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直面你的恐惧,我们都是为了跑赢通胀

不要害怕做下场跳舞的那个人,人人都能搭上加密货币的财富快车道。

随着以太坊伦敦硬分叉时间点临近,本次分叉将实施 EIP1559 计划,通过修改 gas 费结构而在以太坊内引入 ETH 通缩机制,这无疑会对 ETH 的价格产生巨大影响。知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itMEX 前 CEO Arthur Hayes 在《Fear Is The Mind Killer》针对这一变化进行了详细分析,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今后以太坊市值有 30% 的概率超过比特币。

同时他也分享了对货币、比特币、狗狗币的看法。他说:「直面自己的恐惧,我们都是为了跑赢通胀」

lazy - 直面你的恐惧,我们都是为了跑赢通胀

(以下任何观点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应作为投资依据,亦不应被视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

律动 BlockBeats 将全文编译如下:

「我绝不能恐惧。

恐惧是思维杀手。

恐惧是会带来彻底毁灭的小小死神。

我将正视恐惧,任它通过我的躯体。

当恐惧逝去,我会打开心眼,看清它的轨迹。

恐惧所过之处,不留一物,唯我独存。」

——科幻小说《沙丘》

我热爱科幻小说。任何时候至少都会读一本。Frank Herbert 的《沙丘》是迄今为止最好的单本科幻小说。整个系列的六本书都很好,但在第一本之后质量有所下降。最好的系列科幻小说是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写得非常好。我希望我的中文可以更好,这样我就可以读中文原本而不是英文译本了。我对即将到来的科幻电视剧《基地》也非常期待,阿西莫夫(《基地》同名小说作者)是个黑帮头子。

美国的交易员和投资者是受恐惧和贪婪驱使的简单生物。当贪婪驱使人们做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时,对失去的恐惧就盖过一切。根据 Daniel Kahneman 的大量研究,人类做决策时并不像古典经济学家认为的那样理性。值得一提的是,损失金钱对我们心灵的伤害比收获金钱大更多。随着我们对这次史诗般的加密牛市进行深入探索,对我们恐惧的事情进行评估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种思维可能会抹杀掉投机者 BTFD(Buy the Fxxking Dip)的欲望。

大反转

几周前,三箭资本的 Su Zhu 突然问我,本轮牛市中,ETH(以太坊)市值超过比特币的概率是多少?我的回答是 0%。他反驳为 50%。这次对话后不久,Raoul Pal 就发布了 2021 年 5 月版《全球宏观投资者》(Global Macro Investor) 期刊,其中截取了 Nikhil Shamapant 撰写的部分长篇报告,阐述了为什么 ETH 能在 2023 年 1 月达到 15 万美元。看完报告后,我又给 Su 发了一条信息,将我的答案改为 30%。

在比特币社区中,有一小部分人日夜担忧 ETH 终会超过他们所钟爱的比特币。看看 Twitter 上关于比特币与 ETH 激烈的骂战。「比特币至上者」认为,比特币是加密世界中唯一真正的货币神。其他一切加密货币或是辅助神,或者撒旦。

而在对立面,是以太迷。他们认为 ETH 既是最「硬」的加密货币,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去中心化计算机。对他们来说,在 ETH 2.0 发布之后,以太坊完成从工作量证明到权益证明的共识算法的转换 (目前定于今年晚些时候),ETH 的市值将很快超过比特币。

在思考中,我尽量避免武断,以免随着时间推移深陷于一种过时的思维。我,像所有人一样,都会在这努力中失败。但我希望通过提醒自己,只预测可能的结果,并采取相应的行动,来减少未来损失。围绕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武断说法,必须回归到这两个加密货币的实际基本愿景。然后我们可以重构事件的状态,并评估这些说法从根本上是否有意义。

什么是比特币/以太坊?

最好的货币并没有产业用途。法币在商业活动中非常有用,因为它们本质上毫无价值。对特定法币的使用需求完全与其网络的有效性相关。这里的网络,是指通过接受特定法币,进行商品或劳动力交换的国内外交易方的数量。

具有商品特性的货币不适合日常使用的原因是,它们的价值与现实世界使用案例相关。举例来说,一桶石油就是一个很糟糕的货币形式。相对于劳动力和商品,石油有两个需求会影响其价格。第一个是能源消费者的需求函数。第二是作为交换媒介的需求函数。我如何用一桶石油来给劳动力定价?我必须根据石油对我日常能源需求的有用性,以及我认为其他人认为的它的价值,并相对于我要交易的商品或服务来进行定价。随着经济参与者数量的增加,石油的供应和货币流通速度包含了相互依赖的向量,定价就会变得相当复杂。

ETH 的首要任务是为世界上最大的去中心化计算机提供动力。ETH 具有价值,是因为以太坊网络是最常用的智能合约协议,它拥有最多的开发者,最多的 Dapps(去中心化应用)以及最大的总锁仓量 (TVL)。ETH 是用来支付 gas 费用的商品,这样你才可以使用以太坊。

ETH 的使用案例并不纯粹体现金钱上的。最好的例子就是 The DAO 黑客事件。对于那些不了解 2016 年加密世界的读者,以下是一个非常简短的事件介绍。在当时,为拯救 DAO 中的投资者,以下事件导致了以太坊网络硬分叉。

1. 一个名为 The DAO 的项目旨在成为第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运营以太坊风投基金。

2. 用户将 ETH 质押到 DAO,作为回报,他们可以投票决定如何将汇集的资金投资到有前景的项目中。

3. 当时,DAO 吸引了价值约为 1.5 亿美元的 ETH,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众筹活动之一。

4. 然而,DAO 智能合约中的一个 bug 允许了个体从中抽走资金。对我个人来说,我反对称这次事件为黑客行为,合约只是在按书面形式履行。事件的根本问题是,DAO 的创建者并没有完全理解他们的智能合约在现实中如何执行。

5. 由 Vitalik(以太坊创始人)领导的以太坊社区面临着一个非常严酷的选择:

a) 放任 DAO 的资金被抽干,维护以太坊区块链的不变性。这将使 ETH 更类似于一种硬性货币工具,但考虑到 2016 年仍在 Dapp 生态系统的初期阶段,这将削弱投资者参与未来 DeFi 项目的热情,因为他们遭受了损失。

b) 推动矿工接受硬分叉,这将让以太坊回退到 DAO 被黑之前,并让投资者恢复他们的 ETH。这让 ETH 成为一种不太好的货币工具,因为历史居然可以在胁迫下重写,但它将给投资者继续试验 DeFi 的信心。

6. 抉择面前,以太坊社区忠于使命,选择巩固以太坊作为一个去中心化计算机的地位,而不是成为真正的货币工具。

7. 这个决定让很多重视不可变性的社区成员感到沮丧,所以硬分叉之后,他们继续挖掘原始链,但将名称改为以太坊经典 (ETC)。它拥有与比特币一样的硬性货币的社区承诺,以及与以太坊相同的智能合约逻辑。

我信仰市场选择。之后 5 年的时间里,市场认为 ETH 的价值应是 ETC 的 30 倍。市场认可以太坊专注于成为最好的智能合约协议,而不是同时成为一种硬性货币的良好抵押品。同时侍奉两个主是不可能的。

当存在疑问时,以太坊社区总是将去中心化计算机的需求置于成为真正的硬性货币工具的需求之上。当我们展望 ETH 2.0 的未来时,逐渐出现一种说法,ETH 可能既是最「硬」的加密货币,也是最好的去中心化计算机。

ETH 通胀机制

EIP-1559,如果被批准,将极大地改变 ETH 的通胀机制。

从根本上讲,ETH 将不再以 gas 费的形式从用户转移到矿工,而将销毁一笔基础费(base fee),并向矿工提供小费(tip)。据估计,届时一笔交易中高达 70% 的 gas 费可能会被销毁。在我之前写的一篇《是的……我读白皮书》文章中,我谈到了如果 DeFi 能够取代哪怕是一小部分 CeFi, ETH gas 费用将会有巨大增长。

如果以太坊 gas 费用随着使用量呈指数级增长,然后这些费用被销毁,那么很快 ETH 通货膨胀就会变成通货紧缩。随着以太坊平台越来越有用,ETH 的供应量将会减少。如果未来 DeFi 对人类经济活动的影响远超现在,那么未来可能没有足够的 ETH 供应让以太坊系统运行。

对这个观点的反驳是,ETH 极高的价格解决了供应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边际挖矿利润扩大到足够多,地上并没有 ETH 可以随意开采。以太坊网络不会通过区块奖励产生足够的 ETH,来满足以太坊任务的使用需求。

到这一步,以太坊经济就失败了。虽然那时 ETH 价格很高,属于屯币党们的狂欢。但如果用任何价格都无法获得 DeFi 交易所需的燃料,那么大萧条就来了。考虑到以往以太坊社区如何应对威胁来完成使命 (见:DAO 黑客事件),你认为他们会坐视以太坊因为一个有缺陷的通胀机制而自我毁灭吗?如果曾经硬分叉一次,就可以再次硬分叉。通货紧缩的发行方式和 gas 费消耗计划将被牺牲,这样 Dapps 就可以为去中心化计算机提供动力。

因此,那些认为当前 EIP-1559 通胀机制永远不会改变的人,需要回顾一下以太坊的历史。大牛市的一个主要驱动因素,就是 DeFi 链上交易的指数级增长,这将导致更多的 gas 费用被销毁,降低了 ETH 供应量,拉高了价格。

如果 ETH 价格真的达到 15 万美元,并且以太坊网络与 CeFi(中心化金融)机制完全隔离,仅仅是改变区块奖励机制以彻底击碎 CeFi 的建议,就会让 ETH 的价格跌向马里亚纳海沟深处。要知道,货币是支撑价格基础的动力来源。如果未能理解通缩机制对货币的影响,结果可能是致命的。ETH 永远不可能成为最「硬」的加密货币,因为它要实现为全球去中心化计算机提供动力的真正使命。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 ETH 的市值不能超过比特币,这只意味着它很难实现,因为 ETH 不能同时拥有自己的蛋糕,然后自己吃了它。

技术比钱本身更重要

世界上的储备货币之所以那么重要,是因为有无数接受它们的人或组织用它们换商品和服务。目前来说这种货币是美元。对这种货币的价值的一个近似估计指标是 M0,即流通中的基础货币量。当前美元的 M0 总量为 5.8 万亿美元。

FAANGs(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and Google)总共加起来值 6.36 万亿美元。美元只不过是依赖美国金融体系发行的一种货币罢了,它的价值甚至比不过那些使用美元结算的公司所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

美元的持有者不会在各类社交媒体上哭着喊着美元涨了跌了,因为主要以美元结算的公司生产的产品价值远远超过美元本身。那么为什么比特币的持有者就那么担心其它的加密货币在实际运用中的价值超过它呢,我认为比特币实际价值被反超其实是必然的。反过来,其他加密货币就不会担心比特币价值过高,因为它们最初筹集资金时用的都是比特币。

所以,其实比特币作为最「硬」的加密货币资产,即使其市值份额和当下相比跌了很多,它也仍旧是有内在价值的。比特币持有者一定坚信,要整个加密货币经济体系的基础就是比特币资产。他们对于这个信念的坚持,有助于比特币进一步巩固在整个加密货币金字塔中的基础性地位。

无处不在的「劣币驱逐良币」

法币和黄金都需要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来将它们换成其它形式的钱、商品,或服务。这种传统形式的钱依赖人际网络存在。只要有人,这个体系就能运作。

但是目前历史上最复杂的钱——比特币,却不是这样的,它不仅需要人参与,还需要非常多逐利的矿工消耗现实世界中的能源来维持体系的运作。矿工能得到的奖励只有比特币。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是能源消耗的成本超过了比特币奖励的收入,矿工就「旷工」了,整个比特币体系也就没了——只需「嗖」的一下,比特币便会荡然无存。

使用比特币的交易越多,链上产生的费用也就越多。这些费用和挖矿的奖励可以让矿工们购买能源以继续维持体系运转。大家都知道区块铸币的奖励大概每 4 年会降低一次,直到 2140 年降为零,但好在链上的交易依然在不断快速增长。但是随着购买票据比特币衍生品的「不正之风」兴起,以及币圈大佬们长期持有比特币不卖,格雷欣定理预示的灾祸离我们可能不远了。

劣币被花掉,比如美元及其他法币;良币被囤积,比如比特币,这就是格雷欣的「劣币驱逐良币」定理。然而,囤金子不会对金子的价值造成影响,但囤比特币却不一样,倘若不在市场中流通,比特币也就没了价值,因为在出块奖励归零后,矿工的收入来源就只剩下交易费用,如果没有交易,自然也就没有费用,矿工也没有动力继续维持体系运转了。

不是你的钥匙,就不是你的钱

很多入圈的小白都希望找到一个比较比特币和法币风险的独门绝技。他们相信比特币会涨,但是又不想学习相关的金融知识。他们希望的是,密码忘了能有奶奶一样贴心的客服帮忙找回,赔钱了能有个垃圾桶听他们倾诉。那些服务提供商倒是很乐意向他们出售打包好的比特币金融衍生品,但是帮他们处理各种区块链问题时总还要收一些费用。

从灰度的 GBTC、Coinshare 的 XBT 等资产打包的衍生品项目取得的成功来看,普通投资者能承担的只有价格风险。我一个经常做交易的好朋友都会使用这些产品,因为它们简单方便。这些人其实已经完全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投点钱进去的话,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比特币区块链的投资机会就白白流失了。但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们期待的不过是价格的通胀罢了,而非一个全新的金融体系。

托管账户中的一大堆比特币都并没有用于交易,也没有用作数字金融经济中的抵押品,这在长期可能会成为矿工收益的一个隐患。另一个隐患是有些秉持「我即银行」信念的人,宁愿使用法币购买生活必需品,而把之前的比特币都存起来。如果这两个问题成为顽疾,那么链上交易量的增长将放缓和/或彻底下降。

芯片不足

由于制造新矿机所需的半导体芯片持续短缺,坚挺的比特币价格与几乎不值一提的能源成本使得矿场依然利润滚滚。即使你有钱也买不到矿机,这就使得全网的算力不可能快速上升。

需要提醒一下,真正重要的是比特币和能源之间的价格比。法币的讨论总会过去,但是矿工无论如何都要拿比特币收入去支付电力成本以维持运作。购买电力后剩余的比特币才是真正的利润。1 美元也许可以买 1 千瓦或 1000 千瓦的电,但 1 千瓦就是 1 千瓦。

目前,大型矿场并不需要交易量的大幅增加来覆盖它们的持续运营成本,即使只用了第 2 代矿机的矿场也已赚得盆满钵满,因此比特币是否用于实际交易对它们来说并不重要。

从农场到餐桌

当初级产品、中间品,和最终产品都用比特币定价时,比特币的信用共识就扩展到了整条价值链上。一个真正的比特币经济体系应当是不需要抵押品的比特币本位制体系。当/如果那一天到来,链上交易将直冲云霄。

「从农场到餐桌」的比特币是破解格雷欣定理的一剂良方。我们有时间去纠正那些理性却并不良性的市场行为,阻止他们购买票据比特币衍生品以及囤积实物货币。

狗狗币

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是人类群体想象的力量。我们接触过的任何一个非自然物体最初都是从人类个体的想象中产生的。一切都起源于想象,再过渡到现实。

支撑我们群体幻觉的价值体系受到了严密的保护。你只要想想在过去几千年人类文明中因为对制度和信仰的不同看法而死去的千百万人就明白了。而对于货币体系的价值信仰,每个人都会非常较真,这很正常,因为你的货币信仰体系可能会导致一部分人一夜暴富而另一部分人碌碌终生。

人类知道金钱本质上纯粹是虚构的。因此,你用另一种货币体系去挑战他们的信仰时,他们可能会表示强烈反对。回应他们最好的方式是幽默。

最具才华的喜剧演员把我们最珍视的信仰当做一种社会现象,并通过幽默的方式折射出其中的逻辑谬误。如果你觉得被冒犯了,你大概应当反思一下为何你对自己的信仰如此缺乏安全感。也许在内心深处你知道它就是错的。

狗狗币让传统金融的老官僚和币圈的老韭菜们怒不可遏。这是一种神奇的互联网币,它没有包装自己,假装有什么技术创新,你能在电脑屏幕上看到的只有一只可爱的狗狗。很多人都知道,狗狗币的创始人 Jackson Palmer 前几年一怒之下退出狗狗币的运营,因为他认为狗狗币明显只是一个玩笑,加密货币有价值无异于天方夜谭。

人类有史以来优秀的推销员之一,埃隆·马斯克先生,用狗狗币的例子很好地向我们证明了如今的货币制度有多么荒谬。马斯克的公司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了大多数其它汽车公司市值的总和,而特斯拉生产出的汽车数量只有其他所有公司的 1/60,这毫无疑问是炒作的功劳。马斯克仅用 Twitter 这一大喇叭,创造出了比提供安全、快速、环保的电动汽车更多的股东价值。

捧他也好踩他也好,马斯克简直就是加密货币价格上涨的金手指。关于狗狗币的一个玩笑造就了无数个隐形富豪,这对那些在电视上对价值投资高谈阔论的传统金融保守派来说是多么大的羞辱!而在 2008 年金融危机过后,全球央行普遍以 15% 的复合年增长率扩表的大环境下,这些人的回报率甚至连 10% 都达不到。可谓「小丑竟是我自己」。

对于那些宣扬去中心化技术的密码学信徒来说,他们也有被当做小丑的感觉,因为他们的信条也被狗狗币打破了。这种技术上都有缺陷的协议怎么可能进入加密货币前十呢?这不是打其他加密货币的脸吗?这些人哀叹道,「狗狗币让我们看起来像条狗」,「使得加密货币一点也不专业」。如果你的「专业」指的是穿西装打领带或是穿上黑色铅笔裙,然后获取一笔你根本配不上的体面工资,那么就让我来承受狗狗币上涨的「痛苦」吧。你自己也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互联网世界中交易互联网币,让毫无价值的电子在屏幕前来回穿梭,然后你现在还装得像一个价值信仰者了?你大概只是希望下一次马斯克在周六夜现场的直播间里吹捧的代币是你持有的罢了。

币圈不需要害怕狗狗币。相反,它应当用于证明当前的货币体系不过是皇帝的新衣。金钱只是一种精神象征。普通群众越早认识到一切都是虚构出来的,就越能够从政府发行的事物钞票中脱离出来,进步到纯粹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它们其实都是虚构出来的。面对不断上涨的能源、食品,和住房成本,哪个货币能保持住你的购买力?哪一种信仰体系不是排他的?你又会参与哪一种信仰体系的构建?

狗狗币是上天赐福,可爱的狗狗币万岁!

直面恐惧

我的担忧很简单,就是担心全球央行扩表速度降低。如果没有这个条件,加密货币价格不断翻番的基础就没有了。当价格不再扭曲,传统的现金流量表等财务分析又会占据主流。

我在这篇文章所提到过的恐惧都并不针对某一特定加密货币。我把它们归为同一类资产,就像股票、房地产,和大宗商品一样,都会随着印钞量的增加而上涨。直面你的恐惧,然后找到一个合适的标的进行投资,从而跑赢通胀。就像花旗集团前总裁 Chuch Prince 说的那样,「音乐停止后,流动性的问题会变得非常复杂」,但他又进一步说,「但是只要音乐不停,你就得一直跳下去。」

不要害怕做下场跳舞的那个人,人人都能搭上加密货币的财富快车道。

*律动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更多区块链行业信息,欢迎扫码访问官网–

lazy - 直面你的恐惧,我们都是为了跑赢通胀
据欧易OKEx数据显示,发文时比特币价格:54390.8USDT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