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能说出“稳赚不赔”这四个字的人,80%都是骗子,剩下20%是

来源/人间theLivings

资本的镰刀割人于无形,它会在你最贪婪、最松懈的时候,把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收割你的财富和幸福。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2018年5月11号的晚上,我正准备洗漱睡觉,刚一出宿舍,贾神迎面走来,一脸神秘地问我有没有时间,想和我说个事。

贾神是我校的传奇,他生在书香门第,爷爷是省重点高中的校长,爸爸是清华大学毕业生,他从小就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学习、体育、打游戏样样拿手。初中时,贾神通过爷爷接触到了股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沉迷其中,最疯狂的时候连上课都在研究炒股,甚至睡觉也经常梦到各种走势图。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贾神平时画的各种图形和线条(作者供图)

他爸爸虽然炒股水平极高,却从不向他分享任何经验,时常把“咱们老贾家不用你炒股赚钱”这句话挂在嘴边,希望以此劝退儿子炒股的念想。但这话没什么作用,到了大三上学期,贾神已经通过股票和外汇赚了近200万,在我们的学校里,人人见面都会称他一句“贾神”,以视膜拜。

贾神为人仗义,从不因自己“年少多金”而瞧不起我们这些穷学生,和班里同学关系都非常好,我因平时帮他收集一些学习资料,跟他关系走得更近,除了他看盘的时间,都会泡在一起打球、开黑,听他讲自己对股票市场的独到见解——虽然我很感兴趣,但基本都听不懂。

当晚贾神找到我,是想让我帮他个忙。

大概在两个月前,他投资了一个深圳的电动汽车项目,期间结识了一位叫“辉哥”的老板,辉哥非常欣赏贾神的才华,希望请他帮忙操盘一笔资金,并答应事成之后会付给他一笔酬劳。贾神认为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既能结交资本人士,又可以赚钱,便欣然应允。

一周后,贾神应约来到辉哥的公司,刚进门便看到墙上金晃晃的一排字:“中盈汇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公司门口的字(作者供图)

辉哥把贾神请进会议室,聊了下操盘的具体事宜,并承诺:若能达到预期,不仅付给贾神15万的酬劳,还聘请他为公司的投资顾问——不用到现场,需要时远程提供一些建议即可。

贾神听了很高兴,与辉哥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出于对“朋友”的信任,他连正式合同都没签,直接托我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后就投入工作了。

整个操盘过程十分顺利,3月底,贾神完成了数笔精彩的交易,最终获利远超预期。辉哥非常高兴,说要单独请他吃饭,聊一聊接下来的合作计划以及酬劳问题。

饭桌上,辉哥试探性地问贾神对虚拟货币是否感兴趣——2017年12月17日,比特币到达19875.85美元的历史最高点后,各种与区块链挂钩的产业纷纷兴起,如果你谈生意不聊上几句比特币,那仿佛就已经被市场远远地甩在身后了。

可贾神却不想涉足。在得到否定的答复后,辉哥自顾自地讲虚拟货币的好处,说是未来的大趋势。贾神对此无动于衷,但感觉其话里有话,酒过三巡后,便主动提起酬劳的事,辉哥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又讲起了自己的“大计划”:他准备在4月上线一种名叫GST的虚拟货币,并且会与线下的实体物品——人参——挂钩,一个虚拟货币就可以兑换一颗人参,“实物托底,保证真金白银,绝不割韭菜”。

辉哥告诉贾神,自己之前做“矿机(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生意,有一大批忠实的追随者,在他一个月前公布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时,很多人就表示,只要GST上线,保证第一时间持重仓,跟着他“吃肉”。辉哥“粗略”估算,第一批募得金额应该能达到1个亿。

贾神表面上故作镇定,心里却暗吃一惊——如果辉哥说的是实话,那这虚拟货币也太暴利了,这么轻松就能募集到那么多钱,难道不属于非法集资?而且像这种规模的资金募集,如果没有复杂的监管和资质审核,真的会有平台愿意接收吗?

贾神把困惑和盘托出,辉哥先是哈哈大笑,紧接着一脸玩味地说:“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小贾,虽然你在股市能如鱼得水,但是要是放在币圈,要走的路还很长呀!”

贾神尴尬地喝了口酒,继续听辉哥“高谈阔论”。

辉哥说他是Rfinex交易所(以下简称R网,全球化运营的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商)的股东,并且已经和平台谈妥了,到时候GST会直接在R网上线,绝对畅通无阻;而且,国内的虚拟货币监管力度并不严格,毕竟是新兴领域,相关规则、法律还不健全,发行“代币”简直轻而易举,甚至在淘宝上都能搜到一堆代发业务;至于非法集资,更是“无稽之谈”,国内ICO项目这么多(ICO:  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概念,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还没见哪个被判定是非法集资(实际上是有很多的)。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R网平台首页(作者供图)

虽然贾神不涉足币圈,可近几年身边的朋友靠虚拟货币一夜暴富的消息却常有耳闻,他的高中同学小江通过“以太坊(ETH,跟比特币类似的“硬通货币”,相当于虚拟货币里的美元和英镑)”大赚130万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情。想到这儿,贾神的内心有了一丝动摇——毕竟没有10%涨跌幅的限制、全天24小时不停盘、身边还有辉哥这样的大庄提供超一手的内幕消息,虽然觉得缺乏监管的领域无法保证其稳定性,但又怕自己错失一次好机会。

辉哥见贾神有些心动,趁热打铁,提出:如果贾神有意参与的话,可以给他0.45元/枚的私募价格,正式上线后是0.9元/枚,GST上线价格就能翻一倍,绝对稳赚不赔。

贾神听后并没有急着答应,毕竟不能“光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揍”。一番考虑后,他提出可以从这次为辉哥操盘的酬劳中拿出5万元先“试投”,如果符合自己预期的话,后面再考虑继续跟投。

辉哥对贾神的“保守”似乎很不满意,极力劝他多投一些,一再强调GST有多么的暴利,还说自己会持续拉盘到50元/枚,到时候以私募价格买入的人一定是最大赢家。可贾神依然丝毫不为所动,坚持只投入5万元试水,并要求辉哥支付剩下的薪酬。

辉哥收起了眉飞色舞的神态,语气消沉地说,自己现在手上没那么多现金,短时间内给不出那么多钱,但是能够以私募价格把15万的酬劳全部换成GST来支付,等GST上线后,让贾神自己套现就好,“如果能持有到高位,到时就不止15万那么简单了”。

听到这,贾神明白了,原来辉哥前面铺垫那么多,就是为了让他把这次的薪酬全部换成还没发行的虚拟货币——换句话说,辉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付他现金,而是想“白嫖”一个优秀的操盘手为自己工作。

贾神当时脸就拉了下来,但碍于情面又不好发作,只能耐着性子问辉哥:怎么会没钱呢?不是刚给你赚了一大笔,再怎么不济,15万肯定拿得出来吧,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

辉哥赶紧给贾神倒了杯酒,让他消消气,然后满脸无奈地说,那是公司最后的一笔流动资金,准备拿来做宣传用的:“现在发行虚拟货币,宣传非常重要,得租一个大场子,找几个币圈大佬乃至当地领导站台,再约几个财经记者做采访,外加送礼物、抽奖,后续的平台内的广告投放,都是要烧钱的,1000万预算已经非常低了,多少‘优秀币种’没能走远,都是因为宣传力度不够,上线后根本没人知道是什么,没人买,最后注定一文不值。”

辉哥又说,如果这次贾神一口气买15万元的GST,再多送一万的“糖果”(一种免费赠送虚拟币的营销手段),贾神投进去的15万若不拿回来150万,他就“退出币圈,永不回头”。

贾神心想:“你退圈和我有什么关系?”但事已至此,显然酬劳是拿不回来了,一开始又没签正式合同,只好自认倒霉。贾神无奈地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不再做声,算是默认了辉哥的方案。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贾神从深圳飞回北京后,因为欠的课和考试太多,每天都要跑图书馆,一来二去就把GST的事情抛在脑后了。

大概过了半个月,贾神被辉哥拉进一个名为“瑞银-中国社区群”的群聊里,里面已有近400人,并且还在陆续增加。等人数稳定后,辉哥发了一段长文,大意是说群成员都是最信任他的一批人,且全都是在私募阶段买入GST金额达到10万元以上的“家人”,因此他将大家“拉到一起组成一个大家庭”,以后在GST上遇到什么问题,方便互相帮忙,并且他会把一手消息发在这个群里,保证大家“稳赚不赔”。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辉哥创建的群(作者供图)

贾神看后一阵冷笑——能说出“稳赚不赔”的人,80%都是骗子,剩下20%是傻子,这笔钱估计是打水漂了。

过了一会儿,辉哥私聊给贾神两个二维码,让他扫码分别下载火币平台(Houbi)和R网(Rfinex)的APP,待会儿会在群里教大家如何使用,这是日后买卖GST的重要媒介。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火币平台(作者供图)

贾神回了他微信里的第一个笑脸表情。

一周后,GST在R网正式上线,群里一片欢腾,各种“祝福”滚动刷屏,贾神顺手打开R网看了一眼价格——他以0.45元私募价格“被迫买入”的32万枚GST,已经涨到了1.2元/枚,翻了近3倍,总值约合人民币38万元。

看着手机上明晃晃的数字,贾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GST才一天就有这种夸张的涨幅,简直闻所未闻。群里的成员们都在赞颂辉哥的“功德”,把他奉若神明,辉哥则谦虚地表示这都是托大家的福,以后还得倚仗“家人们”的支持。

此话一出,众人马屁拍得更起劲儿了。辉哥话锋一转,告诉大家,自己将在一周内持续拉盘,一周后会拉到3块钱左右,如果有人想多赚点,现在依然是“入场”的好时机,希望上次错过私募的“家人们”不要再丢失这次机会了。

辉哥话音刚落,群里就相继传来购买截图,其中不乏十几万的大单。辉哥对这些“家人”进行了点名表扬,告诉他们只要跟着自己,实现财务自由不过是时间问题。最后,辉哥还着重强调:“千万不要为了蝇头小利而早早地把GST卖掉,那是十分愚蠢的行为,未来GST是会涨到50块的潜力币种,先下车的人一定会抱憾终生的。”

这一通话讲下来,大家都对辉哥深信不疑,连贾神也开始犹豫了,把本要点击“卖出”的手指头缩了回来。在股市征战多年,他深谙“富贵险中求”的道理,虽然在币圈里炒股技术完全派不上用场,但他相信从股市中历炼出来的敏锐嗅觉能为他指出一条正确的方向。

又一个7天后,群里再一次沸腾了。

辉哥没有食言,GST如期上涨到3元/枚。贾神打开R网,账户里的32万枚GST赫然已价值近百万,这一次,就连见过大世面的贾神,内心也不免激动了起来。

他当即从R网出手4000枚GST,套现12000元,通过微信转账的形式转给了辉哥,说了几句场面话表达谢意——毕竟,没有辉哥的一再坚持,这100万肯定与他擦肩而过了。

贾神一向喜欢给合作伙伴以实物回报,毕竟对萍水相逢的生意人来说,除了钱,其他都是虚的。

不到一分钟,辉哥便点了收款,然后立马给贾神打来一个电话。贾神以为辉哥要亲口回谢,没想到电话刚一通,辉哥就是一顿质询:这笔钱是不是套现的GST?刚才那笔400枚的出货是不是你交易的?剩下的币是不是也打算近期出手?

贾神被问的有些发懵,但他还是说了实情——反正这钱名正言顺,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况且他的确打算在这个价位出掉手中的币,100万已经是很可观的收益了,这个时候收手绝对是明智选择。

辉哥听后,拿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贾神还是太年轻,沉不住气,“GST是照着一枚50元去涨的,未来你手中的30万枚币至少价值上千万”,说希望贾神再好好考虑一下,不要等将来后悔。

说完,辉哥就把电话挂了。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辉哥在群里给大家做“总结”(作者供图)

贾神不明白辉哥为什么对于自己“卖币”反应这么强烈,当晚他认真思考了很久,对于“白捡1000万”依然持很大的怀疑态度——虽然辉哥说得诚恳,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能在陌生领域赚100万就已经很知足了,1000万实在太遥远了一些。

最终,贾神决定卖掉20万枚GST,剩下10万枚就死心塌地跟着辉哥“冲千万”好了,这样既规避了风险,又保留了机会,还不影响和辉哥的交情。

第二天上午,贾神把这个想法在微信上和辉哥说了,一直等到下午辉哥都没有回复。贾神以为他在忙,想着卖完之后再解释也一样,于是便打开APP准备提币,可当他按以前的提币流程操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R网账户已于昨晚被“锁仓”了,里面的30万枚GST一个都动不了。

贾神最初以为是系统出了问题,可看到群里的其他人都可以正常提币,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直接拨通了辉哥的电话,询问为什么自己被锁仓了而其他人却什么事都没有。辉哥先是安慰贾神别着急,然后不紧不慢地说:“你的账户是我亲自锁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怕你沉不住气在低点把GST卖掉,年轻人做事容易冲动,往往只顾眼前的利益而看不长远。”

贾神之前知道辉哥有意阻止他“出货”,但想着账户握在自己手里,就算翻脸辉哥也没有办法。但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辉哥作为发行商,竟然直接绕过客户进行锁仓——这简直是流氓行为,也就是币圈,这放在股市那还得了?

可说一千道一万,辉哥既是R网股东,又是GST的发行商,如果不按照他的规矩走,只能出局,况且他已经募集了近1亿的资金,万一翻脸跑路,谁也没办法——币圈发币、集资、跑路“一条龙”的事层出不穷,谁也不能保证辉哥就是“行业正能量”。

贾神一阵懊悔,也瞬间清醒了过来——辉哥是怕他短时间内出货量太大,既砸低了价格又抢了自己的利润空间,就利用自己平台股东的权限锁仓,美其名曰帮贾神多赚钱,实则是强行割韭菜,顺便“排除干扰”罢了。

把一切想明白后,贾神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个计划。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贾神“将计就计”,主动向辉哥示好,先对辉哥的锁仓表示“理解”和“感谢”,还时不时地和他聊一聊股市和大盘,给辉哥讲了不少干货。辉哥以为贾神真的转变了想法,十分高兴,还把他拉进了一个名为“GST群主”的更高级别群里。

进了这个群,贾神才渐渐看明白辉哥的运作模式:

原来,辉哥的手里远不止一两个微信群,在GST立项之初,他便拉拢了一批忠实的追随者为做了GST项目的骨干,做了各大微信群的群主。每次GST有线下活动,这些人都要到场宣传、拉人,平时就在网上、朋友圈以及各大论坛为GST“造势”。辉哥向他们承诺,每一轮私募他们都可以参加,每拉够一个500人微信群,就奖励5000枚GST,拉够10个群,辉哥就会动用自己的关系,帮他们在R网上线他们自己的“币”。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几十个骨干已经拉了上百个微信群,按照GST的“市值”来计算,这些群主们基本上“人均百万富翁”了。可随着挖出的内幕越来越多,贾神产生了更多困惑:群主们手中也拥有大量的私募GST,难道就不会被辉哥锁仓吗?

贾神私下加了一个平时很活跃的群主,他告诉贾神,不仅是群主,每一个参与私募的人,都是要求锁仓的,辉哥说“这是为了GST的长远考虑”——参与私募的人手中都有大量的币,如果出现自发的砸盘、搞破坏,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辉哥锁仓是为了能更好地拉盘,等到价格足够高了,再逐一释放大家手中的币,“有序卖出”,“大家共同获利,完美”。

那个群主在讲述的过程中,毫不掩饰对辉哥的恭敬与崇拜,完全沉浸于辉哥为他们绘制“大饼”中。

贾神却心里发凉——但凡懂点股市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大家共同获利”根本是扯淡:作为最大庄家的辉哥手中持有“天量”的GST,要出货,也是他先出、别人为他兜底,哪有庄家拉盘给散户当“狗”的道理?如果出货时散户不够“割”,这一帮为辉哥锁仓的群主,就是最稳定的“备胎”,保证了辉哥出货畅通无阻——辉哥这盘棋,才实在是“完美”。

贾神又仔细观察了辉哥在群里的发言,发现他虽然会展示各种各样的证书、文件以及关于“人参链”的生态布局,但始终没有真正的落地实物,就连发的人参图片都是在网上找的。这让贾神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判断:GST根本不是一个正规的区块链项目,辉哥做的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资金盘”。

把一切弄清楚后,贾神便着手实施起了自己的计划。他打算从辉哥的手中分一杯羹,一来是为了拿回自己操盘应得的报酬,二来也是为了出口气——他给辉哥赚了那么多钱,却被当猴耍,这真是欺人太甚。

为了能摸清辉哥的底细,贾神特意飞了一趟深圳,表面上是去给辉哥帮忙,背地里悄悄探明了他的资金量和公司状况——GST的盘子最终规模应该在3个亿左右,绝对不到50元/枚时就会崩盘。这一点辉哥心知肚明,他放出会拉升到50元的“卫星”不过是为了稳住那些韭菜们罢了。

考虑到辉哥的操盘团队都是近年活跃在澳洲做虚拟货币项目的老手,正常情况下,将GST拉升到20元/枚的能力肯定是有的——这个价位利润空间充足,出货也便利,辉哥只要稍作宣传,那些坚信会涨到50元的韭菜们一定会疯狂接盘,辉哥便可以舒舒服服地全身而退了。

所以,贾神要做的就是:在二级市场以最低价买入GST,然后赶在辉哥前面把货出掉。

在已经掌握这么多内幕信息的情况下,这个计划操作起来并不难。最棘手的就是账户——辉哥几乎把公司所有员工、群主、“家人们”以及他们家人的身份信息都收集了,只要其中有人在R网开了户,就会受到“严加看管”,稍有不对劲便直接锁仓,完全不讲道理。

为了突破辉哥的“防线”,贾神找到了我和另外两个关系很铁的同学,家兴和大硕,想让我们帮他这个忙。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平时辉哥的主要目光基本都集中在大量持有GST的“亲信”身上,对于交易所里的散户,GST是允许自由买卖的——毕竟这是GST的上升期,辉哥巴不得越来越多的人眼红进场,如果对散户随意锁仓,肯定会引起大家的警惕;再者说,一般散户的都是想靠GST暴富的人,轻易不会卖出,所以辉哥也比较放心。

而贾神就是要利用这一点——我们3人要在R网各开一个账户,以散户身份买币,慢慢地从低位“吸筹”,躲开辉哥的监控。贾神特意找了我们3个住在北京不同区域的同学是有原因的——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要在周末回家时连自家的WIFI操作买币,利用完全不同的IP地址,产生我们3人互不相识的假象,这样就能最大限度打消辉哥的怀疑。

第二天是周五,放学后,贾神开车带我们到工商银行重新开了户,临走前,嘱咐我们一定要等他的指令再开始操作——他收到群里的消息,辉哥和他的操盘团队周六要外出见投资商,总部留的人不多,监管相对松懈,他打算趁这个机会让我们仨在“低位”一举完成建仓。

周六晚上8点,我们4人建了一个群,贾神先指导我们下载两个平台的APP,然后开始给我们转钱。考虑到风险和利润率,最后敲定每人10万比较合适。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贾神转给我的10万元(作者供图)

我们首先要通过火币平台购买“以太坊”,再将“以太坊”提到R网平台进行“币币交易”——也就是用“以太坊”买入GST。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以太坊的购买界面(作者供图)

贾神告诉我们,“买币”的时候要注意两点:

第一,不要“吃大单(一次买入太多)”。当时GST势头正盛,此时的卖家大多数是在1元/枚左右“进场”的散户,想在3元/枚时套现,当有卖家挂“大单”的时候,价格会有所下跌,虽然理论上这个时候买入最划算、我们的资金也有能力吃下这样的“大单”,但这么做非常容易引起操盘手的警惕,所以哪怕亏一点,也不要冒进;

第二,3个人不要同时操作。我们的时间充足,比其他散户更专业,如果同一段时间内大量的低价单都被我们3个吃掉,同样会引起怀疑。

当时GST的价位处在3.3元/枚左右,我们按照贾神的指示,跟在“大单”后面吃“尾单”,一次最多买1000枚,隔半小时操作一次,且相互错开时间。一开始我买入的价位基本控制在3.2元左右,而家兴是做得最好的,前几单平均下来成本不超过3元。

我们从凌晨一直买到第二天中午,虽然严格按照间隔时间操作,但短时间内大量资金的涌入,还是把GST的价格抬起来不少。最终,我们仨以均价近3.2元/枚的价格买了共30万元的GST。

贾神又陆续给我们每人打了一次钱,我2万,大硕5万,家兴8万,我们沿用这个方法继续悄无声息地增持GST,截至到所有操作结束,我们仨手里已经有近13万枚GST了。

看着手中“价值连城”的“币”,我有些神情恍惚,每次我给对方付款后,看着几千几万元的人民币被划走,换来几个虚拟的、冷冰冰的数字,就觉得如此不真实——这些虚拟货币确实存在那么高的价值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能够带来财富就足够了。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当时买币的部分转账记录(作者供图)

这番操作之后,贾神请我们仨一起吃了顿饭,告诉我们现在只要把币“拿住”,坐等辉哥拉盘就可以了,并承诺事成之后,分给我们的利润至少不低于5万。

对于一个月生活费只有1500块的我来说,这笔钱几乎可以抵上我大学4年生活费的总和,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财富离我这么近,也让我切身感受到了“钱生钱”的魅力。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GST的表现持续强势,辉哥也越做越“像样”,还策划了一个叫“辉哥说币”的栏目,每晚6点准时开始直播,先回答一些关于GST的问题,然后做一波富有感染力的宣传,效果非常好。粉丝越来越多,买币的人数也不断上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放出拉盘的消息,并且都付诸了现实。

距我们买币过了仅仅半个月,GST就已经涨到了7元/枚。这几波操作下来,群里的人简直把辉哥奉若神明,在微信和直播间里各种扬言“誓死效忠辉哥”,“要跟着辉哥冲到50元大关”——可能他们从没见过这么“亲民”又“讲信用”的庄家吧。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辉哥说币”直播间(作者供图)

贾神的心情也很好,他坚信自己才是少数能吃到“肉”的人。我也感慨贾神眼光独到,想从虎口夺食,确实需要一番魄力。

在GST突破7元/枚的时候,贾神和我们说,想把身边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组织起来,建一个群,指导他们买一些GST,让大家也“跟着赚点零花钱”。

说干就干,我和家兴、大硕一起帮忙,把学校里所有和贾神关系好的朋友、同学都拉到一个群里,贾神编辑了一段长文,先向大家解释了建这个群的目的,然后为表达自己的诚意,他承诺目前在这个群里的33位朋友(关系最好的),买GST如果赔了钱,赔多少他就给补多少,上不封顶。

依靠着贾神的强大的信用背书,基本所有人都表示要购买,群里的夸赞之声不绝于耳。这让我也很有成就感,颇有一种“赚了大钱,还乡造福乡亲”的感觉。但玩笑归玩笑,我确实对贾神表示敬佩,他做这件事纯粹是为了帮朋友,不仅一分钱都不赚,还主动担下了所有风险。

2018年6月中旬,GST来到一波新的高峰,单枚价格突破10元。此时我手上的32182枚GST价值超32万元,这其中有2000枚是我和贾神商量后,5月底软磨硬泡和父亲要来钱以6元/枚购入的。差不多的时候,家兴也买了将近3000枚GST,大硕倒是一直没有“上车”。

每天我看着账户上的资产估值都觉得不真实,钱来得太容易,像是做梦一样。我给贾神提过:要不将GST卖一部分,以现在这个价格,也有得赚了。贾神听后完全没这意思,我也没再问。毕竟,我们是贾神的“工具人”,对于投资理财,我们对贾神是绝对顶礼膜拜的。

那天晚上睡觉前,我把账户里的资产估值截屏保存,希望能留个纪念。当时我天真地以为,自己的财富就要以这里为起点开始“扬帆启航”,但没想到一场猛烈的暴风雨正在悄悄向我们靠拢。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GST单枚突破10元时,我在R网的资产截图(作者供图)

GST突破十元后,价格持续两周没有再次拉升,一直处于“横盘”状态,辉哥说这是因为“即将有大动作”,让大家一定耐心等待。韭菜们纷纷表示支持,但是贾神却坐不住了,他很清楚这种“资金盘”的玩法——所谓的“大动作”,无非是庄家“出货”。

可贾神又不太确定:10块/枚的价格就出货,辉哥难免胃口太小了一些,GST的盘子现在越做越大,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现在跑掉。按理说,做“资金盘”,时间非常宝贵,快速入场、养韭菜、收割是最核心的思路,尤其是虚拟货币这种无监管的“暴力项目”,拉升、画饼就完事儿了,横盘时间太长不仅没收益,还可能导致韭菜的流失。

贾神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决定飞一趟深圳把这个事情弄明白。

两天后的中午,我和家兴、大硕正在食堂吃饭,贾神突然在小群里连续发了十几条长语音,兴奋地告诉我们,辉哥搭上了几个大集团的线,这段时间的横盘,是因为这几个集团要入局GST的项目,正在进行谈判,预计明天就会出结果了。

听到这儿,我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其实那几天我也很慌,抛开老爸那1万块不说,拉了那么多好朋友进场,如果最后翻车了,可真是百口莫辩,大家八成会把我当成骗子,以后见面得尴尬死。

贾神从深圳赶回来后便直奔学校,我们找了间没人的教室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因为亲眼见到了各大集团的负责人和辉哥谈判的“盛况”,贾神认为这一定是笔大资金,如果能成功地注进来,那GST的盘子会做得比预期大得多。虽然不清楚辉哥和几个大集团如何分成,但总归要做得更大才有利润空间,这样我们就会更安全,“跟庄”最怕的就是出货慢,万一被套牢就前功尽弃了。

当晚辉哥在所有群里爆出和几个大集团达成合作的消息,还在直播间给大家展示了已签订完成的协议。群里又是一片欢腾之声。辉哥还说,GST将马上迎来一波疯涨,劝所有还在观望的“家人们”马上加入进来,他承诺,现在就是GST价格的“未来最低点”,之后将会一路上涨,“直到破百为止”。

我得承认,辉哥的话很有感染力,如果不是贾神在身边把关,我肯定就相信他了。看着GST在R网上近乎疯狂的交易量,我猜辉哥今晚一定是笑着入睡的。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之后的一周,我们都在等着辉哥拉盘。贾神早先判断GST会拉到20元/枚左右,所以我们在15元时就可以套现了——这个位置足够安全,给我们的操作时间也很充裕,只要相互错开时间,小批量逐步出货,辉哥是很难注意到我们的。

可令人意外的是,7月初,GST在小幅拉升到历史最高点——近12元/枚之后,又持续了3天的横盘,然后急转直下,两天暴跌20%,直接跌破了辉哥所谓的“未来最低点”。

这引起了“家人们”的极大不满,纷纷在群里问辉哥是什么情况。辉哥告诉大家这是正常的波动,“完全没必要担心,都是在为之后(价格)的大幅拉升做准备”,顺便还告诉他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再买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虽然有人对辉哥模棱两可的回答非常不爽,但很快就被更多支持他的文字淹没了。我有些焦虑地问贾神怎么看,贾神淡定地表示,继续观望就好,因为辉哥本就不太可能选择在10元的位置出货,现在大集团入局,蛋糕必须做大,在这里跑掉等于直接抢了大集团的钱,那辉哥还不得被他们“弄死”?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R网看GST有没有涨,如果涨了我一上午都能有个好心情,如果没涨就会心里发慌,连课都上不好。

可自从辉哥那天宣布要“大幅拉盘”开始,GST基本每天都在跌,偶尔上涨,也会在短短几个小时后又跌下去,搞得我心神不宁。群里的“家人们”也渐渐地从无脑支持变得理性了起来,质疑声越来越多,开始有的人怀疑辉哥准备卷款跑路,还有一些暴脾气的,和群主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一时间,恐慌的氛围弥漫在每个人的心中。

而辉哥在这个时候又一次“勇敢地”站了出来,他在直播间给大家看自己的R网账户,从发币那天到现在的每一笔都记录在里面,清一色“买入”,没有一笔“卖出”。辉哥把页面翻动得飞快,大家只能看清绿色的“买入提示”,具体金额十分模糊,可这丝毫不影响辉哥再次获得大家的信任,“家人们”又开始纷纷夸他是“良心企业家”。辉哥也不忘为自己造势,义正言辞对质疑者们进行了抨击,告诉他们,如果不信任自己,就赶紧卖掉手中的GST,这种墙头草不配跟着他赚钱,简直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此言一出,再没人敢持反对态度了。

之后的几天过得和往日并无差别,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依然是打开R网,看GST的涨跌,但现实依然很残酷,GST在下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很快就跌到我自己买入2000枚时6元的单价。我慌得不行,但见贾神没动作,也不敢轻举妄动。

7月下旬的时候,GST已经逐步跌破3.5元/枚,向我们仨最初买入的成本价靠拢了。GST的各大群里乱成了一锅粥,这回不光是“家人”闹事,连群主也跟着急起来——毕竟,他们手里有大把私募来的GST被辉哥锁仓,这要是出了问题,小韭菜还能割肉跑路,他们可是妥妥的冤大头。

我们的小群也乱了,在贾神放开邀请权限后,他的很多朋友又拉了自己的朋友进来,短短几周的时间,群内人数就突破了300,绝大多数都是我们根本不认识的人,但贾神想着有钱一起赚,就没太在意。

一开始GST保持上涨的时候,小群里一片和谐,左一句“贾神”右一句“贾神”,有的人在10元左右提前套现后还在群里发红包;但自从GST开始下跌,那些“朋友的朋友”们便开始阴阳怪气地嘲讽,说贾神是“贾骗子”,和辉哥合起伙儿来骗大家。

我和家兴轮番给大家解释,辉哥与贾神绝对没有任何利益输送,但那些刺儿头们并不买账,更加卖力挑拨、煽动,最后连贾神的几个老朋友也掺了进来。一向温文尔雅的贾神终于发怒了,在群里对那几个挑事者一顿怼,最后拿起手机给那几个跟着挑事儿的老朋友转了亏掉的钱,就让他们退群了。

金钱确实能让人看清一些东西,既包括虚假的友谊,还有塑料般的承诺——当GST终于跌破我们3.2元的成本线时,贾神点燃了戒了3年的烟,给辉哥打了一个电话。手机接通后,还没等贾神质问,辉哥却先倒起了苦水,说自己和那几个大集团产生了分歧,投进来的钱都被收了回去,留下的窟窿补不上,现在正想办法,还说连自己深圳的两套房都抵押出去了,等过了这个坎儿,一起都会好起来。

说到激动之处,辉哥竟几度哽咽,贾神最见不得这种场面,叹了几口气,一句都没回就挂掉了。

贾神决定再等一个星期,如果没有拉升的迹象,就全盘清仓。

可这次还没等到7天,GST就出事了。那天早上我习惯性地打开R网,还没等点进自己的账户,就看到首页上醒目的通知:GST于当天早上6点正式从R网下架,请持有GST的用户尽快把币转出。

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前几天GST还好好的能买能卖,这怎么突然就一声不吭地下架了?

我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去找贾神,他还没睡醒,听我说完情况,先是一脸的疑惑,然后迅速拿起手机打开R网。

事已至此,我们是真的心灰意冷了。GST群里早炸开了锅,辉哥游走在各个群里面给群主和“家人们”解释,说是因为和R网平台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分歧,所以被迫“出走”,实属无奈之举。但显然大家对这个理由并不买账——这个时候再看不出来其中有鬼,就真是天生的韭菜命了。

一堆人扬言要报警把辉哥抓起来,还有人说要去深圳的公司找他算账,辉哥急忙好言安抚,并在群里发了一张二维码的图片,让大家扫码下载一个叫做“RYH瑞银钱包”的软件,把R网里的GST全都转到里面,“保证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瑞银RYH钱包APP(作者供图)

既然GST在R网已经无法交易,放在里面也没有任何价值,大家只能听辉哥的话把币转到“瑞银钱包”里——相比于把辉哥搞垮,大家还是更希望拿回自己的钱,一味地和辉哥对着干没有任何意义。

随着GST的崩盘,我们小群里的矛盾也达到了顶峰,令贾神身心俱疲。我了解他,比起金钱,他更在乎朋友之间的感情,但一个GST几乎让他把所有关系不错的朋友都“伤”了一遍。按照最初的承诺,他自掏腰包把前33个朋友亏的钱都补上了,其中一些朋友坚持不收,甚至还要出钱帮贾神度过难关,也有一些想借此机会多捞点钱,本来只亏了1000硬说是2000,贾神也没有和他们多磨叽,只要不是太过分,一律按他们说的数字给。

我估算了一下,算上前期给我们3个“工具人”的钱,再加上这次赔付,贾神在这件事上折损起码超百万了。我和家兴当然也没收他补给我们的钱。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GST转进“瑞银钱包”后,发现依然不能提现,辉哥解释说因为“瑞银钱包”9月30日才正式上线,提现功能还没开通,之所以提前开放,是为了让大家有个地方存放GST,言下之意,他为了大家做了件好事,我们应该心怀感激。

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瑞银钱包”虽然不能提现,却可以充钱买币。对此,辉哥依然有说法,他神秘兮兮地在群里发了一份名为“泰国钻石城——瑞银RYG数字资产通证合作项目”的文件,说这是早在他与R网平台发生分歧的时候就着手准备的“重头戏”,为的就是能给“家人们”一个交代——他通过朋友的介绍,了解到“泰国钻石城”这个房地产项目,于是便远赴泰国,亲自考察,谈成了这桩“跨国订单”,大家现在可以把手中的GST换成RYH(瑞银币),然后用RYH直接购买“泰国钻石城”的房产,享有永久产权,连续居住25年后,还会分到当地的一栋别墅。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瑞银RYH与泰国钻石城的联合宣传广告(作者供图)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辉哥在群里介绍泰国钻石城的建设进度(作者供图)

随后,辉哥便开始给大家介绍“钻石城”的各种好处,地产升值、环境生态、服务态度,一顿乱夸。看着精修的照片与视频,很多人表示感兴趣。辉哥便趁热打铁,又给大家发了一份购买协议,上面写着购买方式为“80%的法币(人民币)+20%的RYH”——也就是说,100万的房子,只能使用价值20万的RYH,剩下的还是要掏现金购买。

我看着这份协议差点笑出了声——辉哥真是个神人,割韭菜的创意都不带重样儿的!不过辉哥却一本正经,还说如果有人愿意代理推广,每卖出一套房子可以拿20%的提成。

我心想:这水分也太高了,得是多么虚高的价格才能分出20%的提成。

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当天辉哥直播结束,就有十几个人表示要购买,其中不乏RYH数量不够的又在平台上继续充币的人。半小时前我还在内心嘲笑辉哥只放开充钱、关闭提现的行为太天真,没想到马上就被打了脸。

不久后,有人爆出,这个“钻石城”早在2015年就在中国搞过推介会了,项目负责人是曲姓老板。简单点来说,这个项目就是泰国政府特批的一块地,可以卖给外国人,好推动泰国的经济发展。但苦于这个项目一直卖不起来,曲老板很是头疼,之后有一个泰国驻深圳的领事(辉哥的朋友)推荐搭桥,结识了“很有头脑”的辉哥,一个想“消币”,一个想卖房,两人一拍即合,就走到一起了。

据说辉哥为此打造出了全新的“混合割韭菜模式”:房子先加价50%挂牌,50万的房子标价100万,其中韭菜支付的人民币现金,50万归曲老板,30万归辉哥;如果是代理卖掉的房,辉哥就从自己的利润中拿出16万给代理,自己落14万,总之,左右都不亏,还完美的消耗掉了大家手中的虚拟货币。

2018年9月10日,“瑞银RYH全球上线交易”在泰国安查琳娜酒店正式启动,辉哥请来了一众“大佬”帮忙站台,包括钻石城项目负责人曲老板、钻石城创始人马博士、泰国碧武里府省长,甚至还有野山参研究中心的主任,专家学者、媒体记者近数百人,可谓声势浩大。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瑞银RYH全球上线启动仪式(作者供图)

辉哥本想借此机会改变自己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方便之后卖房,但没想到韭菜们都变聪明了,很多人都不买账,甚至还闹到了交易现场,死活要辉哥退钱。

辉哥看大家对这个项目没什么兴趣,又想出了新招儿——他说自己以前做过“矿机”生意,现在手里还剩下很多“神马矿机”的资源,大家可以把手中的RYH或GST兑换为“BTC(比特币)算力”——也就是“挖比特币的效率”,“1T算力一年300块,可以全额用RYH或者GST支付”。

听到这里,似乎没什么问题,我甚至都有点心动。随后,辉哥又说,每个月要付60元的“托管费”,支付方法和钻石城项目一样,“80%法币+20%RYH”,等于每个月要交48元的人民币。

我并不清楚“1T算力”一天能挖多少比特币,赶紧上网查了一下:按照当时的区块难度与比特币价格,“神马矿机”1T的“算力”,一天挖的比特币价值在人民币1.3元左右浮动——也就是说,一个月的收益还不到40元,连“托管费”都赚不回来。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辉哥都在围绕他的RYH做文章,变着法儿地推出了很多新项目,但唯一稳定不变的,就是绝不能提现。

2019年初,辉哥在广西注册的“桂林瑞之柚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推出了“瑞柚钱包”和“爱柚旅行家”业务,忽悠了不少贪小便宜的人缴纳旅费、发展下线,并且在旅游过程中继续忽悠他们掏钱投资,让人白白交了几千块钱。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辉哥开的旅行社(作者供图)

到了夏天,辉哥搞了“收官之战”,接连推出“CIC矿机”和SPTK(又一种他发行的虚拟货币),请来托儿为他造势,让投资者们把手中所有的“币”都投进这两个项目。

在最后进行了一波收割后,辉哥迅速解散掉所有“官方群”,“功成身退”了。至此,众人才幡然醒悟,原来辉哥从一开始就没想让大家赚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割韭菜铺路罢了。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大家在维权群分享被坑的经历(作者供图)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贾神早就明白,辉哥根本就没打算退钱,只是想把韭菜们最后的一点价值榨干而已。他让我们把所有的“币”都转到同一个账户后,就不再关注这件事,专心炒股了。

贾神告诉我,当初辉哥曾承诺GST的发行量“恒定5000万枚”,但随着入局的人越来越多,他就利用自己“发行商”的特权,暗中增发GST以私募价格出售。GST完全成了他的印钞机,截至到R网下架前,GST总量达到了近2亿枚,远超“恒定数量”4倍之多,提前造成了GST的全线崩盘。

虽然贾神把这件事放下了,但我主动加了GST的维权群,希望能把自己和朋友的钱拿回来,至少能拿回来一部分也好。群里都是被辉哥坑得体无完肤的受害者,其中还有变卖家产买GST指望靠这个“人生翻盘”的,结果现在沦落到只能租房子住。

其实从“钻石城”以来,维权就一直没有断过。早在2018年11月初,RYH的受害者就找到了辉哥位于深圳的公司,在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并且每天都在公司门口围堵,要求辉哥还钱。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受害者们现场整理的转账记录(作者供图)

2018年11月7日早上,愤怒的维权者们在中盈汇公司拉起了横幅,并前往深圳南山经侦大楼提交了证明材料,由于受害者中还有来自新加坡的侨胞,深圳警方表示高度重视,很快就把辉哥送进了公安局。但没过多久,辉哥就在取保候审阶段被成功保了出来。有投资者称,是辉哥背后的人交钱保了他,具体细节我们也不得而知。

lazy - 4个大学生,勇闯币圈大佬的韭菜局

| 受害者们在辉哥公司门口拉条幅维权(作者供图)

辉哥在国内待不下去,就一直躲在泰国。大家只能干瞪眼,每天在群里骂人泄愤。维权群的主导人一开始还很积极,跟着跑深圳、找律师,帮大家收集有用的材料,后来不仅没有了动静,反而开始在群里推荐新的虚拟货币币种,并时不时地在发总额7777元的超大的红包,吸引大家进他的“币群”。

在“维权群主导人”的信用背书以及大额红包的诱惑下,又有很多人相信了他,开始跟着买币。我在里面蹭了两个共266.6块的大红包,一个币都没有买,转身办了张200块钱12次的理发卡。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也就两个月的时间,那位主导人就原形毕露,割韭菜手法都和辉哥如出一辙,锁仓、无法交易、不能提现,靠着在币圈维权群里发大红包引流,把本就生活困苦的受害者们进行了“二次收割”。根据他自己的截图,前后共发了100万的红包,但“割”了近3000万的现金——以前我只在“戒赌吧”听说过这个套路,没想到币圈也有个中强手,生搬硬套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之后有人在群里吵着要为这次事件维权,大家群情激愤地又拉了一个新群,争相出谋划策,但没有一个人展开行动。我苦笑了一下,默默退出所有的维权群——在骗子眼里,维权群就是一个笑话,我们这些人既拿不回自己的钱,还为他们收割韭菜提供了天然养料。

贾神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还在为GST善后。很多八竿子打不到的朋友也开始找他要钱,虽然他觉得这事儿很憋气,但念在往日情分上,基本能补的都补了。

这些人里投钱最多的,是和我们同宿舍楼的一个富二代,宇哥。虽然只有几次开黑的交情,但宇哥没有跟贾神要过一分钱,贾神主动提起补偿,他也坚决不收,说GST赔钱赚钱都无所谓,只为了和贾神交个朋友。后来贾神在期货市场通过螺纹钢和豆粕赚了很多钱,平了GST带来的所有亏损,表示绝不再涉足币圈,又和宇哥一起投了家网络直播平台,发展得还算不错。

我则和老爸说那1万块被我拿去做了个长期理财,5年后才能取出来,以此躲避日常的“贷款检查”。那些朋友也没有要求我赔钱,只是后来再见面总不免有些别扭,让我感觉抬不起头。

有一次在水房洗漱碰到了贾神,我不禁感慨当时要是在GST价格10块的时候卖掉就好了,也不至于最后赔得底儿掉。这本是我无心之语,没想到贾神突然情绪激动地说:“你这就是屁话,纯外行,要都他妈照你这么说,谁还会赔钱?”

我被他吼得一愣,足足缓了有半分钟,贾神双手撑着水池的边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末了,拍了拍我的后背,拿起脸盆回宿舍了。那时我才明白,GST的崩盘对贾神来说,绝不仅仅意味着金钱的损失,还包括友情、声誉,以及从小到大被众人“顶礼膜拜”的那份骄傲。现在偶尔聊天,贾神还会说,GST让他学到了两件事:永远对社会保持敬畏,不要自大,因为指不定哪天它就会给你上一课;交朋友千万不要看表象,因为很多表面上和你关系真的很好的人,也只是觉得你身上有利可图罢了。

去年7月临近毕业时,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一张辉哥被捕的照片,以为他落网了,但贾神说这是之前在深圳逮捕他的时候拍的,现在辉哥还在泰国躲着,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抓不到了。

如今,贾神继续在股市和期货市场纵横驰骋,前几天还给我发了一张收益截图,我大致看了一眼,光半年的盈利就已近200万。而我在实习期还没结束就辞掉了第一份工作,中间折腾过奶茶店、淘宝店、自媒体,最终还是回到互联网行业找了份普通的工作。

偶尔在加班到深夜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象当初要是把30万GST成功套现,自己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但实际上,我却再也没有碰过虚拟货币,甚至对股市都产生了一定的抵触。“钱生钱”确实充满了诱惑力,但资本的镰刀割人于无形,它会在你最贪婪、最松懈的时候,把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收割你的财富和幸福。

这是我通过GST学到的最浅显也最深刻的道理,它将伴随我的一生,时刻为我敲响警钟。

编辑 | 唐糖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