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忌寒:我不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王峰十问第七期(下)

[复制链接]
韭菜鸡蛋 发表于 2018-7-20 17: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问

王峰:前不久,比特大陆开发出了一款针对以太坊挖矿的ASIC矿机——蚂蚁矿机E3,其挖矿效率比传统GPU矿机高出250%。这引起了以太坊社区的强烈反应,有一种观点认为,一旦大面积推广这款矿机,极有可能会导致以太坊算力集中化,进而威胁到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网络。以太坊开发团队Piper Merriam提出硬分叉方案EIP958,改变算法,用来抵抗ASIC矿机。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也透露,以太坊计划在 2018 年实现将 POW(工作量证明) 机制改为 POW/POS(权益证明) 混合共识机制,你认为以太坊最终会脱离POW算法吗?

my.png

蚂蚁矿机E3

吴忌寒:Vitalik是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他早期在BTC社区内,是一个写一篇新闻报道挣十多美金的少年记者,他也是属于那种准备定居在新大陆不会回来的人。他原本希望在BTC的op_return空间内发展他的智能合约计划,但是后来因为他意识到了Bitcoin Core的敌意,决定独立发展。在BCH社区诞生的时候,他给予了大力的声援。Vitalik希望推动区块链实现PoS的努力已经持续很多年了。中间也遇到过挫折。最早,ETH希望能够一次性实现完全的PoS,但是很快就退回到PoW+PoS的混合设计。Vitalik虽然非常坚定地希望实现POS,但是他也是一个在面对事实和真理的时候能够非常诚实的人。据我观察,ETH整个社区也大体是如此的。他们在将来PoS具体方案出台的时候,还会谨慎地分析其风险。我们自己的技术研究判断,完全PoS系统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特性,短期内都是不可能的。我们会积极跟踪PoS技术的发展。

目前看来,要做到没有中央权威,只有PoW是经过验证且安全的。对于Anti-ASIC的算法,本身是任何一个区块链独立社区的自由选择,我觉得这是任何外人都无话可说,我们必须尊重的。但是他们的选择是否是明智的?是否真正为了社区的前途做出了正确的思考?我是持怀疑态度的。Anti-ASIC的算法,不一定安全,也不一定去中心化。一些对CPU非常友好的算法,几乎都是黑客控制的肉鸡在挖矿。肉鸡的控制者在这些币种上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者难道是去中心化的吗?而我们知道,黑客很难控制ASIC矿机。PoW市场会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而起伏不定。但是总体而言,PoW会分享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成长,只是市场份额是否能够保持的问题,但是成长是一定的了。比特大陆本质上是在从事区块链业务,不会局限自己为挖矿业务。我们对于PoS的理解能力和技术储备其实比很多正在进行中的PoS币种的理解要领先很多。时机成熟的时候,比特大陆也可以进军PoS市场。

王峰:如果以太坊由PoW转向混合机制,挖以太坊将变得不再这么有利可图。这并非没有先例:门罗币矿机问世后,门罗币社区集体更新算法导致旧的门罗币上,基本只剩下比特大陆的矿工们,市值从 26亿美元掉到8400万美元,门罗币创始人Riccardo Spagni斥责比特大陆为“毒瘤”。我们也注意到2018年以EOS超级节点竞选为代表,很多新的公链都采取了类PoS的机制。你如何看待PoW挖矿市场的发展前景?你对未来PoW挖矿市场规模的预期是? 

吴忌寒:PoW会分享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成长,只是市场份额是否能够保持的问题,但是成长是一定的了。

王峰:我也就此问题征询了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上海分所所长孔华威先生的意见,他认为如果未来数字货币启动Anti-ASIC,比如比特币出现ProgPOW(可编程POW),会让比特币回到2009年人人可挖币的时代。果真如孔所长所说,这对比特大陆的商业策略会有什么影响?有消息说,比特大陆正在为十几种加密货币销售定制的矿机,而且计划增加更多?

吴忌寒:对于Anti-ASIC的算法,本身是任何一个区块链独立社区的自由选择,我觉得这是任何外人都无话可说,我们必须尊重的。但是他们的选择是否是明智的?是否真正为了社区的前途做出了正确的思考?我是持怀疑态度的。Anti-ASIC的算法,不一定安全,也不一定去中心化。一些对CPU非常友好的算法,几乎都是黑客控制的肉鸡在挖矿。肉鸡的控制者在这些币种上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者难道是去中心化的吗?而我们知道,黑客很难控制ASIC矿机。

比特大陆很长时间以来,就都是研发多种矿机的了。我们未来还会研发更多矿机。

第七问

王峰:早在2011年底,你还在风投公司做分析师和投资经理时,自己就去社区申领任务,把中本聪的比特币创世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翻译成了中文,这也是目前流传最广的版本,很多人因此称你是“比特币布道者”。然而,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快7年,提起比特币和数字货币,依然还有不少人存在误解:一种总量受限的货币对公众到底有什么意义和价值?比特币是不是一种金字塔的游戏,或者一种传销的陷阱?你能否用大妈都能听得懂的通俗语言,澄清以上误解,向大众再做一次科普?

345.jpg

吴忌寒翻译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

吴忌寒:目前通常意义上的比特币,已经离我翻译的中本聪白皮书很远了。如前面所说,比特币现金(BCH)社区已经独立了,我个人的精力和热忱都在比特币现金(BCH),对于比特币(BTC),我不想进行评论。我相信BCH目前遭到的误解和BTC在2011年遭到的误解一样大、而其中蕴藏的投资机会也和2011年的BTC一样大。BCH正在全力实施多项技术,为成为互联网的电子现金做技术上的冲刺。BCH是最具潜力的点对点电子现金——谦虚一些,加上之一吧。

这里可以简单列举一下一些重要的技术和项目,包括:giga block、weak block技术、op_codes再次激活,UTXO证明、canonical transaction ordering、sharding、op_return扩容、tokenization技术、money button等。BCH具有很大的潜力成为电子现金,价值基础非常牢固,不需要任何信仰充值的行为。BCH将会被广泛用于互联网的多种小额支付场景。

王峰:听说你最早是在淘宝和Mt.gox购买的比特币,当时你是怎么了解到比特币的?谁是你在比特币世界最初的引路人?你目前持有多少比特币?很多人都非常关心比特币行情方面的问题,这波熊市还会持续多久?

吴忌寒:我是在一个博客上看到的比特币介绍,其他问题不回答了,感觉话题好敏感的。

第八问

王峰:和那些忙着为项目站台割韭菜的币圈大佬不同,你一直在矿机业务领域低调深耕多年。但我感觉,很多人对你的不满,好像比那些割韭菜的大佬更甚,你甚至被美国最大的区块链媒体Coindesk戴上了“恶棍”的称号,海外论坛上,不少人还故意错解你的名字“Jihan”,喊你是“Jihad”(恐怖分子)。在你看来,自己为什么会遭到那么多人的斥责和反感?

44.jpg

The Villain

吴忌寒:这些非议主要是因为我在扩容问题上的坚持而来。区块链社区其实很扁平的,不管你是谁,这里遭遇一下口水仗、被人喷一下,在所难免。另外,企业的规模和影响力越大,其创始人在某些问题上坚持一个观点,受到的非议就会越大。这是一个非常希望实现去中心化理想的社区,我作为一个对中本聪原初技术路线图有极大热忱的社区成员,与我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的身份重合了,这种重合的身份,让一些极力希望比特币免于权威控制的人感到了极大的担忧。

尤其是在我坚持认为小区快路线图很荒谬的时候。我觉得平常心对待就好,很多在网上天天喷我的人,到了线下见面,感觉都是挺温和的人。

如果要论被喷得有多惨,我觉得Vitalik曾经比我惨多了,Blockstream的人天天在背后说Vitalik要被SEC调查了、要坐牢了什么的,ETH也天天被一些小区快主义者各种喷,说ETH技术很烂、漏洞很多云云。在ETH出现TheDAO的安全事故时,小区快主义者综合动用了黑客、水军、舆论公关对ETH进行打击,当时一些攻击ETH的文件,迅速被人有组织地翻译成世界多国语言。但是以太坊该发展还是发展,并不因为喷子说了什么而停下脚步伤心哭泣一番。Vitalik对于主要由攻击他个人而独立的ETC,也表示了极大的宽容和谅解,认为这是ETC社区拥有的自由。

王峰:听说,在接触比特币之前,你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视股神巴菲特为人生偶像,但巴菲特老先生对比特币和数字货币嗤之以鼻啊,称比特币就是“老鼠药的二次方”。你现在还把巴菲特当做人生偶像吗?你怎么评价巴菲特对数字货币的批评?

吴忌寒:巴菲特是个睿智的人,值得长期研究和学习。但是不见得巴菲特一直是对的,就像巴菲特很早就发现他自己的老师并不一直是对的一样。巴菲特年轻时候投资某家他认为要快速增长的、尚且名不见经传的保险公司,他四处兴奋地分享他的见解,他失望滴发现没有人相信他,大家都怪异地看着他。这样的境遇,会发生在过去、现在、未来的许多人身上——那些只有未来的事实才能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人身上。

第九问

王峰:提到比特大陆,我们不得不提到你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被称作比特大陆“技术大脑”的詹克团。在我看来,你们之前的合作算得上是金牌组合,詹克团比你大七岁,从中国科学院毕业后,一直在从事集成电路的设计工作。2013年,詹克团花了6个月时间便开发出了比特大陆的第一代矿机,挖矿效率远超当时同行,成为比特大陆日后崛起的关键。据说,你和詹克团的缘分归结于一次“路边推销”?在公司内部,你和詹克团怎么分工?有传闻说,詹克团才是比特大陆最大股东?

很多人可能会注意到,一直隐居幕后的Micree开始频频走到台前,多次代表比特大陆发声,但他的身份是“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联合CEO”。据我观察,联合CEO 的title,基本上使用在两家公司合并的过渡阶段,比如美图和点评合并后的王兴和张涛,最后王兴组局张涛淡出,一个企业总是要有一个人最终说了算。而比特大陆是你和詹克团两人合伙创办,那么设立联合CEO目的是?

zzzz.jpg

比特大陆“技术大脑”詹克团

吴忌寒:可能最近区块链行业急剧扩大,很多不了解我们的记者朋友必须要写点什么稿件,就比较关心co-CEO的事情。其实这个是旧闻了,Micree和我一开始就是co-CEO,这一点在中国的区块链行业内大家一直都了解的。到了2017年,扩容争论激烈的时候,国外的Blockstream的人才突然知道,他们长期私下有未披露的合同关系的记者大举报道此事,一时兴奋不已。Adam感觉这里有机会,还单独约见了Micree,希望能够找到突破机会,但最后也没啥效果。我和Micree更多是一个互补组队的局面,就像一个乒乓球双打比赛,球打过来,谁在最佳接球位置谁说了算,大家配合比赛,获取胜利是关键。

第十问

王峰:去年底,比特大陆在2017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发布了面向人工智能应用的专用定制芯片算丰SophonBM1680,深度学习加速卡SC1和SC1+,以及智能视频分析服务器SS1,正式进军人工智能行业。三体迷一定知道,“算丰”这个名字,就来源于刘慈欣科幻小说《三体》中的智子(SOPHON)。根据你的估计,未来5年内,比特大陆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你是怎么做出要进军AI芯片领域这个决定的?从矿机芯片开发转型到AI芯片开发,哪些技术积累可以适用,将要遭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吴忌寒:本质上比特大陆是一家高性能计算芯片企业,在区块链与数字货币领域获得成功后,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作为一个新的应用领域。我们发现传统的芯片没有办法满足深度学习的计算需求,需要一个新的ASIC架构来为它做专门的处理器。本质上比特大陆是一家高性能计算芯片企业,在区块链与数字货币领域获得成功后,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作为一个新的应用领域。我们发现传统的芯片没有办法满足深度学习的计算需求,需要一个新的ASIC架构来为它做专门的处理器。

王峰:最近,Intel推出了最新版NNP芯片,英伟达推出了 Jetson Xavier,谷歌也推出了新版TPU 3.0,IBM推出了“真北”,就连Elon Musk的特斯拉也宣布要开发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显然芯片的研发竞争已经成为食物链顶端竞争了。与这些巨头相比,你的比特大陆的竞争优势是什么?是否有差异性的竞争选择?

吴忌寒:本质上,我们跟他们还不算是竞争关系。人工智能是一个新兴市场,应该是这些企业共同把这个蛋糕做得更大。比特大陆和英伟达这些公司的策略也不太一样,比特大陆作为一家新晋公司,我们会从应用的角度来看,会跟他们一起把应用做得更好。Google是一家非常开放的公司,TPU是开源精神引领的作品,对我们帮助很大。

王峰:在AI场景落地应用方面,比特大陆如何考虑?据说,比特大陆已跟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在AI领域展开合作,能否透露更多合作信息?

吴忌寒:比特大陆的人工智能产品可以应用于安防监控、语音处理、图像识别、机器人等各个领域。互联网巨头拥有大量数据,也有机会打造一些非常棒的场景,是比特大陆人工智能产品重要合作方与应用领域,目前第2代人工智能芯片已经完成测试,第3代和第4代产品也沿着研发路线图加速进行,我们与业内主流互联网公司均保持紧密的合作与沟通,但具体细节暂时无法透露。

十一问

王峰:从2015年起,比特大陆就陆续在旧金山、以色列和荷兰等地设立研发中心;但2018年一开年,公司的海外布局突然提速,接连在瑞士的“加密货币谷”Zug州设立分公司;在新加坡开建地区总部;在加拿大魁北克地区寻找适合的地点设立矿场;在俄罗斯设立ASIC矿机服务中心等等。比特大陆对于出海业务的整体布局是怎样的?为什么今年以来突然发力海外业务?

吴忌寒:比特大陆一开始就是全球布局的公司,我们会根据每个国家的优势来进行布局,也力求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创造就业机会做出贡献。以往公司人手少,很多办公室只有几位员工,2017年因为行业整体发展,办公室的数量增大了,每个办公室的人数也扩充了。以往我们前往某地开设办公室是没人注意我们的,现在我们刚刚开始咨询中介设立公司主体,当地媒体就开始报道了。所以给人一种“发力”的感觉。其实我们一直没有放松过。

王峰:你在接受彭博TV采访时表示,美国是比特大陆最大的目标市场之一,公司比特币挖矿业务将在美国“有巨大的扩张计划”,你打算如何扩张美国市场?目前进展怎么样?

吴忌寒:美国地大物博,人才很多、能源也很便宜,我们目前在美国的发展比较顺利,已经初步了克服了很多困难。

十二问

王峰:我能感受到,比特大陆已经在投资上做深度布局了。自2017年以来,比特大陆已经投资了亦来云、ViaBTC、AICHAIN、英雄互娱、恺英网络等多个区块链项目。今年5月,又以1.1亿美元,领投了移动支付和加密货币交易公司Circle Internet Financial。比特大陆在区块链投资布局是怎么考虑的?会重点选择哪些赛道或细分领域?

吴忌寒:我们非常看重区块链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我们将重点选择那些对于实体经济有帮助的区块链项目。

王峰:比特大陆官网上这样写道:“尽管现在我们还不是人工智能的巨头,既不是扩张速度最快的,也不是最善推广的,但我们对专业的坚守、对行业的理解,终将使我们成为征途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或许,新的大航海时代已经开启,纵使惊涛骇浪,纵使千沟万壑,希望你坚持初心,永不言弃,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新大陆!

谢谢你今天来到王峰十问,很精彩,很受益。我相信群里的各位都可以感受到你的用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有我喜欢的内容,我要自己发布

发表新帖
© 2009-2018 链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9758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