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IPFS存储会被政府叫停吗?内容风险或由矿工承担

IPFS/Filecoin测试如火如荼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IPFS合规性问题。

特别说明:本文仅探讨ipfs,不涉及filecoin等,作者为火小律

IPFS/Filecoin测试如火如荼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IPFS合规性问题,去中心化存储会不会和国内网络监管、数据安全政策冲突而腰斩?

火小律的观点是,短期内无需过度担心。项目太年轻,未来发展不确定性较多,需要时间发酵。监管不会过早出手。比特币2008年问世,2013年监管第一次重视,威震业界的94文件更是2017年才发布,前后相差近10年。

关于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储,想要长久持续规模化发展,有些问题还需尽早考虑。本文仅根据现有官方消息及相关测试等情况,主要从矿工角度就法律合规问题做适当探讨。

1

传统云存储服务商的常见风险

讨论IPFS法律合规风险,不得不先了解传统云存储的法律风险。

传统的云存储,也就是中心化云存储,风险一般由云存储服务商,即平台承担。

除却常规的许可证申请等必备程序事项,最常见的2项风险,一项是数据合规风险,一项是侵权风险。

数据合规风险,目前更多的还是针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涉及数据收集、使用、存储、流动、删除、跨境等多个环节的合规要求。核心是避免不必要的采集和防止泄露,而数据出境,即数据的跨国流动则需满足更高的要求。

侵权风险,主要指存储内容涉嫌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时,平台应采取哪些合理措施以免责。一般情况遵循“通知-删除”规则,即当平台接到用户侵权通知后,需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若失职导致损害扩大,需对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但针对阿里云等Iaas服务商,并不适用上述规则。主要还是根据服务商具体的服务性质、服务内容以及是否存在衍生性技术服务等综合判定,法律上较为复杂,这里就不展开了。

2

一场平台到矿工的风险转移?

纵观IPFS白皮书,剖开所有的修饰词和特征,核心还是云存储,只是采用分布式的方式,即提供具体存储服务的从平台换成了个人。

由此产生2个问题。

第一,信息自由存储是否意味着无需满足监管要求?

显然不是。一切只有在合规的要求下才能长久有序的发展,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无需多说。

既然需在监管框架下运行,为何开篇又说暂时无需担心可能的监管冲突?这是个“短期”vs“长期”的问题。现实的说,实务中监管无法渗透到方方面面,即便是已然成熟的行业,也难免有缺失和滞后,更何况是短期内未成气候的。

第二,分布式存储是否意味着平台责任转移至个人?

某种程度上是的。根据现有信息及测试网运行情况,无论存储或是检索,矿工均是有偿服务。而这一过程中平台并不撮合交易,一切由用户和矿工自行沟通。既然是收费服务,又不受平台过多干涉,具备较强的自主性,那么享有利益的同时自然也承担一定的责任。

3

矿工可能面对的主要风险

鉴于项目存有变数,目前仍处于测试期间,只能笼统分析基础风险。

对绝大多数矿工而言,担心的应该是,会不会挖到一半,整个项目被政府叫停,自己的投资和付出打了水漂。这方面短期内无需过多担心。技术是中立的,可以将整个项目理解为有偿存储业务,FIL币视为类似游戏代币,供存储检索消耗使用。单纯的内循环模式运作,只要不被大量用作违法犯罪事项,不涉及人民币虚拟货币兑换事项,被突然叫停的可能性并不大。

回归法律风险,对于一个存储系统,最关键的还是“内容风险”。

存储普通合法内容,自然什么问题没有。若是违法内容或者敏感内容,则风险系数直线上升。

敏感内容主要集中在2类,个人信息 + 商业秘密;违法内容,涉及2层,第1层是非法内容,例如涉黄涉暴危恐等法律明文禁止的内容;第2层是潜在的违法内容,例如侵犯他人著作权等相关知识产权的内容。

无论是官宣的碎片式加密存储,或是测试网的整份存储,矿工的风险基本都集中在存储、传播、保管三件事上。

例如,存储时,是否知道或者有合理依据判断属于非法内容等?又如,明知涉隐私内容或不良内容,是否存在主动传播的行为等?再如,保存过程中是否未尽合理义务导致数据丢失或外泄等?这些都是可能的风险,不同的情况触发不同的责任,还需结合业务环境具体分析。

4

IPFS将走向何方?

一直困扰火小律这个圈外人的疑问。

IPFS作为一个存储系统,最终落地场景是哪些领域?单纯依靠“去中心化”的信仰,是否可以吸引足够的现实的存储用户?用户舍弃已有的云存储品牌服务商,选择IPFS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如果不能切实接地气的回答以上问题,谈监管谈合规化,真心为时尚早。

官方的太空竞赛2主要针对存储用户和开发人员,基本的用户身份审核后,期望用户携带真实、有价值和可用的数据进场,包括但不限于应用程序数据或数据集合。只有汇集更多优质、有价值的数据,才能盘活项目,提升项目含金量。

试想,比特币诞生后,作为虚拟货币的一种,只要不威胁到主权货币的地位,合规未必会成为难题。Libra2.0的妥协便是很好的例证。为什么发展至今,币价居高不下,炒币客已然遍布全国,仍不受监管待见?答案恐怕只能是几乎所有人心照不宣的“洗钱”问题。

当一个项目,即使是像IPFS这样当年的金牌项目,如果充斥着大量垃圾无效违规内容,被频繁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想不被叫停也难了。互金便是例证,只剩黯淡退出的结局。

IPFS将走向何方?只有项目本身和参与者才能给出最终的答案。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