDT 的总市值在 3 亿美金左右,而到 2017 年 12 月 31 日,USDT 的总市值直接飙升至接近 14 亿美金。根据 Chainalysis 的数据也可以看出,自 94 之后新增发的 USDT 也大致都流向了中国的交易所(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并不确定 Chainalysis 如何确认这些交易所来自“中国”)。

同样从 https://wallet.tether.to/richlist 的排名也能够看出,前四大 USDT 地址中,火币占了两个,币安占了一个。虽然这两所交易所拥有大量的非中国用户,但是从火币的流量分析来看,火币有超过 40% 的流量来自中国用户。

在 Chainalysis 题为《亚太地区报告预览:为什么 Tether 中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APAC Report preview: Why Tether Dominates in China)》的报告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自从 94 事件之后,中国区的 BTC/CNY 交易对彻底消失,被 BTC/USDT 和 BTC/USD 交易对所代替。除此之外,还有大量人民币通过 OTC 及 P2P 渠道进入加密货币市场(例如:Huobi OTC, Wechat Group )。在同一篇报告中也可以看出自从 2018 年 3 月后亚洲的 OTC 流量暴增,最高可至 1.5 亿美金。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BCH (5) & BSV (6)

2018 年 11 月 16 日币圈万众瞩目的 BCH 分叉完成,吴忌寒与澳本聪两大阵营的算力大战也正式开启。由于 BCH 和 BSV 选择的技术路线不同,两大项目在中国的社区发展也呈现了完全不一样的情况。

BCH 代表着吴忌寒和中国众多矿场的利益,在中国国内有多位币圈 KOL 力挺,除吴忌寒外还有 ViaBTC 的杨海波,莱比特矿池的江卓尔等人长期站台。BCH 在国内最大的社区为 BCH Club ,有独立的官网和微信公众号。BCH Club 的官网内容相对较少,主要都集中在微信社区中,BCH Club 有不到 10 个微信群,除此之外,还有个核心付费微信群 BCH Angel 。BCH Angel 入群会员要求持仓大于 100 个 BCH ,第一年入会需支付 1 个 BCH ,次年续费为 1000 人民币,会不定期的举办封闭会议。BCH 由于技术路线的选择更加专注在支付层面,本身的生态应用就相对比较少,更多都是协议层的应用,同理 BCH 在中国也没有太多的生态应用。

反观 BSV 虽然其精神领袖澳本聪不是中国人,但是 BSV 在中国的社群异常的蓬勃,基金会也非常注重中国社区的发展。Bitcoin Association 于 2019 年 8 月任命了中国区负责人,统筹中国区的 BSV 生态建设。BSV 在中国的官方媒体渠道为 BSV Official 的微信公众号和 Bitcoin Association 的官方微博。BSV 在中国最活跃的社群为骷髅会,澳本聪本人也在群内。骷髅会同样也是一个收费群,每月 10 美元会费,骷髅群信息都是对外公开的,以往的群聊记录都可以到 https://svskull.club 直接查阅。

除此之外 BSV 还有一个由爱好者成立的 bsvers.com 的资讯网站,网站本身建设的非常优质,BSV 的最新资讯在此都会更新。

BSV 由于其路线选择全球范围内都有大量的应用开发, Peergame 的推特显示,根据不完全统计 2020 年 4 月 28 日 BSV 全球范围内有 414 个项目,据 BSV 社区成员介绍,其中中国项目也有 20 多个,包括 Tocial, weblock, showpay, showjob 等。

澳本聪本人也非常注重中国市场,去年 12 月 BSV 在北京举办了中国的第一场大会,超过 200 名成员参加,澳本聪本人也发布了演讲,随后还参与了清华区块链协会的副活动。而反观 BCH 仅仅在分叉之前举办了香港峰会。

整体来说 BCH 的中国社区主要还是靠着国内几位大佬站台支撑,而 BSV 的中国社区则更加平民化,有更多的开发人员和信仰者推动着其发展。

LTC (7)

莱特币作为最早的一批山寨币,中国作为算力大国聚集了一定数量的莱特币玩家。

早年在国内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技术社群和挖矿社群。谈到莱特币在中国的推广,就不得不提到 PZ 先生。PZ 先生曾经是最早的一批莱特币团队成员,并在中国开始推广莱特币。他先后在中国创立了莱特币中国社区和莱特币全球圆桌论坛。

莱特币早在 2017 年由于是否支持隔离验证网络的事件,在社区中产生了重大的意见分歧,可能会损害到矿工利益。由于惧怕之前比特币身上发生的事件重蹈覆辙,开发团队和矿工会产生割裂,PZ 先生创立了莱特币全球圆桌论坛,组织了中国所有重量级交易所,芯片商,矿机商和大矿工与莱特币开发进行协调。

隔离见证顺利通过后,低调的莱特币创始人 Charlie Lee 也一改常态,来到中国武汉参加了社区爱好者的活动。Charlie Lee 本人相对其他几大山寨币的创始人,对中国市场比较友好,他自己本人也有开设微博,有大概两万粉丝。

莱特币中国社区主要的对外发声渠道为微博,目前有 1 万多粉丝,除此之外莱特币中国社区还有两个官方 QQ 群,其中 1 群为核心收费群。

莱特币的中国社区活动近两年比较少,最近的一次为莱特币中国社区在武汉举办的技术研讨峰会,吴忌寒,PZ,江卓尔等人都有参与。

莱特币作为支付型的矿币,主要生态还是集中在矿圈,中国社群以老玩家为主,新鲜血液相对较少。

EOS (8)

EOS 在中国一直拥有着大量的人气和粉丝,不仅持有 EOS 的人数众多,还有大量社区开发人员及生态成员参与。

通过 EOS 的节点数据是可以能够最直接地反应出 EOS 在中国的社区热度。通过 eospark 的节点数据可以看到( 2020/05/06 数据),收录的 613 个节点中,排除 284 个没有标注地区的节点,有 56 个节点来自中国大陆,数量最多,其次是美国 43 个,新加坡 31 个,加拿大 17 个和中国香港 15 个。

中国节点总投票数占所有投票的 23% , 而排名第二的加拿大只有 8% 。中国节点的每日奖励占到全网的 35% ,排名第二的新加坡占比 13% 。爬取数据之时,其中 21 个超级节点中有 8 个是中国节点,这也是为什么海外的 EOS 社区成员一直报怨称 EOS 被中国人所控制。

EOS 在各国都没有设立官方的地区社群,在中国最大的社群为 EOS Gravity 引力区,引力区会举办各类线上及线下活动,帮助社区建设及节点搭建。引力区本身还会发布自己的 EOS 生态周报及发展周报,还会发布一些 EOS 二级市场的分析报告。引力区本身有超过了 80 多个微信社群,总社区人员超过了 20 万,引力区本身的官方微博也有 1 万多关注。

EOS 之所以能够在中国拥有如此大的粉丝基础与 EOS 创始人 BM (Daniel Larimer )的区块链创业之路息息相关。BM 于 09 年开始对数字货币感兴趣,成为了一名比特币布道者,并参与到了比特币的开发当中。之后,BM 基于另一种主流共识机制 PoS 进行了改进, 推出了 DPoS ,并为此创立了 BM 的第一个项目 Bitshares 。

在 2013 年中国著名币圈 KOL 巨蟹和暴走恭亲王( LongHash 联合创始人)一起翻译了 Bitshares 的白皮书,为 Bitshares 在中国的影响力打下了坚定的基础。BM 随后因种种原因离开了 Bitshares ,并开启了第二个区块链项目 Steemit ,然而在 Steemit 稳步发展之际又离开了项目开启了第三个创业项目 EOS 。

Bitshares 和 Steemit 一时的成功让 BM 在创立 EOS 之时,收到了大量中国投资人的支持。据此前财新的报道,Bitshares 天使轮的投资人李笑来持有 Block.One 7% 的股份,持有 EOS 5% 的股份。

EOS 节点竞选时,大量的中国币圈 KOL 和各大中国资本都高调宣布加入,这也为 EOS 在中国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也是为何如今中国币圈媒体的曝光率中能够排在比特币,以太坊和 USDT 之后的原因。

但是,BM 近日在网上发布的一些不当言论让 EOS 的中国社区蒙上了一群阴影。BM 在新冠肺炎中国爆发之际,发推声称新冠肺炎 2% 的死亡率和经济发展受到损失来比 2% 的中国人更划算。发布之后在国内迅速发酵,当晚暴跌 16% 。之后,BM 为此道歉并声称已经删除了引发争议的推特。

EOS 现在在中国的热度早不如当年,当年最早 21 个超级节点中国节点可以掌控 17 个。EOS 的最近的主推产品 Voice 在中国市场也没有任何宣发。整体来说虽然 EOS 在中国仍然拥有最大的社区,但是近段时间一直在走下坡路。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BNB (9)

BNB 是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行的代币。由于其与币安的联系,BNB 在中国非常有名。作为加密货币交易所中交易量最大的两所之一,币安和火币在中国采取着完全不同的策略。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作为加拿大籍华裔,在交易所的发展上一直侧重于全球化。CZ 最初曾落地上海,但是在 94 前不久把团队和服务器都转移到了国外。2020 年,曾有媒体报道称币安上海办公室遭到突击检查,然而当时 CZ 声称币安并未在上海设立办公室。

通过 SimilarWeb 的流量数据就能够看到币安的全球流量相对而言分布均匀,来自中国的流量甚至排不进前五(此数据受到科学上网代理影响,中国流量数据可能不太准确)。

币安本身更多的还是靠着赵长鹏和 CMO 何一的个人影响力, 赵长鹏本人在微博上有接近 30 万粉丝,何一的微博在被封之前也有大几十万粉丝。

lazy - 市值前 20 的的代币,谁最受中国市场的欢迎?

XTZ (10)

Tezos 于 2017 年 7 月进行 ICO 时,在短短两周内筹集到 6.5627 万个比特币和 36.1122 万个以太币,共计 2. 32 亿美元。作为 ICO 规模历史前 10 的明星项目,Tezos 自然而然在海内外形成了各类大大小小的社区。

虽然 Tezos 有着不错的群众基础,但是 Tezos 官方一直没有重视中国市场进行官方推广,目前,Tezos 已经建立了官方的微信公众号,微博及知乎。同时,在今年 3 月 24 号,Tezos 还举办了一场线上 AMA 。

其三个对外渠道的关注度都还不高,微信文章阅读量每篇都不超过 200 。微博虽然有一万多粉丝,评论和转发尚且不多,知乎相对来说活动最少。这三个推广账号更多是对官方项目进度的披露。

Tezos 目前在中国的社区尚在起步阶段,和海外情况差别较大。

LEO (11)

LEO 为 Bitfinex 在 2019 年 5 月初发行的平台币,其发行目的是为了募资填补 8.5 亿美金的资金缺口,事情起因是 Bitfinex 存放在资金托管合作伙伴 Crypto Capital 的 8.5 亿美元资产,由于自身的 KYC 不严格,客户存在洗钱行为被调查,最终 8.5 亿美元资金被葡萄牙、波兰和美国冻结。

LEO 总量 10 亿 ,全部以私募的形式对外发售,发行价格 1 USDT ,最终成功在短短 10 天内共募资 10 亿美元。

LEO 本身没有太多使用场景,主要以降低手续费为主,通过官方回购销毁作为价值支撑,代币本身有点类似债权。由于 LEO 本身没有太多炒作价值,且主要以私募形式发售,中国散户参与度极低因此在中国是没有任何社区的。

XLM (12)

Stellar 作为前 Ripple 创始人 Jed McCaleb 的 Ripple 分叉项目同样也是主打跨国转账和支付,与 Ripple 不同的是,Stellar 针对的是面向中小消费者日常的小额支付转账。Stellar 的情况和 Ripple 基本类似,在中国鲜有生态用户,更多的是持币用户。

Stellar 在中国最后一次的合作发生于 2017 年 5 月,与深丘科技于金丘股份上海总部举行了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将共同成立一家中美合资企业,利用 Stellar 构建一个面向全球用户的在线支付平台,并为接入 Stellar 的机构和个人提供技术支持,其中 Jed McCaleb 担任合资公司 CTO 。

此后 Stellar 在中国就没什么消息,沈丘科技相关的信息也没有任何后续。

XMR (13)

Monero 在 2014 年推出了隐私币 XMR 。Monero 和 Dash 同为在 2014 年间推出的匿名币,两个项目采用了不同的匿名交易原理,在推出当初都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由于 Monero 和 Dash 的社区治理机制的完全不同,两个项目在中国的宣传路线也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Monero 由社区进行管理,项目方不为开发者提供报酬,所有区块奖励全部分配给矿工,项目开发者资金来自社区捐助,因此 Monero 的生态更加集中在技术开发层面。

和其他众多矿币一样,Monero 在中国最早主要是以一些挖矿 QQ 社群为主,主要是由矿场主们运营的。Monero 在中国的社区没有什么组织性,虽然在中国有几位优质的专家及记者,但是社区都比较零散。

Monero 的中国社区发展主要从近两年开始,Monero 中国社区的主力成员之一筋斗云自 18 年底开始在币圈的头等舱论坛开始翻译及搬运文章,另一主力社区成员未来控从 19 年初也开始在简书上翻译及搬运文章。

中国社区的几位成员在 19 年 12 月还建立了门罗中国基金会,旨在搭建 randomX 矿池,hash 支付系统,搭建门罗中国远程快速节点,提供 hash 检查下载包以及全节点包,门罗网站系统教程,搭建门罗为主交易对的交易所,门罗币的视频翻译和提供 OTC 的合规资金。

但是整体而言 Monero 的中国社区还是比较薄弱的,不具有系统性,主要还是靠 Monero 的爱好者用爱发电。

ADA (14)

Cardano 成立于 2015 年,并在 15 年底到 17 年初在日本进行了 ICO 。根据 Cardano发布的审计结果可以看到 ADA 所有投资者几乎来自亚洲,排名前四位的销量国家分别是:日本、韩国、中国、泰国,分别占比 94.45% , 2.56% , 2.39% 和 0.42% 。Cardano 是由卡尔达诺基金会,负责开发的 Input Output HK ( 简称 IOHK )和支持并孵化生态内的其他项目团队的 Emurgo 公司三方组成。其中 Emurgo 是一家日本公司,所以在大量日本投资人的加持下,ADA 在日本的市场开发是做的非常好的。

得益于亚洲投资人的支持,ADA 也是在第一时间就建立了中国社群并设有中国区负责人。在 Cardano 的官方论坛上,除了日语外还设有中文,韩文和德语专区。ADA 在中国也早早的设立了官方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并有特定的核心微信群,和中文 telegram 群。

ADA 官方在 2019 年 6 月也曾发推表示,正在与中国大学讨论设计和实施区块链课程,课程将侧重于 Cardano 网络上使用的协议 Haskell 语言。ADA 自 ICO 后中国社群运营一度良好,虽然不像日本一样有很多生态项目,但是在中国有一定的热度。

然而 2018 年 7 月中国区负责人李德离职,在微信群中爆料 Emurgo 公司的种种黑料,为 ADA 中国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好在 ADA 的核心还是负责开发的 IOHK ,在 Charles Hopkins 的努力下 ADA 也慢慢的走上了正轨。整体而言虽然 ADA 在中国没有投入很大资源发展市场,主要还是以社群为主,没有布局其他生态,ADA 在中国还是有一定的粉丝的。

LINK (15)

Chainlink 作为 2019 年最火的项目之一,从主网推出到于谷歌和甲骨文达成合作,上线 Coinbase ,一系列重大利好也让 Chainlink 在一年时间年暴涨十几倍。

Chainlink 作为预言机赛道的龙头项目,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有着极高的需求。Chainlink 能够和大多数支持智能合约的公链相结合,为其公链上的 dApp 提供丰富的预言机服务。Chainlink 的业务特性使其成为了商务能力最强的区块链项目之一。中国作为区块链最大的市场之一,Chainlink 自 19 年起就非常重视中国市场。Chainlink 在中国拥有相对完整的官方渠道,从微信公众号到 QQ 群,微博,币乎都有官方账号设立。

Chainlink 的官网除英文以外,只有中文翻译也体现出 Chainlink 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Chainlink 团队中其 CMO – Adelyn Zhou 是一位华裔,对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青睐有加。同时还不得不提到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中国区负责人条子哥,传言在 18 年底梭哈 Chainlink ,最终单币总价值过亿,条子哥的传奇故事也为 Chainlink 的中国社区蒙上了 Fomo 色彩。

Chainlink 在 2019 年 9 月借着上海区块链周的时机,在中国展开了为期一个多月的中国行活动,在上海,杭州和北京分别举办了 Meetup 活动,CEO 本人也来华亲自参与活动。近日 Chainlink 还发布了中国开发者社区激励计划,鼓励开发者在任意一场中国的黑客马拉松活动中使用 Chainlink ,依据代码质量给予奖励,同时 Chainlink 为中国开发者们准备了专属的开发者社区以及技术指导。

目前中国也有不少项目在使用 Chainlink 的喂价服务,从早年的 Loopring 到这两年比较火的 Conflux 都在使用。

整体而言,Chainlink 作为 Top 20 的海外项目,在中国的发展是名列前茅的。Chainlink 不仅有良好的韭菜社区,也有相对成熟的开发社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中国项目使用 Chainlink 的预言机服务。

TRX (16)

说到 Tron 就不得不提其创始人—孙宇晨。孙宇晨可以说是现在中国币圈网红第一人。在孙宇晨创立 Tron 之前就一直是个炒作大师, 2017 年区块链在中国成为了创业风口,孙宇晨创立了 Tron 进行了 ICO ,并让众多大 V 为其站台。

其个人营销在 2019 达到了顶峰,孙宇晨本人的微博账号早在 2019 年年初就超过了 100 万粉丝,19 年最著名的营销事件就是他花了 450 多万美元拍下了巴菲特 20 周年慈善午宴,然后又因肾结石延期进餐。

除此之外孙宇晨还通过 OFO 押金事件,网易员工绝症辞退事件,自建圆梦基金撒钱等行为收获了大量的关注。

很多非币圈的用户通过孙宇晨了解了加密货币,区块链和 Tron 。虽然后来孙宇晨的微博账号一封再封,但是热度依旧不减,每次新开账号都能迅速获得十几万人的关注。孙宇晨的营销基因也深刻的刻在了 Tron 的 DNA 中。

Tron 整体来说应该是所有区块链项目中,中国媒体渠道最全的项目,没有之一。Tron 本身除了在 Telegram 上有 1000 多人的官方中文社群外,还有三个官方的千人 QQ 群。Tron 的微信公众号是所有币圈项目中更新最频繁的,每日凌晨 12 点准时发布,每日都有数条公告,微信上 Tron 还设有持仓 10 万以上的高端社群。除此之外,孙宇晨本人也是亲力亲为的参与各类直播活动。整体而言,Tron 在所有公链中算是最理解如何运营中国社区的项目。

HT (17)

HT 是交易所火币(Huobi)发行的代币。由于与火币的联系,HT 在中国也非常有名。根据 SimilarWeb 的数据,火币的 40% 流量都来自中国。火币在中国早早地进行了产业布局,成立了火币中国。以区块链技术赋能各个行业领域,旗下有火币研究院,火币大学(中国), 区块链生态促进中心和产业赋能中心四大业务平台,为中国政府和企业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火币在为政府和企业提供解决方案的同时也培养收获了大量潜在的交易所用户。

根据 ChainNode 上的区块链活动举办数量来看,目前为止火币一共举办过 13 次活动。币安和火币的中国媒体宣传主战场微博上,火币拥有 10 万多粉丝而币安只有 1 万 5 千多粉丝。(或许是因为币安微博帐户曾经被销号,所以不得不创建一个新账号。)

整体而言虽然币安的现货交易量是火币的的 5 倍之多(Coingecko),在中国市场方面火币还是远远领先于币安的。

CRO(18)

Crypto.com 成立于 2016 年,是一个加密货币支付平台,其产品包括支持加密货币的 Visa 卡、量化投资、加密货币理财以及借贷服务。除此之外Crypto.com 也发布了自己的公链,并发行了 CRO 。

Crypto.com 的 Visa 卡目前仅针对 31 个欧洲国家、美国和新加坡。加密货币支付在中国作为敏感话题,鲜有支付类项目在大陆进行宣传建立社区,因此 Crypto.com 在中国是基本没有话题的。

DASH (19)

相对于 Monero 相对分散的中国社区,Dash 在中国的发展相对就系统很多。Dash 是一个具有资金治理机制的开源项目,其海外生态的拓展是比较系统化的。Dash 早在 2015 年就建立了官方中文论坛并建立了中国唯一官方认证 QQ 群,目前 QQ 群仍旧有 1000 多名群友。Dash 的官方小语种论坛中,中文社区帖子数排列第四,在俄语,西语和葡语之后。Dash 还在 2019 年年底成立了达世币中国团队,在北京某酒店举行了首次媒体见面会,立志为 Dash 在中国和媒体建立更加紧密的沟通。

整体而言,由于 Monero 和 Dash 作为匿名币,本身又不支持智能合约,所以其生态的丰富性本身是不如其他代币的,因此总的社群人数数量相对也比较小。

USDC (20)

同样作为稳定币,USDC 在中国的热门程度远远不如 USDT 。

USDC 由 Circle 基于 CENTRE 架构开发,Circle 是 USDC 的首个发行方,除 Circle 外获取 USDC 主要的途径则是 Coinbase 。众所周知 Coinbase 一直不支持中国用户注册,而原本支持中国用户的 Circle 也因为政策原因早早的停止了对中国用户的服务。

除此之外,在 LongHash 发布的《 Tether 除了网络效应外,还有什么优势?》一文中也提到过,根据 Castle Island 风投合伙人 Nic Carter 的说法, 一些中国交易员偏好 USDT 是因为他们认为存放在这种稳定币里的资金被冻结的可能性比较小。相较于市场上的其他稳定币,USDT 更不容易被监管机构和立法者接受。其他稳定币出于方便执法的目的而留下后门,资金被收缴的概率会比 USDT 更高。

USDC 的相对风险,加之其在中国的不可获得性,都让它不太可能成为中国用户的选择。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