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改变艺术行业游戏规则,NFT能带来更光明的未来吗?

区块链技术成功使数字艺术货币化。

lazy - 改变艺术行业游戏规则,NFT能带来更光明的未来吗?

区块链技术成功使数字艺术货币化。

从历史上看,数字艺术几乎不可能被货币化,但现在,区块链技术似乎可以“搞定”这个问题。

10月7日,在佳士得纽约画廊展出6天之后,系列加密艺术品《Portraits of a Mind》(心灵肖像)系列的第 21 幅作品在佳士得创下 131,250 美元的非同质化(NFT,点击了解更多NFT相关知识)拍卖最高成交记录,同时,本次也是佳士得首次拍卖区块链作品,也开创了佳士得拍卖先河。

据该作品创作者本·根蒂利(Ben Gentilli)表示,之所以要将第 21 幅作品拍卖,是因为比特币总供应量为 2100 万枚,该作品还有一个相关联的NFT 代币,通过将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连接在一起来确保作品真实性,并赋予收藏者独特的所有权。

lazy - 改变艺术行业游戏规则,NFT能带来更光明的未来吗?

图1.《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数字艺术品中的第 21 个(Block 21)(图片来源:Robert Alice / Ben Gentilli)

与此同时,加密投资公司 Morgan Creek Digital 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 Anthony Pompliano 对这次拍卖非常感兴趣,他不仅公开表示十分看好数字艺术品行业,还声称“数字艺术市值将不断增长,最终肯定会超过实体艺术行业,虽然今天听起来很可笑”。

就目前来看,我们发现数字艺术市场的确开始升温了。

数字画廊 Nifty Gateway 联合创始人 Duncan Cock Foster 说道:

“数字艺术行业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增长速度让加密领域里的每个人都感到惊讶。”

不过,数字艺术行业能够在 2020 年爆发也有一些特殊原因,毕竟今年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人们无法出行,许多艺术馆和美术馆也被迫关闭,而数字艺术让人们只需在家中、在电脑上、在手机上即可与艺术品互动,而且还能轻松来回发送图像/视频——毫无疑问,数字艺术非常适合的这段时间。

Blake Finucane 是 NFT 艺术论文《加密艺术:去中心化展望》(Crypto art: A decentralized view)的联合作者,他曾认为数字艺术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是——几乎不可能被货币化。因为如果某件艺术品仅以数字形式存在,比如 GIF、MEME、数字图像或数字视频,那么人们很容易就能对其截屏、复制或粘贴,这样就会导致数字艺术品的价值在商业销售过程中被降低,因为它很容易复制,而且很难追踪其到底是不是原始艺术品。但是,随着NFT的出现,这种全新的数字艺术品代币化形式可以通过代币追溯原件,所以也让数字艺术品获得商业价值变得容易得多,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其实可以真正“拥有”作品原件。

在谈到 NFT 在数字艺术领域里所发挥的作用时,阿姆斯特丹大学数字人文科学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说道:

“对于数字艺术而言,非同质化代币非常重要,过去艺术形式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难以创造价值和交换介质,但代币化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根据 NFT 销售数据网站 NonFungible.com,与艺术相关的 NFT 交易额在 9 月 18 日创下单日历史新高(162,385 美元),之后又在 9 月 22 日创下历史第二高单日交易额(123,205 美元)。实际上自六月份以来,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艺术的销售额一直呈上升趋势。

lazy - 改变艺术行业游戏规则,NFT能带来更光明的未来吗?

图2. 7 -9 月艺术相关的NFT交易额

1

数字艺术+区块链=加密艺术

实际上,数字艺术已经存在了数十年。早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艺术家们就开始尝试使用计算机来创造作品,但是数字艺术品直到最近才在区块链平台上实现了标记化。举个例子,我们在2018年初才开发和推出许多基于以太坊的非同质化ERC-721代币的数字画廊。(ERC-721 代币也被称为 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此类代币在智能合约中记录了标识信息,正是这些信息让每个 ERC-721 代币各不相同,因此即不能用其他代币替换它们,也不能像其他加密货币那样彼此交换。)

不过,传统艺术界总是对数字艺术不屑一顾,他们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态度,主要是因为传统艺术家认为数字艺术是可复制的,这种特质违背了艺术品“独一无二”的本质。Blockparty 首席执行官 Vladislav Ginzburg 解释说,有了非同质化代币之后,收藏家们便可以证明自己拥有原始数字资产。在出席 CADAF Online 艺术节时,Vladislav Ginzburg 将数字艺术和电子书进行了比较,他说道:

“电子书和数字艺术一样,已经存在了数十年时间,但此前人们对电子书也没有太多兴趣,直到 Kindle 和 iPad 之类的阅读设备出现,所以数字艺术行业现在正处于‘Kindle 和 iPad时代’。”

数字画廊 Nifty Gateway 联合创始人 Duncan Cock Foster 补充说道:

“艺术界一直渴望收集数字艺术,而非同质化代币是解决这一问题的理想方案,但是我们需要对数字艺术和加密艺术做个区分,加密艺术是代币化的数字艺术、或是区块链版本的数字艺。”

阿姆斯特丹大学数字人文科学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也非常认同 Duncan Cock Foster 对加密艺术的看法,他认为加密艺术理论应该是这样的:

当将艺术家把自己制作的数字资产添加到数字画廊时,代币就会通过智能合约自动生成并存入艺术家的钱包。代币与艺术品锚定的永久链接将会是一种唯一性资产,代表原始艺术品的所有权和真实性。作品一旦被创建,就可以在特定区块链上被赋予生命,粉丝或收藏家可以在交易平台购买它,之后也可以像其他稀有艺术品一样被收藏家交换、交易或持有。”

2

艺术家会接受“加密艺术”吗?

作为一个刚刚兴起的行业,让“加密艺术”被更广泛的主流艺术家所接受依然存在一定障碍,尤其是很多人并不太理解“非同质化代币”这种深奥的技术,但现在情况似乎已经有所好转。Duncan Cock Foster 透露,六个月前招募主流艺术家进入加密艺术领域时难度很大,可之后就不再那么困难了。

另一方面,艺术家们也开始发现加密艺术市场正在崛起,比如:

1. “ Right Place&Right Time”是一个基于比特币价格波动行为的数字艺术作品,该作品售价高达10万美元;

2. 艺术家特雷弗·琼斯(Trevor Jones)创建的数字艺术作品“毕加索的公牛”在 Nifty Gateway 上拍出了 55,555 美元的高价。

对于加密艺术开始吸引更多市场关注这件事,Duncan Cock Foster 进一步解释说:

“非同质化代币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全新创意媒介,在这种媒介中,艺术家能够完成与自然艺术完全无关的工作,而这也是他们倍感兴趣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加密艺术的“二次销售”也很诱人。举个例子,Asynchronous Art 是一个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如果收藏家在该平台上购买了数字艺术品,那么相关艺术品的原作者就会获取相关交易的部分佣金(通常佣金率为10%),但是如果收藏家在几年后二次出售了这款数字艺术品,那么原作者将会获得两倍佣金(比如20%)。Asynchronous Art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onlan Rios 表示,佣金收取模式已经写在了交易软件中,因此是自动执行的,这显然是区块链数字艺术最具“革命性”的一面。

NFT 艺术论文《加密艺术:去中心化展望》 联合作者 Blake Finucane 认为,这种销售模式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Conlan Rios 还分析称,

“数字艺术的另一个新奇之处是创建了多个不同‘销售层’,你可以将其看做是一种‘艺术衍生品’,收藏家可以按‘层’单独购买艺术品,这些分层的作品通常能为所有者提供‘可编程’选项,比如调整原作品颜色、角度、甚至是‘状态’,继而为收藏者创造了全新的收入来源。”

3

一种“违反直觉”的全新概念?

Duncan Cock Foster 表示,普及加密艺术最大的障碍其实是人们难以理解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是一种“违反直觉”的全新概念,让人难以理解,但只要人们明白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以及为什么这个概念如此强大之后,很快就会对其痴迷。

不过,Duncan Cock Foster 也强调说,购买代币化艺术品的操作与传统交易模式完全不同,“至少你不能刷卡来购买加密艺术品”,首先你必须创建一个用于存放非同质化代币的数字钱包,而且还需要了解一些 gas 费用的区块链知识——这些可能都是加密艺术无法被快速普及的最大障碍,毕竟这些概念还没有被大范围普及,人们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搞清楚如何浏览加密艺术,也为加密艺术进入市场设置了障碍。

Blake Finucane 坦诚,许多人仍然对区块链技术感到恐惧,也不明白艺术作品在进入区块链之前为什么需要身份识别或验证,他补充说道:

“对于纯数字艺术家而言,非同质化代币其实特别有用,而对于那些在绘画、雕塑等实体世界中进行艺术创作的艺术家来说,其实大多数并不确定是否能将非同质化代币应用到自己的艺术作品中。”

值得一提的是,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也成为了数字艺术普及的助推器,CADAF and New Art Academy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Elena Zavelev 进一步解释说:

“新冠病毒疫情加速了全球数字化进程,也给数字艺术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不仅如此,如果区块链技术能够得到进一步普及且被更广泛的传统艺术社区所接受,无疑会增加数字艺术代币化的机会。但从目前状况来看,加密艺术的采用速度依然比较缓慢,如果在一段时间内主流艺术社区发现了比区块链技术更易于使用的工具,那么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艺术很可能会被取代,对此我不会感到惊讶。”

阿姆斯特丹大学数字人文科学助理教授 Giovanni Colavizza 补充称,加密艺术需要发展出一套类似于传统艺术的生态系统,包括博物馆、展览、策展人、拍卖行和博览会等,目前加密艺术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基于市场认可度、声誉和价值的社会机制,这对于收藏家和艺术家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不仅如此,制约加密艺术发展还有一个障碍,即:可扩展性问题——区块链真的可以处理所有以非同质化代币形式流动的数据吗?

Asynchronous Art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onlan Rios 现在使用 ERC-721 代币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经营画廊业务,他认为加密艺术本身可能与区块链无关,以太坊虽然费用昂贵且速度缓慢,但却有较好的耐用性,而且一些被外界所认为的缺点(比如高额gas费用)对于创作不同时代作品的艺术家来说也许是合理的,毕竟以太坊已经存在十多年了——但是,新兴艺术家们可能更喜欢在价格低廉且运作良好的平台上尝试非同质化代币。

4

加密艺术未来能超越传统艺术吗?

Morgan Creek Digital 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 Anthony Pompliano 提出了一个问题: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艺术的市场价值是否有一天能超越传统实体艺术?对于这个问题,至少从目前状况来看,似乎还没有多少人愿意承认。

Blake Finucane 坦言:

“我不会说加密艺术的市场价值会像传统艺术一样’大’,但我相信在美术和艺术史中,加密艺术会与传统艺术一起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Cock Foster 也有同样的看法,他表示:

“短期内,我认为加密艺术不会影响到传统艺术的销售,艺术行业不是游戏。NFT艺术品如果想要实现大规模增长同样需要依赖全球艺术品销量增长来实现的,而不是通过从实体艺术品行业中吸引买家来实现。从这个角度来看,受益最大的将会是数字艺术家,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在NFT技术发明之前出售自己的艺术品,这也使得其艺术品价值变得更高。我们平台上的一位艺术家刚刚用他在 Nifty Gateway 的销售收入购买了一座房子,相比于以往任何时候,区块链技术让更多艺术家有机会通过他们的艺术品获得收益,使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Anthony Pompliano 也指出,数字艺术可以做一些在传统艺术领域无法实现的事情,他说道:

每一件数字艺术作品中都可以包含复杂的运动和动作,房主或艺术品收藏家只需在墙上挂一个电子显示屏,就可以在预定方向上周期性地循环不同的艺术品。数字艺术还可以永远存放在以太中,因此不用担心会遭受物理损坏,昂贵的艺术品保险可能已成为过去。”

Giovanni Colavizza 认为市场对数字艺术的兴趣肯定会在 2020 年加速增长,而且这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他最后说道:

“一旦 Tate Museum 这样的数字博物馆或类似的场所上线更多数字或加密艺术展览,我们就会看到这个新兴行业被快速推动——实际上,事情已经发生了。”

简而言之,数字艺术——尤其是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艺术正在获得越来越多关注,尤其是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人们对数字艺术的热情加速上升。当博物馆不营业了,还会有人欣赏艺术品吗?答案是:会的,因为数字艺术正在兴起。

但是,如果想要让数字艺术长期、稳定地发展,就必须找到一种能够激励艺术家、画廊营业者、以及其他从业人员的方法,他们需要从劳动中获得报酬——而这,就是区块链技术和NFT改变游戏规则的地方:NFT 能持续证明艺术品的独特性,从而可以确保数字艺术品原件被一次又一次地出售和转售,而且每次交易发生时艺术家都能从获利——因为这种模式早已被刻进代码中了。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