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神:ETH价值并不依赖比特币-王峰十问第六期(下)

[复制链接]
韭菜鸡蛋 发表于 2018-7-20 17: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第六问

王峰:让我们谈谈中国吧,这里有很多关于你的传说。有人说,2015年你曾在上海外滩的一个欧式酒店里路演以太坊,台下有人说你是一个“骗子”;在深圳某次区块链聚会的合影中,你站在最后一排最右侧不起眼的角落里;还有很多人宣称你曾上门拜访他们。有趣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拒绝了你的募资。能不能在这里再讲讲那次中国之行?当时中国区块链从业者们对以太坊有哪些典型的评价?

V神:我是在2014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我觉得那次中国之行非常有意思,让我第一次看到了华人区块链社区。当时,人们对交易和采矿有着浓厚的兴趣,当然在某种程度上,我发现中国真正的区块链技术项目也在不断增多。但不幸的是,我不是非常了解华人社区的反应,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对区块链感兴趣,有多少人认为我是个骗子。

事实上,当你创建了一个所谓“激进的”新项目时,自然会有很多人觉得不靠谱,觉得很疯狂。但其实,我很理解人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有太多项目真的很疯狂。 我觉得,中国区块链行业里的开发人员质量正在不断提高。今年六月,我在北京参加的一次活动上,很多与会者的素质真的很高,而且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我觉得,中国区块链行业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其实是研发。如果你看一下是谁在发明算法,比如权益认证、分片、零知识证明等等,会发现其实都是以色列人、美国人发明的,还有些欧洲人发明的区块链算法。而在亚洲,似乎只有新加坡。不过最近,我已经开始看到很多来自中国的学术论文,我希望中国区块链行业能在研究方面有所改进。

王峰:我曾经问过分布式资本沈波如何评价中美公链,他的回答是,美国项目是好坏问题,中国的项目是真假问题。

V神:我没有花太多时间关注数千个不同的区块链应用程序,我需要专注于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现阶段,我认为重要的东西是底层区块链协议。 我认为,对于任何一个区块链协议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切换、或直接使用权益认证(PoS)。ASIC太中心化了,我知道现在比特币领域里,有一个人生产了市场上的绝大多数ASIC矿机,而且已经开始使用这些矿机进行挖矿了。(编者注:不知道V神是否暗示比特大陆吴忌寒)。一些工作量认证(PoW)算法开始抵抗ASIC挖矿,而且是去中心化的。但是今年,我们发现很多抵制ASIC挖矿的加密货币都受到了攻击,这些事件表明,与ASIC挖矿对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具体可以参阅David Vorick写过的一篇文章,这绝对需要一个硬分叉。如果你的问题是,硬分叉是否会引起像ETC这样的连锁分叉,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部分原因是我觉得,所有重要的工作量认证(PoW)用户已经迁移到了ETC。

第七问

王峰:我们知道,你进入区块链的启蒙者是你的父亲Dmitry Buterin,他是一家早期区块链孵化器的联合创始人。据媒体报道,他在你17岁时第一次给你介绍了比特币,你一度还对此表示怀疑,但2年后你开始进入区块链。对于你现在做的事情,你们还会经常交流吗?他给过你什么建议和提醒?当以太坊第一个版本上线给他看的时候,他有什么反应?据说,你在“不相信”区块链的两年里,一度很喜欢玩魔兽世界。你在游戏里玩什么职业?日后你设计以太坊时,有从网络游戏中获得启发吗?

V神:当我发布以太坊的时候,我的父亲非常自豪,而且还参与了推广活动,邀请了额很多他的好朋友帮忙。最近,我的父亲卖掉了自己的公司Wild Apricot,我知道他这么做,是想要在区块链行业里最更多事情,他现在已经加入到了BlockGeeks,因为我们总是会有很多话要谈。

王峰:据说,你在“不相信”区块链的两年里,一度很喜欢玩魔兽世界。你在游戏里玩什么职业?日后你设计以太坊时,有从网络游戏中获得启发吗?

V神:我《魔兽世界》玩得很不错。我在《魔兽世界》里有很多游戏角色,我有一个80级的法师和80级的术士,还有73级的圣武士。当然,我还有很多其他游戏角色,但是我忘记了。我已经有八年时间没有玩儿游戏了。现在我常常喜欢在公园里散步,相比于虚幻的游戏世界,我更喜欢看到真实的大自然。

我不认为《魔兽世界》和以太坊之间有很多联系,虽然《魔兽世界》里面有个敌人角色名叫“Ethereal”,看上去和“Eethereum”很相似,但这可能是个巧合,或是人们潜意识里觉得有关联。

另外,我其实和彼得·泰尔(Peter Thiel)没有很多互动,这可能让人觉得有些惊讶。不过,我和一些他的项目工作人员有过很多交流,比如彼得·泰尔基金会(Thiel Foundation),Mithril, 等等。

之所以和彼得·泰尔没有太多交流,是因为我们两人的想法有很多不同,我认为应该权力下放,去中心化,而他却认为垄断很棒!

王峰:我看到有报道说,以太坊最早的一笔资金,是硅谷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彼得蒂尔的10万美元。彼得蒂尔被视为硅谷的思想家,PayPal的创始人之一,还是Facebook的首个外部投资者。他曾说过:对于大多数的数字货币我都很怀疑,但是我认为人们低估了比特币的价值。

第八问

王峰:今天的智能合约让区块链应用成为可能。但到目前为止,以太坊最大的作用是发行token,网上甚至有3分钟用以太坊发行自己的token的教程。

根据高盛的研究,在2017年6月,ICO筹资金额首次超过了早期VC投资总额。同时,这种一诞生就等同于上市的募资形式极大激发了全球的财富效应,它让很多幸运的年轻人顷刻之间拥有了豪宅、兰博基尼。

经历了个人财富爆发式增长,你的生活方式有什么变化?我知道你也曾向盖茨基金会和 GiveDirectly基金会捐款,你是什么时候考虑向他们捐款的?

V神:对我个人来说,财富增加对我的生活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我不需要为了花费两美元乘巴士这些琐事担心。我有钱的目的不是为了买大房子、或是豪车,而是希望拥有安全感。有钱之后,我就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我想做的事,而不必担心钱的问题。所以,我现在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赚钱上,而是可以专注于创造我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而且,对于那些和我价值观有悖的事情,我也用不着妥协。

此外,我很高兴以太坊基金会获得了足够的资金,可以安心经营多年。而且,我们现在可以通过自己的资助计划,为外部团队提供资金,也可以为一些前沿项目研究提供资金,比如最近,我们就向斯坦福大学的Dan Boneh实验室提供了500万美元赠款。

另外,我还给反疟疾基金会(Against Malaria Foundation)、GiveDirectly和SENS,提供了捐款,当然,我们的捐款方式可能和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不太一样——虽然我们都在反疟疾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觉得,当我有了钱,能够让我有机会来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显然,钱应该到它应该去的地方,比如可以用来保护成千上万的非洲人免受疟疾灾难,或是让他们有钱去购买食物。

第九问

王峰:今年1月份,你提出了DAICO的融资模式,区块链项目方募集资金的很大一部分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以类似业绩对赌的形式,逐步发放给项目团队。这一融资模式是基于什么原因提出的?

现在已经过去5个月了,DAICO落地到什么程度了?就你的观察,区块链创业者是不是真的接受DAICO这种自治模式?

V神:我之所以要推出DAICO,是因为看到了ICO出现了一系列问题。现在ICO项目资金主要来自于前端,所以当一个项目想要获得资金的时候,他们就有动力做大量营销工作,但是一旦这家公司募集到了资金,就没有动力继续发展项目,确保项目质量了,有的甚至会跑路。

DAICO的设计理念,是构建一个结构,让项目开发者每次只能获得少量资金,然后让项目代币持有者投票决定该项目是否值得获得更多的资金。此外,项目代币持有者还可以投票决定是否取消该项目,然后把剩余资金归还给自己。这种方式,可以让项目代币持有者和项目开发者之间获得更好的协调性激励。

现阶段,DAICO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但是我发现很多项目正试图实施它。我希望,首先可以尝试几个试点项目,然后看看这种策略是否有效,或是吸取一些经验教训。 从前几个实验中会看到它的工作有多好,我们将能够从中学习。

我觉得区块链和智能合约是一个构建去中心化经济体制和解决问题的平台,有了这个平台,我们就不需要把所有权力交给那些中心化可信机构了。因此,如果我们的社区能够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可以首先尝试解决一些行业内的问题,之后在逐步拓展,这会非常非常有意义。

我们会在柏林召开一次会议,讨论Casper和分配的工作进度情况。我知道Prysmatic Labs正在构建基础设施,并在Geth上实施分片,现在他们这项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我希望,今年晚些时候可以看到测试网发布。

第十问

王峰:在成立以太坊之初,你坚持The DAO是一个非盈利组织。虽然最初的10位联合创始人中曾有人建议成立公司,但你一直在恪守它的非营利定位。

你曾在媒体采访中透露说,你甚至为此“解雇”了两位核心成员。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去中心化的非盈利组织会用到“解雇”这个词汇。

我们必须承认,你个人对于以太坊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中心,2017年,一则你去世的谣言曾一度导致以太坊市值大跌40亿美元。同一年,你曾力排众议,以主动硬分叉修改以太坊,来解决被盗3600万ETH的危机。

你曾说,区块链有核心开发者,但他们只有暂时的权力。那么,你有没有设想过,像中本聪那样玩消失,隐匿于你所创造的以太坊世界之外?

或者如果你完全休息一年,你觉得以太坊还会向你期望的方向发展吗?

V神:以太坊基金会仍然是一个传统组织,直到我们可以用某种方式找到彻底取代DAO的方法,所以,它仍然是一个“组织”,所以可以解雇人员。但是我需要说的是,我只是从“组织”中解雇人员,而不是在社区中解雇人员。我们组织中有很多人被解雇了,也有些人辞职了,但是他们还在为以太坊社区做了很多很棒的工作,这其实是以太坊去中心化本质之美。

如果说的再确切一点,解雇人员其实不是由以太坊基金会决定的,而是由市场决定的。

至于我的死亡传闻是不是造成以太坊价格下跌,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因为当时市场本身就比较低迷,而且价格下跌已经发生了。我非常坚信的是,DAO分叉这件事发生,社区内是有很多人支持的,当时有进行碳投票、各种社区民意调查等等,结果就是有80%的人支持分叉。其实正如我之前所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很希望DAO分叉这样的事情变得越来越难。

我觉得,以太坊团队即便没有我,也绝对有能力完成Casper和分片路线图,即使我自己想要消失一段时间,我也完全相信他们会做的很好。

以太坊实际上每年发行量已经减少到700万个。但是我觉得,即便是工作量认证(PoW)难以保证平等,也没有理由通过工作量认证(PoW)来增加以太坊供应来让分配变得更加供应。给以太坊供应量设定一个上限,是很合理的,而且最终实施的时候,我们也相信它能够发挥作用。

加问1

王峰:在全世界范围,区块链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各国对区块链市场的态度主要分三类:

1、在全世界范围,区块链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各国对区块链市场的态度主要分三类:

2、美国、欧盟等经济体对区块链创新技术保持欢迎,但对ICO的证券化特征保持谨慎态度;

3、中国、俄罗斯为代表的国家,对ICO和数字货币实施严控,对区块链技术本身保持欢迎。

一些国家希望把区块链应用放入现有的监管框架中,但因为种种原因,政策推进缓慢或者监管效果并不理想。对于各国的监管机构来讲,管什么,谁来管,如何管?你有什么建议?

V神:我想要给的主要建议,是去专注于那些沙盒、以及特殊用途准则等领域的技术。

研究这些领域的技术,可以让你围绕加密行业的具体经验和挑战来制定规则,而不是试图重新解释几十年前的规则。软件行业与传统金融有着不同的文化,金融行业需要经历很多年的“考验”,还要在合规性(比如聘请律师)上投入大量成本(数十万美元),定期发布传统风格的审计报告和招股说明书,我觉得这些都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觉得需要给软件行业一些尊重。

事实上,我认为这些传统方法通常无法很好地满足人们真正想要的消费者保护和信息披露。我个人愿意公开表示,我发现许多国家现行的授信投资者规则非常不公平,而且很势力,只允许有钱人(百万富翁)投资证券。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其实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因为这意味着,普通人只能用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证券,结果很容易就让这些普通人变成受害者。

也就是说,现在监管方面仍然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比如要求信息披露和透明度,鼓励调整奖励措施,等等。当然,我也认同每个国家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做,比如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金融教育水平很低,人们难以发现欺诈和冒险,在这种情况下,严格监管是有意义的。

我还认为,到目前为止,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内的许多监管机构采取的措施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他们采取了一些针对性的方法,专注于打击那些最严重的诈骗活动,鼓励营造一个更谨慎的行业氛围,而不是试图打击整个行业。

我还要补充一点,对于那些通过技术应对我们在区块链行业里所遇到问题的解决方案,我非常感兴趣,比如DAICO就是为了解决代币发行中的问题,Plasma为了解决交易所资金被盗的问题,等等。

对于无币区块链我并不乐观,首先,“无币区块链”只能用在私有链上,只要你是一个公有链,就肯定需要激励。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地方,我都看到了一些私有链项目,有些私有链项目声称已经投产了。实际上,这些私有链往往只有7个节点左右,而且所有这些节点都由同一家公司控制,所以基本上根本不是去中心化(分权)。

我认为,对于那些想要部署在公有服务器和中心化服务器上的应用程序,有一个更好的折中方案,那就是在以太坊上构建一个Plasma链。

加问2

王峰:两年前,当Amazon、Apple、Google、Facebook等国际巨头还对区块链布局没有大动作时,你认为它们都有所谓的“区块链盲点”,只是把区块链技术看作是一种风险。

但如今,巨头们竞相入局区块链,最近两三个月内,Amazon发布了第一个区块链云计算SaaS解决方案;Apple正在为Apple Pay引入Ripple(瑞波)的Interledger API协议;Google正在开发自己的分布式电子账本,以支持第三方发布和验证交易;Facebook也成立了新的区块链部门,可能有计划推出自己的加密货币。

你认为,未来区块链世界的话语权,会被当今互联网的寡头们所把持吗?

V神:我认为,互联网巨头们会进军区块链行业,但我认为他们并不能控制它。与互联网不同的是,一些理想主义者认为互联网巨头入局可能会导致更多去中心化,但这个想法其实只是区块链发挥作用中的很小一部分。在区块链中,最最核心的是维持去中心化。有很多企业试图控制某个行业,这种做法也遭到了不少人反对。然而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够控制像以太坊这样的平台的方法。

谷歌那件事是个笑话,很明显,这封电子邮件来自于一位谷歌招聘人员,他/她可能使用了谷歌的招聘算法,这个算法只要远程判断出你是一个出色的、能够胜任他们工作的程序员,就会自动发送招聘邮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有我喜欢的内容,我要自己发布

发表新帖
© 2009-2018 链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9758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