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重构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

[复制链接]
龙白滔 发表于 2019-9-15 20: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龙白滔

8月底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在美联储的学术会议上发表了题目为“当前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日益增长的货币政策的挑战”的演讲,卡尼称美元为基础的全球货币秩序不可持续,以多国央行数字货币构成的网络且由公共部门提供的“合成霸权货币”可能是最佳替代方案。

作为即将离任的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政策制定者之一,他大胆的言论自然激发了全世界热议。英国财政部的遴选委员会(目前正在寻找下任英格兰银行行长)的国会议员Steve Baker,最近就全球货币体系可持续性的问题询问了卡尼及其资深同事。

Baker议员问到是否可以避免货币制度一个长期的根本性的结构变化?卡尼表示,因为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结构性缺陷(暗指美元)和中国的崛起,这种变化将会发生,但发生时间可能以十年来计算。这种不可持续的趋势(美元为基础的全球货币体系)会继续比我们想象更长的时间,变化发生可能比我们预想得快。卡尼提出,我们是应该走在变革的前面,还是帮助管理这种变革以影响系统的再平衡?

与会的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表示,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全球经济的紧张变得愈发尖锐,当许多经济体变得越发美元化,至少从他们的债务来看。毫无疑问,卡尼提出的合成霸权货币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案,并认为现在是时候在这些重大问题上展示雄心。另一个资深同事补充说,当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表现不好时,美国非对称的紧缩是世界经济紧张的关键来源之一,比最近的贸易战更甚。

Baker议员询问什么样的机构拥有在当前环境下推动全球货币体系变革所需的领导力。首席经济学家幽默地表示,你知道一些国际机构的名字,包括一个惊悚片的缩写(暗指汤姆克鲁斯电影中的特工组织IMF),卡尼代表英格兰银行在最一线将变革货币体系的思路讲出来,英国伦敦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英格兰银行过去已经并将持续为货币体系变革贡献思想。议员Baker回应,我相信英格兰银行是这样的机构,IMF也会是,并问大家IMF应该被政客领导还是对这件事情(全球货币体系变革)很懂的专家领导?

现在我们来看看全球主要央行对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

全球各个央行对Libra态度分歧主要在货币主权以及是否应该允许私营机构来控制货币。

德国和法国财政部长近日发表联合申明,重申货币主权重要性,反对Facebook计划发行的Libra在欧洲推行。欧洲央行高管也表示,货币是公共产品,不应该由Facebook这样的私人公司来控制,特别是考虑到其在侵犯用户隐私数据方面的不良记录。

美国国会对Libra的态度是积极讨论并推进监管,并无实质限制。美联储对Libra一直是一种“纵容”态度。笔者一直强调Libra是美元全球化的助手,并相信其白皮书发布之前已经与美联储进行充分沟通获得了华尔街的首肯。Libra协会近日也表示“坚定地维持“其2020年底推出的时间表,因为协会深知,只有华尔街才是Libra命运的主宰者。我们很少看到美联储有关美元央行数字货币的报道。如果把美联储理解为一个私营机构,并把Libra视为这家机构控制并代表美元利益的”央行数字货币“,就很容易理解美联储的行为了。

从全球结算货币的百分比来看,美元、欧元和英镑分别为约40%,30%和5%;从全球储备货币的百分比来看,三者分别为60%,20%和5%。因此,从全球货币竞争格局来看,只有欧元是美元真正的对手,人民币是公认未来最大的对手。美国对欧元的打压其实从欧元诞生第一天就开始了,包括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和后来打击伊拉克战争,此处不展开。欧盟国家也在努力摆脱对美元体系的依赖,例如欧盟计划用欧元替代美元结算伊朗石油,并建立欧洲独立于美元之外的结算体系。欧盟很清楚地认清Libra是美元全球化的助手,允许其在欧元区运营将更帮助美元打击欧元的货币主权,因此欧元区的领导国德法明确对Libra说“不”。欧元是事实上第一种真正的超主权货币,欧洲央行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也有长期和积极的研究,新任行长拉加德也对数字货币表达了友好和谨慎乐观的态度,因此笔者预期欧洲央行会加速推出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

中国官方已经明确表示,Libra将削弱人民币货币主权和阻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国已加速推进其央行数字货币DC/EP计划。

我们不妨大胆猜测一下,从IMF的角度来看,未来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最佳格局是美欧中形成的三极体系,并由多个央行数字货币组成一揽子储备,由IMF发行“合成霸权货币”,即eSDR。IMF虽然于1969年提出了SDR,但并没有得到实际有效的应用。Libra诞生重燃了一揽子货币方案的价值,加上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为IMF重生SDR提供了最佳历史契机。但IMF需要一个合适的领导者来推动这项使命。

未来的多极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英国很清楚自己实力不足以形成其中之一,因此依附其中一极(美)并且在三者中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最符合其利益。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英格兰银行进行了长期研究但目前并无计划推出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并且对代表美元利益的Libra开了绿灯(允许其运营并要求符合最高标准的监管)。英国政府也在努力协同欧盟高官,积极提名马克.卡尼担任IMF下任总裁。

美欧之间的潜规则是由美国人担任世界银行行长,欧洲人担任IMF行长。马克.卡尼是加拿大人,当然也已经获得了英国护照,曾经担任加拿大央行行长、英格兰银行行长和金融稳定理事会第二任主席,公认拥有出色的专业能力和国际协调能力。其欧美的双重背景、出色的专业能力和国际协调能力,如果他出任IMF下任总裁将有助于在目前复杂形势下协调美元与欧元的关系并实质推动IMF重构多极储备货币体系。据报道,马克.卡尼目前是IMF下任行长排名第一的候选人。考虑到马克.卡尼在美联储学术会议上公开提出“合成霸权货币”的方案,以及前文英国国会议员对IMF在领导全球货币体系变革领导力的期许,笔者谨慎预期,IMF董事会已经确定了马克.卡尼为行长人选,并择机公布。马克.卡尼近期的公开演讲可以视为其IMF新使命的热身运动。

总结来说,当前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重构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未来将形成美欧中的三极国际货币新秩序,新秩序将强调国际协调而非单边独赢。这不仅仅是法定货币体系从业者的历史机会(例如马克.卡尼如果能做成eSDR将名垂青史),也是所有有志于民间数字货币事业的人的历史机会,你也许就能实现与马克.卡尼一样的历史成就呢!

ylyl.jpg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和您共同见证区块链资产10年千倍的辉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有我喜欢的内容,我要自己发布

发表新帖
  • 主题

  • 帖子

  • 0

    积分

© 2009-2018 链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9758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