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黄金爱乱世” 盘点现代黄金史上三次大牛市

进入8月,中美交恶日甚,新冠肺炎疫情反复,全球经济衰弱,国际

lazy - “黄金爱乱世” 盘点现代黄金史上三次大牛市

进入8月,中美交恶日甚,新冠肺炎疫情反复,全球经济衰弱,国际局势诡异,而黄金市场大热。

金价飙升,屡创历史新高,8月5日突破每盎司2000美元,今年初到现在累计上涨近35%,除美元之外的所有货币市场金价都破历史纪录。

评论人士认为这很可能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第三次黄金大牛市,仿佛历史重演,昨日再现。

黄金牛市的形成

作为避险、保值的“避风港”,投资圈戏称黄金“喜欢坏消息” ———但凡出现某种重大危机,其他市场风险大增时,各方资产就会涌向这个避险保值安全港。

影响黄金价格的因素,过去半个世纪中主要包括经济形势、通胀率、地缘政治、货币政策、股市动态,以及国家央行买入黄金的力度等。

由于国际市场黄金交易用美元计价,因此美元汇率对金价有直接影响。美元贬值,黄金对其他货币来说就相对便宜,更多资金流入国际市场推高金价,反之亦然。

美国联储局(央行)的货币政策也因此对国际市场黄金价格也有重大影响。历史证明,黄金价格创历史新高之前的两三年,都曾发生重大危机,美联储也都曾采取量化宽松政策,扩大货币供应。

黄金价格的历史走势可以为预测未来走势提供重要依据,比如驱动因素和潜在规律。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黄金价格从1968年的每盎司35美元涨到现在的2030美元区间,中间有过两次可以跟目前市道相提并论的“大牛市”,分别在1980年1月和2011年9月触顶。

第一次狂欢

从1968年3月到1980年1月,黄金价格12年涨了23倍。

这一轮大牛市的形成,始于美元与黄金脱钩。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将黄金与美元以每盎司35美元的价格挂钩,其后十多年不存在黄金交易市场,但期间美元几次遭遇危机,动摇了体系的根基。

1971年8月,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发表电视讲话,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终结。黄金恢复自由身,在市场交易,价格随行就市。

然后,1972年,伦敦金从每盎司46美元涨到64美元,1973年冲破100美元,1979年涨到500美元。

1979年下半年开始的六个月,伦敦金暴涨180%,1980年1月20日创历史新高,每盎司850美元。

经过一番干预和调整, 2月22日,金价重挫145美元,宣告现代历史上首次黄金大牛市结束。

这轮牛市背后有两大驱动因素:地缘政治和通货膨胀。

1979年2月,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11月4日首都德黑兰美国使馆53名美国人被扣押,人质危机酿成外交危机,持续了444天方告终结。

同年12月25日圣诞节,苏联入侵阿富汗,苏军占领喀布尔,国际局势紧张。

1979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伊朗停止出口石油60天,国际市场油价飞涨,从每桶13美元涨到1980年底的41美元。

美国国内多年通胀居高不下,1979年底更是因为油价飙升导致年通胀率达到13%,史无前例,因此也出现了高得史无前例的利率,15%。

1980年初里根政府在内忧外患中上台,面对工业生产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债务庞大,外贸连续五年巨额逆差的挑战。为了扭转经济颓势,里根政府采取减税砍福利、削财政开支、控制货币供应量、减少政府干预等政策来控制通胀、刺激增长,后来被称为“里根经济学”。

这些措施在很大程度上达到了目的,也舒缓了市场避险情绪,同时意味着黄金市场狂欢的结束。

第二次狂欢

第一轮大牛市过后,黄金市场进入相对低迷、平静的时期,一直到2008年。

从2005年开始,金价开始强劲攀升;当时美国次贷危机还在酝酿,但经济危机的信号则比比皆是。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触发全球金融危机,然后升级为世界经济危机。“性喜乱世”的黄金在恐慌、避险心里和各国量化宽松政策等多种因素推动下,迅速摆脱危机初期被抛售的压力,扶摇直上。

金融危机直接把大批投资资金驱赶到黄金这个避风港。

危机从美国扩散到全世界,美国国债被降级,欧元区陷入困境,希腊爆发债务危机,直接冲击欧元的稳定。欧元区外的英国则出现社会动荡,各地出现骚乱。

各国央行量化宽松刺激经济,通胀抬头,进一步提升了黄金作为避险、对冲工具的价值。金价大涨,从2010年以来一直保持在1100美元以上。

2011年9月6日,黄金现货交易价突破1920美元价位,创历史新高。

此前,各国央行都在积极购买黄金,调整储备资产结构;民间珠宝需求强劲,也为金价冲顶助了一臂之力。

第三次狂欢

从2012年开始,黄金持续低迷长达6年,到2018年出现转机。2020年,历史仿佛重演。

黄金喜欢乱世、坏消息,不是吗?

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利率不断探底负值区域、中美交恶,“脱钩”和“新冷战”恐惧日益真实、国际局势暗潮涌动,然后2019年底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防疫封锁重创各国经济,随之而来的是央行大幅度放水,刺激经济重启。

世界黄金协会市场信息咨询部的斯特里特(Louise Street)在一则通讯中指出:“新冠疫情为黄金投资创造了一场完美风暴。”

由于前所未有的大量流动性注入和创纪录的低利率,黄金投资成本大大降低,全球黄金ETF基金涌入,黄金价格随之飙升,屡创新高。

美联储“上不封顶”的量化宽松和一个月一万亿美元新增债务的财政扩张速度,使得市场难以预测未来走势,导致黄金价格飙升。

各国债务庞大,10年内很难真正改观,而通胀则明显呈长期上升趋势,零利率和负利率仍将持续,美元疲软,因此黄金成了成本低而收益相对较高的投资资产,不但目前收益比企业和政府债券高,长期而言也一样。金价飙升,更助燃了“害怕错过”(FOMO)盛宴狂欢的投机心理。

最后,和前两次牛市一样,金价如此强烈、迅疾飙升的背后也有地缘政治因素。

中美关系紧张,双方相互关闭领事馆,制裁令一个接一个,多层面的“美中脱钩”和“新冷战”气氛,以及爆发局部武装冲突的忧虑,强化了黄金的“避风港”功能。

投资是黄金需求三大来源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珠宝、工业和医疗应用。本世界初珠宝需求占80%比重,现在只有不到50%;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黄金越来越多被用于对冲和避险,投资需求逐步增加。

这个趋势助推了金价上涨。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及其造成的经济破坏对黄金消费需求的重创前所未见地严重,亚洲、欧洲和北美的封锁抗疫措施导致全球金饰需求跌到历史谷底,金条与金币投资需求大减,今后半年情况估计好转希望不大。

该协会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数据显示,在黄金总需求、总供应量、各国央行总需求、金饰和科技用金总需求,以及全球黄金投资总需求这六大板块中,除了投资总需求,其余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跌幅最大的是金饰,其次是央行需求。

投资总需求同比增长90%。

新冠继续蔓延、经济重启艰难和各种不确定性意味着可以预见的未来,“黄金的避险优势将继续吸引投资者”,世界黄金协会如此预测。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