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王川:为什么优质 NFT 潜力远大于实体收藏品

凭空制作某个 NFT,迅速拍出天价的梦想,可以醒一醒了。

来源/investguru

作者/ 硅谷王川

1/ 2021年三月十二日,在全球两千两百万直播观众的注视下,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 (Christie’s) 把八零后网络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每一天:头五千天”做成一个 NFT (Non-Fungible Token, 中文有翻译为“非同质化代币), 拍出了六千九百三十万美元的天价 (对应当时的 42329 个以太币).

2/ 这个拍卖价格,在历史上所有健在艺术家拍卖单个艺术品的价格纪录里,排名第三位。第一名是 2019年拍卖的 Jeff Koons (1955年出生)的 Rabbit, 九千一百一十万美元;第二名是 2018年拍卖的 David Hockney (1937年出生) 的 Potrait of an artist, 九七零三十万美元。传统老艺术家们,显然还没意识到来自区块链世界的年轻暴发户的挑战。Covid 严重影响了传统拍卖行的线下生意,佳士得踊跃进入 NFT 拍卖市场,也是为形势所迫,但没想到结果远超预期。

3/ Beeple 的真名是 Michael Winkelman, 他从 2007年五月开始每天坚持创造一幅画,从无间断。十三年的积累让他在 Instagram 上拥有一百八十万粉丝。2019年,他的作品被时尚品牌路易威登采用。2020年,他的作品在美国超级碗足球赛中场表演节目时被展示。

4/ 2020年十月他把一幅作品做成 NFT,初次试水, 通过网络平台 Nifty Gateway 拍卖,成交价 66666 美元。十二月份, 他又把二十幅作品做成 NFT 出售,总共获得三百五十万美元。

5/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渴望没有任何积累和根基,凭空制作某个 NFT,迅速拍出天价的梦想,可以醒一醒了。

6/ 普通观察者对这种虚拟艺术品的购买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所有的数字音像作品,都可以轻松复制,凭什么你 NFT 就可以值这么多钱?买家都是  sb 吗?

7/ ”每一天: 头五千天“ 的买家是新加坡的印度裔企业家 Vignesh Sundaresan, 网上绰号为 MetaKovan. 按照他的自述,他完全白手起家,早在 2013年初期还在加拿大读书时,就做过一个比特币交易所的生意。按 Sundaresan 的话说:这次竞拍他参与和创造了历史,他购买的这个 NFT 将成为艺术史上的一个重要物件;NFT 这种东西需要时间才能为更多人所理解,艺术的媒介正在悄悄朝区块链迁移,会有成千上万的创造者加入这个生态系统;NFT 的未来,将会有很多低价值的物件,和一小部分价值极高的收藏品;作为 NFT 的新主人,他会找到方法,在虚拟世界获得收益。

8/ 按 Beeple 本人的话说,买家并不拥有作品的传统意义上的版权,而只是对于那个 NFT 的产权。但艺术家和收藏者本身是一个共生共赢的关系,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共同合作互相照应,艺术品才可以不断升值。这个产权通过公开宣传拍卖的方式,得到了很多人的承认。当然,任何其它人也可以复制原作品,再造一个 NFT, 但并不会获得多数人的承认。

9/ 传统艺术收藏界,长期被膺品的问题所困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曾经被问到,”你觉得墙上挂的这些艺术品,有多少可能是假的?”。他回答,“我也不知道”。Netflix 2020年推出的纪录片,”让你看:关于艺术膺品的真实故事” (Made you look: A true story about fake art) 里面讲到,纽约一个女骗子,从 1994年开始,花钱请一个来自中国的姓钱的街头画家,仿制名家作品,一幅仿作支付不到九千美元,再花言巧语编故事,转手卖给大的艺术品经销商。假画给收藏者造成的终极损失,累积达八千万美元。有165年传承的艺术品经销老店 Knodeler 也因此于 2011年关门倒闭。很多买家苦主相信 Knodeler 是骗局的合谋,控告 Knodeler 高管的各种官司,折腾到 2016年才算告一段落。这离 1994年第一幅假画进入市场,一晃就是二十二年了。

10/ 艺术品经销商,通常都依赖第三方的专家来鉴定艺术品的真伪。但鉴定者,总是要为给他们付钱的老板的利益服务的。如果你的负面鉴定,会让给你出钱的老板马上遭受巨大损失,你敢马上去捅这个篓子吗?所以艺术品的购买者,如果只是依赖卖方聘用专家的鉴定文书,会承担更大的风险。Knodeler 卖假画,从 1994年卖到 2003年,一直顺风顺水。直到 03年有一次,来自高盛的某位买家,自己请第三方专家鉴定一幅作品的真伪,发现作品使用了那个年代还不存在的染料,这场骗局才开始慢慢被揭穿。通常厨房里如果发现一个蟑螂,肯定还有好几个未被发现。Knodeler 关门了,但还有多少其他经销商贩卖假货,尚未被戳穿?我们永远不可能完全知道。

11/ 收藏品世界有个词叫做 “Provenance”, 意思是对某个物品的起源,转卖历史,存储地点历史的从头到尾的书面纪录。NFT 因为本身在区块链上纪录,所以可以说是 “Provenance native”, 自带 Provenance. 从建立起源,到每次转卖交易,自动纪录在链上,任何人都可以公开查证,没有任何含糊和歧义,没有任何造假的空间,这是物理收藏品所无法匹敌的。

12/ 普通人一个典型的质疑是:我可以触摸真实的绘画,艺术收藏品,但我无法触碰一个虚拟的 NFT, 你凭什么说他有价值? 

13/ 如果你还记得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 成功的关键 = 网络网络再网络
第四节里有两个例子,一个是某博物馆的一幅作品,开始大家以为是伦勃朗的真迹,后来突然某专家说是伦勃朗学生的仿作,马上人潮退去。第二个例子是某个藏品突然被几个权威专家认定为达芬奇的真迹之后,马上价格暴涨。这,就是中心化认证的不稳定性。

14/ 从这个角度的反诘是:今天一个专家如果拿出证据说你的物理收藏品是假货,它的价值马上可能就归零。反之可能突然变得很值钱。你是真正享受艺术本身,还是享受”专家给你的评议“?如果你认为专家的评议,远比艺术的视觉触觉感受更有价值,那么,可以在区块链上独立公开认证,无法篡改的  NFT, 岂不是比几个专家出的信函更有公信力?

15/ 为什么在传统艺术收藏品世界,大家对承担购买艺术品后,被别的专家鉴定为膺品而不值钱的风险, 心安理得;而对  NFT 这种看似陌生,但鉴定真伪的成本几乎为零,让鉴定专家失业的新媒介,却怕得要命?

16/ 那么,对 NFT 而言,你怎么证明,这幅作品是来自原作者认证的真迹?通行的做法,是在主流拍卖网站发布之前,同步在各大社交媒体发布消息,作为一种旁证。对于在 Instagram, 推特,脸书拥有上百万粉丝的 Beeple, 这非常简单。所以原创者维护自己实名(或者相应的艺名)在各大社交媒体的长期存在,是必须要提前完成的工作。这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搞定的。如果开了一个账号,注册才几天,只有几百个粉丝,观众无法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骗子随便注册的假账号。

17/ 一旦 NFT 上区块链注册,并完成公开发售,所有的数据都是可以公开独立查证的,没有任何人可以篡改,真实性就无法挑战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真实性共识的不可逆,就像 btc 的确认超过六个区块之后一样,坚如磐石,即使是原创者也无法改变。你也不用担心,像购买实体收藏品的情况下,突然有“所谓”专家跳出来说,某幅画不是伦勃朗的原作,是他的学生的仿作!这种实体艺术品收藏者可能面临的噩梦,对于 NFT 收藏者而言,完全不是问题。这,就是去中心化共识的优势。

18/ NFT在区块链上的核心是两个东西,一个是智能合约在链上 (目前主要是以太坊)的地址,一个是对应于那个智能合约的 ID. 比如 Beeple 发售的“每一天”的 NFT, 使用的是一个叫 MakersTokenV2 的智能合约,对应的 ID 是 40913. 在以太坊上可以看到这个 NFT 三月十三号转到新主人的钱包里。

19/ NFT 的主流标准是所谓 ERC-721 (后来又有新的改进的 ERC-1155 标准,这里不细表) 。通用的标准意味着理论上,同一个 NFT 可以非常容易的切换到不同的平台去拍卖,只要你通过钱包软件把自己的控制的地址授权和平台链接。

20/ 目前以太坊上规模最大的 NFT 平台 Opensea.io,号称有超过四百万个不同的 NFT 物件在发售。不愿意或者不能编程的艺术家,很容易直接利用平台工具把自己的艺术品转换成 NFT.

下图为笔者在 opensea.io 网站上正公开拍卖的第一幅 NFT,  在网站上搜索 “svwangchuan” 就可以找到。拍卖将于发稿后四十五小时内结束,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 opensea.io 上直接查询)

lazy - 王川:为什么优质 NFT 潜力远大于实体收藏品

21/ 艺术品的图像本身在哪里/如何存储,不是其核心关键。这和物理收藏品的底层逻辑实际上是一样的,专家关于真伪的鉴定是关键,如果专家说是膺品,即使再美也没用;如果专家同意是正品,即使是把香蕉用胶带贴到墙上,也能拍出高价。

22/ 目前主流平台上 NFT 的购买,需要买家拥有一定的以太币 (ETH) 和相应的钱包软件 Metamask ( 中文社区俗称“小狐狸”)。考虑到目前世界上大部分人甚至连 btc 都没接触过, Metamask  2020年十月还只有一百万月活用户,NFT 市场的扩展潜力,实际上非常,非常大。

23/ 除了可以公开朔源和验证真伪之外,NFT 与物理收藏品的最大差别在于: 它可以赋予程序逻辑,可以和各种软件程序或者智能合约产生无穷尽的组合.

这包括,但不局限于:

原创者可以在 NFT 内设置程序逻辑,每次平台转卖时还可以自动提取一定比例的佣金,(opensea 设置的上限是 10%) 这样原创者还可以享受 NFT 未来升值的部分红利。

流动性高,交易频繁,或者有较长时间交易历史的 NFT, 未来可以作为抵押物,在 Defi 生态系统内迅速借贷;( 传统金融内艺术收藏品也可以抵押借贷,但涉及的费用和繁琐的手续,比 Defi 高若干个数量级)

因为 NFT 和它的主人可以被区块链上的地址来精准确认,任何应用场景下的智能合约都可以设定程序逻辑,给予 NFT 主人某种特别权益。而智能合约一旦上链部署,被社区广为使用后,合约的原作者也无法篡改,使用的粘性和价值的积累,即来源于此。
 

24/ Unisocks 可以说是这种可编程的 NFT 的一个代表。最初由 Uniswap 在 2019年五月推出,unisocks 只有五百份,唯一的权益是可以把 NFT 换成对应的五百双袜子。Unisocks 在流动性池子里的交易价格由一个智能合约里的所谓  Bonding Curve 的公式决定,最初售价只有 12 美元,但今天的市场价是八万美元左右,两年上涨了接近七千倍。两年来已经有 185个买主把 NFT 换成了袜子 (估计都很后悔)。旁观者对于现在如此昂贵的价格大惑不解。但换个角度看,比尔*克林顿签名的棒球都可以卖 900美元一个,uniswap 作为只有二十几名员工市值破百亿美元的世界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它所创建的一双去中心化的由智能合约定价的限量版袜子 NFT 卖出八万美元的价格,其实并不离谱?

25/ NFT 本质是个软件协议。软件协议的价值,不在于其个体孤立的特性,而本质在于未来有多少节点采纳接入这个软件协议,它能形成的网络有多大。运河网络的人,无法理解铁路网络的价值;传统报业的网络,无法理解搜索引擎网络和社交媒体网络的价值。鸡和鸭无法沟通,最终谁的网络大,谁就更有理。NFT 的价值不是在于和它绑定的艺术作品本身,而是在于这个作品背后的社区认同,和社区网络未来发展的潜力。

26/ 对于那些说 NFT 无法触摸,是空气的指责,回应其实也很简单:三十年前互联网刚出来时,域名不也看似是空气吗?但前不久 voice.com 被其原主人 Michael Saylor 以三千万美元出售。过去二十年少数有心人靠着抢注大批稀缺域名,积累无数财富,他们的收获,远大于多数在互联网一线辛勤耕耘但最后一场空的工程师。

27/ 没错,大部分普通 NFT 可能的确价值不高,但极少数优质的 NFT, 依靠着背后软件协议所连接的迅速增长的社区共识,反而有可能吸纳和承载远大于实体收藏品的价值。

28/ 反而言之,今天即使某博物馆拥有毕加索的真迹,如果博物馆的专家或毕加索的子孙们也想赶时髦把它变成 NFT 发售,区块链社区会有多少人承认其正统性?专家也许可以鉴定油画的材料真假,毕加索的后人也许确实承载了他的 DNA, 但如果 Instagram, Discord, 推特等社交媒体上没有大量粉丝,有谁会在乎,为他们买单呢?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