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我真的很不喜欢自己看到的这些真相。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作者 |Vanalli

译者 | 火火酱,责编 | Carol

封图 | CSDN 付费下载自视觉中国

当我刚开始全职从事加密货币工作时,本认为这会是我做过的最酷的事情,就好像自己将见证并参与金融世界的终极变革一样。

但在这里待了几年之后,我却只想逃离(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加密货币领域如今杂乱无章,急需认清现实。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资格站出来批判整个加密行业。我曾就职于某加密货币公司,也在工作中形成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但这篇文章并不是要针对这家公司,而是想谈一谈整个行业领域。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读一读下文,然后我们可以就其中提出的观点进行对话。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几乎所有的加密项目都完全是在扯淡,终将失败

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大多数加密项目都会失败时,我是完全不相信的。

但是我错了。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见证过多少项目的失败了。一些项目在发出哀鸣后静静地死去,团队成员们希望不要有人注意到项目的失败。其中,A项目(本文将用代号来取代项目名称,下同)一个作为专注于ICO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是一个我密切关注了很长时间的项目。其代币可以提前进行ICO,平台也有常规交易对。

2018年时,它曾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加密领域的大V们对其大力吹捧。该项目借助自己的ICO筹集了2400万美元。尽管在一位投资者注资失败后,他们最终只获得了约550万英镑(约700万美元)资金。该项目还未能落地,我就听说他们已经在悄悄地进行破产清算了。与此同时,在ICO以每枚1欧元的价格进行出售的代币最终也化为泡沫。

作为另一个在早期引起我注意的项目,B 项目是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项目。其旨在为创作者们提供所需支持,最终筹集到400万美元以创建去中心化数字出版平台。然而在某一刻,该项目的两位创始人突然意识到他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于是放弃了这个项目(他们其实就是建了一家丑不拉几的电子书商店),并把它卖给了一位中国投资者,后者最终也同样放弃了。当然,代币也化为乌有。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最后一个例子:我曾为一个C项目做过一些营销工作,该项目后来更名过,其运营者同时还是某化妆品公司的CEO。我是在网上认识这位运营者的,当时他正处于ICO前夕为自己的项目组建团队。在2017年的那个时候,就算你把土豆放到区块链上ICO,也会赚到数百万美元。当时我得到了一笔可观的代币作为报酬。

该项目旨在建立一个利用区块链来保护知识产权的平台。这个用例还不错(至少我当时是这样认为的),而且运营者甚至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重量级IP都有联系。

我们通过预售筹集到一笔可观的资金,但随后,该运营者飞到世界各地参加各种会议演讲和活动,最后把钱烧光了。显然,把钱花光后,我们也无力承担ICO了。我付出了宝贵的时间却一分钱都没拿到(真是个傻子)。最后他迅速退出了项目,删除了项目网站和所有的社交渠道,以及自己的Twitter账户和Linkedin个人资料。

加密货币世界中充满了这样的事情。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期望vs现实

许多项目在白皮书中看起来还不错,甚至有些可能已经成功完成了ICO,但很快你就会发现其实他们的想法也没有很好。虽然这些团队也在努力工作,试图在熊市中艰难前行,但往往都是在白费力气。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例如,D 项目筹集了5000万美元,用于为营销人员们创建一个与潜在客户沟通的平台。当时没有人质疑他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两年后,几乎所有项目团队成员都离开了。只有其首席营销官留下了,负责运营Telegram小组,每三个月更新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假装项目仍在运转。

在从大部分交易所退市后,该代币价值暴跌99%。某交易所上也上有很多死掉的项目。

有许多项目比Leadcoin更惨,要么本身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局,要么太过无能或运气太差,又或者二者兼有。就像发生车祸大家总爱凑热闹一样,围观项目的崩塌也非常有意思。当Bitconnect被揭露是巨大的庞氏骗局时,伴随损失数百万美元的惨痛后果一同而来的,还有新一波的表情包和笑梗。

E 项目在筹集了4000多万美元之后,其创始人于去年因欺诈罪被捕,然后在12月又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了新的欺诈罪名,这才钉实了该灾难性项目棺材板上的最后一颗钉。

所以说,绝大多数项目都会失败。并不是只有加密货币行业这样,创业公司一般都是这样的。但我敢打赌,加密领域的失败率要高于初创公司失败率的平均水平。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都是彻头彻尾的垃圾。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欢迎来到创业地狱

项目的失败或许是出于各种各样不同的原因。但最突出的一点是: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其存在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就算不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往往也是在浪费金钱。我们几乎已经见过所有可能出现的用例了(无论如何细化或小众)各种伪装下的骰子游戏和区块链游戏等等。

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想去区块链上试试身手——HR、市场营销、食品生产、内容共享、博彩、博客、评级、新闻、出版、借贷、社交媒体、宠物护理、购物、商业……

每个项目都打着“最后一搏”的旗号想要从散户投资者们身上榨取数百万美元。他们贩卖各种在现实生活中毫无疑义的代币(尽管在白皮书里把这些代币说得天花乱坠)。绝大多数代币都终将失去其价值。现在有成千上万个项目和数千种不同的代币,但很少有项目能专注于构建人们真正需要的产品。

其实我们完全不需要这些项目,这些用例都是十分脆弱的。一旦筹集到资金,项目团队要么直接套现,获得利润;要么最后因管理不善、资金枯竭告终。我敢说在排名前1000的加密货币里,最多只有六七个区块链用例是有实际用途的,其余的几乎全部都是骗局。ICO曾经是,而且现在仍然是一个骗局——但直到今天仍然在发生。

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不同的区块链平台和生态系统,还有这么多为这些生态系统提供“燃料”的代币。但实际上,就算没有新代币,这些平台也仍然可以运作。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一切都是为了钱

ICO完全就是在抢钱,毫无用户体验可言。为什么有那么多视频和内容平台需要代币来授权“对特殊内容的访问权限”呢?我们当真需要这么多加密货币平台吗?

看一看某TV——这个还算成功的加密在线电视频道。在宣布以ICO的形式(这并不是ICO)融资200万美元之前,他们的表现似乎还不错,尽管创始人之前的ICO项目都惨不忍睹。

人们常常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区块链的代币和应用程序通常会降低用户体验。这些项目为用户对平台的访问和使用设置了无数障碍。

新用户大致需要完成以下操作:

研究如何购买比特币。

找到能够获取比特币的app。

把新买的比特币转移到加密货币交易所。

用比特币购买可用的代币。

在代币平台上进行注册。

将代币转移至平台或研究如何使用Metamask等其他服务。

了解如何使用平台本身。

对于新手来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如果项目团队意识到这一点的话又会矫枉过正——用户不需要代币也可以使用功能或购买服务。那还要代币做什么呢?

这些项目是否真心希望用户通过一些迂回的过程来获取代币(过程永远都很繁琐复杂),然后学习如何在平台上进行使用呢?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根本就是徒劳。他们只是想筹集资金,幻想着自己在做有价值的事情。

我不否认有一些项目团队怀抱美好的愿景。他们可能真的以为自己找到了能够改善整个行业的独特区块链应用。但现实是,他们其实没有能力交付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因此,他们最终为本不存在的问题创建了解决方案,从而衍生出更多的问题,特别是对于用户而言。

如果我们将加密货币视为一种数字现金,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其背后一定存在可以应用的用例。但我们真的需要数百种不同形式的数字现金吗?难道要期望供应商接受所有这些代币吗?这只会造成更多混乱而已。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加密货币社区是污水池

尽管在ICO中筹集了数十亿美元,但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都是毫无意义的。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谈一谈所有加密货币项目的支柱:社区。加密货币计划和社区之间的关系完全是人为谋划的。首先,人们往往会越来越狂热地信任自己投资的代币。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投资几乎完全是由对利润的强烈渴望而推动的。

人们把钱投进代币里,相信代币的价值会成倍增长,期待重现我们在比特币、以太坊、TRON、Verge和其他案例中看到的情况。但是鉴于加密货币市场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和市场本身不成熟的现状,你会发现自己的期待是不合逻辑的。曾经有一段时间,项目换个新名字可能都会导致代币价格的飙升。所以人们都进行投资,希望能赚大钱。但通常情况下,投资都会下跌亏损而他们却继续持有着代币。他们就是在这时加入了“社区”——这是食物链的最底层。

靠近食物链顶端的是操纵炒作的托儿、大V、早期投资者和风投,他们是制造炒作和价格波动的既得利益者。这些幕后元凶们误导散户投资者,让他们相信自己选择的代币前景广阔且形势大好。创始人和团队成员们在最顶端乘风破浪、凭空赚钱。

一切都是毒药。

项目团队及其喽啰尽全力去说服别人对自己的代币进行“投资”。但当你购买代币时,你买的并不是公司的股权。你实际上并没有买任何东西,你所获得的报酬也不过是虚拟用例中的代币,你甚至都不会去用它。

他们使用各种策略来围绕项目(通常甚至都没有产品)建立社区。有些人加入社区是因为他们对这类项目感兴趣,但大多数人是被大V、博主、公关、媒体、蹩脚的YouTube视频和其他看似光鲜的东西所吸引。

项目团队为了吸引用户进入他们的Telegram小组,不惜花费巨资,用肮脏的赏金、模因竞赛和小测验来吸引用户。有一段时间,似乎所有人都聚在这里。人们兴奋地期待着代币发售,期待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首次上市。他们以为大家都会赚钱致富。

但在某一天,项目和社区之间的关系破裂了。这可能发生在ICO之前,也可能发生在一个月、一年、有时是两年之后,但所有的加密项目和社区都无法避免,他们终将变成垃圾。为什么?因为社区和项目之间没有真正的联系,一切都是胡扯。

让这些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的是在加密货币聊天室和线上空间中猖獗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厌女症和排外现象。要知道,绝大多数使用加密货币的人(通常是匿名的)是男性。女性一直是网络暴力和骚扰的目标。这个领域的女性领导人相对较少,大多数加密货币会议都是由男性组成的。

加密货币领域中也有一些了不起的女性。但她们却要比其他人忍受要多的屁话和废话。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社区永远排在最后

大多数加密项目在公开发售之前,就已经将代币以极低的折扣卖给私人投资者了,而这才是真正赚钱的地方。然后才是社区,人们以更高的价格买入,马上就处于不利地位。此外,项目团队只是需要利用社区来筹集资金。一旦拿到了钱,就开始扯东扯西,他们通过提供适时的更新、AMAs和少量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来维持形象,以满足人们的需求。

目的就是保持积极的的精神状态,以免引起公众对团队停止提供白皮书中规划的更新的强烈抗议。

所有项目都不例外。渐渐地,社区开始变得不稳定,对进度感到不满,而这种不满会演变成愤怒,常会在Telegram或Reddit上爆发。然后逐渐人们被迫无奈的接受,多数人要么及时止损,要么死守自己的代币,直至其化为灰烬。

社区唯一真正感兴趣的是代币的价格。他们根本不在乎技术,只是想卖代币赚钱。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出过几次集体诉讼和指控,但团队没有义务为了社区而遵循路线图或维持项目的活跃度。

项目团队有时会尽全力在大型交易所挂牌上市(获取巨额上市费用)、大肆宣传、与做市商合作、尽力确保代币价格上涨以便早期买家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加密货币波动的本质决定了总会有人没卖出去、有人在最高点买入、有人该卖不卖。社区成员们都怀抱希望,期待自己有一天能通过出售代币赚取巨额利润,微薄利润,收支平衡,甚至只要不遭受巨大损失就好。

一些社区成员最终会意识到这种留恋是多么的愚蠢,并开始理解加密货币是交易者们的赚钱工具,因此,自己不必誓死紧盯一个项目。只要有一个短期上升空间,买什么代币并不重要。最糟的是因为自己以为其最终会升值,所以连续数月持有一种代币。

在2017年和2018年,有太多被过度炒作的项目,从而产生了这些毫无意义的社区。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加入了数百个Telegram小组,大部分是出于工作原因,有时也是出于自己的投资意愿。现在,当我回头再看他们的表现时,我发现曾经的乐观情绪已经烟消云散,出现了无数要求团队提供更新的帖子,而团队一般都在想办法掩盖自己已经把钱花光的消息。

在过去的几年中,有数百个项目被炒得火热。人们往里面投了数百万美元,但代币最终都变成了废纸。几乎所有这些加密货币项目都不该存在,也更不应该通过ICO进行筹资。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和我一起吧”

加密货币社区(特别是大一点的社区)都像邪教一样,是非理性的。他们具有领土意识,愿意捍卫自己的代币不受任何批评或丑闻的影响。他们戴着红色眼镜向外望去,无视红旗,口中不断重复着邪教领袖的胡言乱语。

很少有人会停下来思考,创建这么多不同的、看似相互竞争的社区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吗?

投资者们不仅会变得咄咄逼人,对代币产生情感上的依恋,还会将创始人、CEO、CXO和领导者们供上神坛。很多创始人现在都成了明星。

加密货币领域的富翁和名人已经建立起了为社区贡献美好明天的“好人”形象。但其实,他们大多数是在卖大力丸,甚至更糟。然而,广泛的加密货币社区竟宽容得令人难以置信。在利益面前,可以忽视任何丑闻。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浪费大家时间的“艺术”

加密货币内容创建者往往分为三类:

真正了解自己的想法并创造价值的人。

获取了财富并决定以牺牲他人时间来换取自身成功的人。

希望能靠加密货币发财,并决定通过牺牲他人时间换取自身成功的人。

我对第一组人没有意见。有一些真正有知识、有智慧的内容创造者在做着不错的事情。但是,那些以浪费大家时间为生的人数量远远超过前者。

加密货币大V们为了赚钱想尽一切办法。有些人会推荐你去购买他们投资的代币,或者鼓励你通过他们的推荐链接去注册杠杆交易平台。有些人会努力说服自己的追随者们去购买最新的ICO。真正狡猾的人会通过制作视频,对ICO和潜在投资进行排名,并声明自己并不是财务顾问,因此不对后果担责,但其实他们就是想要让你买东西。最具影响力的那些人将有机会参加预售和私募,所以他们总是先你一步。

在熊市中,加密货币大V们不得不向外拓展业务,寻找其他赚钱的途径,以安抚他们的自尊心并自娱自乐。有些人成立了初创公司,看起来似乎是在提供营销服务,但实际上是推荐别人买东西。

你可以在上万个加密货币播客中随便买一个位置,或者花钱在Twitter或Youtube上做推广。如果有38000美元的闲钱的话,就可以进入Youtube的主要频道;只有几千块钱的话,可以请一个影响力稍弱的博主进行评测——让他花20分钟的时间念一下你网站上的内容,这往往是很多面临失败的加密货币项目的首选。最狡猾的大V会通过组织活动,从更大的公司那里获得赞助,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自己的公费假期了。他们准备好了换取赞助推文、口号和“曝光”价目表,盯紧自己的猎物——那些毫无戒心的加密初创公司。

他们会不断在Twitter上提醒你,他们充满激情——这往往意味着无聊的会议、创建生活方式品牌、或制作旅行vlog。他们总是站在发展前沿,通过发布最新的时事通讯、教育门户、播客、投资公司、新闻网站或研究成果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然而,尽管这些大V竭尽了全力,但教别人“如何管理自己的私钥”并不会推动加密货币的大规模应用。大规模应用是要通过提供能够简化人们生活的产品和服务来实现的,人们甚至都无需了解什么是加密货币或区块链。

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进入壁垒也很高。但可以肯定的是,总会有人在通过YouTube或播客来向人们传授有关加密货币的基础知识,只有这样那些所谓的大V们才能假装自己也在贡献力量。

大多数加密货币内容的创造者们都是在制造充斥于电波中的噪音,并希望从中获利。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不成熟的领域,不成熟的追随者

加密货币领域充斥着熊孩子一样的成年人。在这里,所谓的领导者根本不知道如何好好与人交流。

从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到开发人员,加密货币行业里的所有人都是一团混乱。因为人们在争论、抬杠、琐碎的废话上浪费了大量时间。每一个小小的分歧都会被公诸于众。

从罗杰·维尔(Roger Ver)时不时的崩溃到克雷格·莱特(Craig Wright)与所有人开撕(或自行打脸),在讽刺评论和杠精的嘴里你总会听到这些人的事迹。但更糟糕的是,人们似乎对这种肥皂剧般的情节见怪不怪。

加密货币会议的组织者们总是竭尽所能地把最令人讨厌的发言人推上舞台。在世界上任何区块链周活动中,你都一定会看到克雷格·莱特、罗杰·维尔、托恩·韦斯(Tone Vays)、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他讨厌加密货币)、布罗克·皮尔斯(Brock Pierce)、桑森·莫(Samson Mow)以及其他熟悉的面孔在公共场合吵成一团。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加密货币媒体的可悲现状

加密货币领域是我见过的新闻覆盖面最弱的领域之一。加密领域新闻业的标准糟糕到我甚至不愿称之为新闻。媒体对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报道通常都是负面的,关注的都是极端的负面消息,或者是一夜暴富的荒诞故事。不过,你也不能太过苛责那些普通记者,毕竟加密货币本身也不是什么能获得广泛关注的话题。

然而,真正溃烂的是行业内部。在所有这堆新闻最底层是大量的加密货币网站,它们和博客差不多,充斥着各种垃圾文章,就像自动生成的一样。

还有一些真正的加密货币新闻网站,里面至少有一些真实的新闻,但总体质量仍然堪忧。但即使是声誉良好的网站,也会有员工发布不准确的信息,删除推文,像孩子一样与人争吵等。

加密货币新闻业正确率太低了。更正和编辑是常有的事,各类指控也常偏离正轨。当然,也存在合理的辩论,但我们对记者的常规要求标准往往不适用于加密货币领域。记者几乎可以写或报道任何他们想要说的东西,而没有人会管什么利益冲突。

某主持人做了一档节目,是加密货币领域中最受欢迎且观看量最高的节目之一。尽管该主持人是多家加密初创公司和项目的顾问和投资者,但他依然在主持着节目。他是加密货币甚至是交易所的利益相关者。但这并不妨碍他为自己投资的项目提供宣传平台。

在加密领域的新闻业低于行业标准的同时,行业内有钱有势的人物还在对其施加压力。有两位加密货币业界知名的创始人都曾支持过一个互联网喷子,该喷子在一篇有关某项目的不利报道发表后,煽动Twitter上的键盘侠们对文章记者和分析师进行网暴骚扰。毫无疑问,这些通过网络暴力攻击持有不同意见的人的喷子和键盘侠需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连日的加密货币会议和活动

每周都会有一些加密论坛、聚会或活动。这些没完没了的集会对我们进行着狂轰滥炸,无非是为了刷刷存在感。那些加密货币有钱人们花时间环游世界,在不同的城市会面然后自拍。

我们还需要在加密货币会议(大部分是由大V们举办的)里浪费多长时间才能醒悟?除了拍摄垃圾币创始人采访的劣质影像和记录会议厅门前来往人群的vlog,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毫无目的地周转于各类活动。

新人们不会参加这些会议。当然,这也算是社交活动,但也不要怀抱幻想:这是一次度假。度假本身没有什么错,但它不应该被粉饰成推动金融多样性的手段。人们疲于组织或参加活动,却把正事搞得一团糟。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扰乱行业者需要担责

把某个人看作是加密货币领域所有问题的根源或许是不公平的。我也不认为其是一个坏人,但我确实觉得那些从一开始就在扰乱行业的人该为这个行业的糟糕状况承担一定责任。包括白皮书抄袭、代币价格扰乱市场、各种炒作行为等。

对于这种人来说,竟然不用为自己的胡说八道的行为负责,这在其他任何领域都是无法接受的。更糟糕的是,他竟然受到了记者、博主、加密货币交易所首席执行官和加密货币领域内其他人士的支持。

这些人赚了很多钱,拥有无尽的资源,他以为自己可以不计后果的做任何事,他们知道,即使选错了路,也会受到贪婪的社区和托儿的捍卫。

lazy - 国外小伙怒喷加密货币行业:入行两年,我受够了!

我必须向前看

我从加密货币中学到了一些教训,也为此付出过惨痛的代价。我不后悔,但也很高兴自己做出了离开的决定。我只是希望加密行业能够更加成熟,并且有一天真的可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加密货币领域里有一些聪明睿智的人,他们正在解决当今时代的一些重大问题——隐私、金融服务、普惠金融等等,但他们却饱受束缚。

我的经验和想法都是基于我个人而已。我知道很多人不认同我的看法,但其实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甚至在我进入老东家前就想这样做了。在老东家的经历或许也能写成一本书,也许会有这么一天吧。

不管你有任何想法,都欢迎在评论和我一起讨论。

原文:https://medium.com/swlh/i-worked-full-time-in-crypto-for-two-years-and-didnt-really-like-what-i-saw-39382fa103a7

本文为区块链大本营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仅为转达更多行业声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区块链大本营任何立场及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辨别。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