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相信中本聪还是巴菲特-王峰十问第九期(下)

[复制链接]
韭菜鸡蛋 发表于 2018-7-31 15: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第六问


王峰:很多刚进入区块链的朋友普遍会问我一个问题,就是白皮书上看不到谁是真正的发起者和创业者。我知道,这里面有一些客观原因。但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他心里会失去坐标感,他看不到,也没法衡量创始团队,尤其是核心人物,无法感知,更无法评价。从这个角度看,我倒是觉得孙宇晨干得漂亮,有无数坑,他冲在前面,大家能看到他的那股子精气神,能评估他对这件事有多投入。我前面说中国的很多区块链创业者只学会了写白皮书,而且我猜90%的白皮书都不是自己写的,没有产品原型也就算了,很多项目甚至没有实际创业者敢于为自己站台,你怎么看这种隐形人现象?


老猫:隐形人现象,是特定时期的特定现象,也是在特定的监管状态下的一朵奇葩。毕竟没有谁愿意在高压态势下顶一个“非法集资”的罪名,但这样做显然对项目的发展很不利,因为有可能信任基础不存在了,而这种情况会导致项目代币在市场表现不佳,影响项目社区的建设。孙宇晨我不评价,他的“成功”没有任何模仿的价值,他的项目如果在现在发行,是不是会匿名也是不确定的。时间段不同,用来比较会失去合理性。隐形人的项目有两种,一种其实是好项目,只不过背后是成熟的大公司,考虑到公司业务的安全,在海外业务主体没有建设完成之前,暂时不公布主体,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这种项目通常会在比较靠谱的平台发行。毕竟区块链是风口,许多公司都在暗暗较劲,但在落实的时候,却有政策障碍。另一种就是烂项目,假装我前面说的好项目来骗钱的,这种项目消失和跑路是正常的,我只能建议普通投资用户对于没有任何背书的隐形项目敬而远之,最起码,选个靠谱的平台。


李笑来:不怕得罪人, 反正天天躺枪。


老猫:我反正也不常回来,哈哈哈。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吧,实在没啥好多说的。笑来一来,我更加起劲了,后面啥问题,快抛出来。


下面为网友问答


点头大付:当年比特股搞理事会制度,BM自己占了6个,5个是好友。


老猫:这就是我认为不结盟的重要性。


第七问


王峰: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区块链世界取得很大成绩的人,据我观察,貌似都不是在互联网时代有那么显赫的位置。(当然了,赵东例外,他当时做的墨迹天气已经很不错,只不过没找到商业的着力点。)比如老猫你,曾经在在淘宝上卖过保暖内衣,给某体检品牌运营过淘宝店,用主流意识语言表达就是“从基层干起”。老猫的名字是从店名来的吧?怎么淘宝店里的老猫,三下两下就摇身成为了信者云集的币圈大佬?这个过程有哪几个关键转折点?


老猫:这个问题问反了吧?我觉得正确的问法应该是: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的显赫人物在区块链世界都没有建树?得罪了@王峰。


王峰:逆否问题啊。


老猫:其实,任何成功机会,都有时代感的,譬如,乔布斯和比尔盖茨这个年代,就出现他们这样的成功机遇。而互联网时代,网易、搜狐、新浪也占据了他们的位置。无线互联网时代,BAT成为了赢家。这句比较扎心:已经成功一次的人再次成功,比之前没有成功过的人还要难。新的机会出现的时候,一开始看起来都像个玩具,如果区块链行业没有做到足够大,之前的大玩家是不会进场的,那么一开始就参与的人就会有更多的机会。这个问题李有讲到我个人的问题,这里我准备敞开聊下。我最大的机缘是2014年在行业的寒冬加入了这个行业,并且遇到了李笑来。那时候阿里巴巴刚上市,我觉得该离开电商行业了。毕竟,风口红利结束了,阿里巴巴要来收割了,从此之后,很少听到逆袭的电商。


王峰:电商的人和做游戏的人,都在运营有独到见解,对数据解读能力强。


老猫:让我认知升级并不断成长的最重要的人也是李笑来。既然李笑来来了,我就多说他一些。


王峰:李笑来老师帮助过很多人啊,哈哈。


老猫:在遇到他之前,我只是一个“能把一件事情写明白”的初级写作爱好者,但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建立了一个支付宝的社群《比特币生存指南》,让我运营,到差不多的时候,他把群主转给了我,让我开始有了工资以外的收入。这个群其实是个烫手山芋,运营一个社群,没有任何经验,你说烫手不烫手?我那时候在笑来面前特别紧张,怕把这个事情做砸了,那很丢脸的好不好。迫于社群的成长压力,我不断学习,不断输入,然后做分享输出,后来,为了把输出体系化我开始写了公众号,迫于公众号内容的高质量输出的需求,我开始拼命努力研究这个行业。而这个过程,我的认知也不断升级,并且以我的认知能力带动我社群很多成员实现了财富越级,这些成员的口碑和传播才造就了我的声誉。如果说我有点小小知名度的话,可以说是被笑来推动的,然后被这个行业逼出来的,这也证实了我之前说的,所有的成功,都有70% 的运气,当然另外30%来源于我自己的努力,这个我就不谦虚了。我为了认知升级,研究行业,写稿子,多少个晚上3点钟以后睡觉已经无法计算了,如果我这个认知水准在行业里还无法成功,那上帝眼瞎啊!所以,3点钟对我的意义,可能是很多次晚睡觉。


陈伟星:有一种共识,叫欺诈性共识;所有帐都搞不清晰的基金会,对运营社群韭菜都是不合区块链精神的。我觉得现在太多的社群,基本的公共财富都没管好,奢谈共识啊,伪共识啊。我觉得现在社群的最大问题,就是组织者不照顾参与者。


老猫:陈总,我的社群给我交的钱,是我自己的收入,不属于社群共同资产,我只负责提供知识,不负责为别人保管资产。谢谢陈总光临,我还继续会发这个问题。


陈伟星:你这个教知识没问题,不是发币。我指的是发币的社群。


老猫:误会,我刚好说到社群,脑子没转过去。


老猫:在这个行业里的成功,是运气加努力的成果,只不过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以至于,我这个本来只是小小的成功被放大了,所以,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什么大佬,那只不过是别人的抬举而已,我要真觉得自己是大佬,那就是和傻X没区别了。这个问题到这里好不好。各位大神,那个小圈子只是我胡言乱语的地方,没必要进去,会失望的哦。


陈伟星:为了谁获得信任,谁就获得真正的共识。透明、公开、公正、共享,这样才能获得真正的共识支持。


老猫:严重同意,信任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船票。


陈伟星:说实话,我真心觉得你们坚持那么多年,为整个区块链做了历史性的贡献,这个不是后来者随便能比的。我说的只是当前的问题,就事论事啊!


以下为网友问答:


网友问:按照冰山理论,我们看到的区块链的样子,会不会只是上面的一角?BAT的布局,是没有浮出水面,还是我们故意的视而不见?


老猫:一切皆有可能,但我觉得他们目前应该是在试水,不过,区块链的本质,是解构中心化的,所以,这个尝试,对他们来说,有点两难。


第八问


王峰:前段时间杭州成立百亿雄岸基金的发布会上,你也做了一个演讲,我看讲得挺好。但我发现其实大部分人没注意到你,因为大部分媒体的目光都给李笑来了,哈哈。作为硬币资本最重要的合伙人之一,你好像一直很低调,虽然你写了一手观点独到的好文章。就连你们在硅谷的合伙人Eric(他前段时间是火星主群的副群主),也比你出镜多,一个美国人北京话说得比本地人都好,都快变成网红了。我还看到你的文章说,你在硬币并不负责投资,你在其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从这点上说,我觉得你和李笑来的关系,有点像真格基金徐小平和王强的关系,一起搭档多年,互相信任,但一个是极其活跃的掌舵人和社会活动家,一个是深居简出的创业者教练兼心灵按摩师?


老猫:大部分目光关注李笑来是对的,他配得上这个关注。本来他就一直是行业瞩目的焦点。我的演讲从来只是为了那些能听懂的人,我认为一样的话,说给不同的人听,效果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现在很少公开说话,能听明白我话的人,很多是我公众号的读者,以及跟着我社群一路成长起来的人,有他们,我觉得很满足了。另外,Eric 当然应该多出镜,他是我们的一个宝,我也很欣赏他,我也觉得现在应该让年轻人多出面,不管是能力,还是精力,都有优势,这个行业注定将来是年轻人的世界。我和笑来尽管是合伙人,但他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明灯一般的存在,所以,能成为他合伙人是我最大的荣耀,这也是我最为自豪的身份。如果没有笑来,我充其量是个炒币赚了点钱的人。


我们 INB 内部确实存在分工,笑来负责投资基金业务,我负责海外业务和新兴业务,我们之间确实存在着非常高度的信任关系。我并不在意所谓的定位,顺其自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自己判断未来会很牛逼的事情,这可能是我认为“自由”的一种方式。这个问题,到这里啦。


第九问


王峰:我试试八卦一问,江湖久有传说,说你和李笑来有一个微信群,入群门槛是500ETH(我晕,火星群搞了这么久还是免费)上次他参加王峰十问我居然忘了问他了。我注意到,李笑来在2017年度总结里有段话:“2015年年底的时候,我创建了一个收费社群比特币生存指南,后来我交给老猫同学的时候,这个群里面大概有两百多人吧,老猫接手管理。短短的两年不到的时间,在这个群里已经出现了很多的亿万富豪千万富翁。”这是真的吗?过去这几个月市场一度很冷,数字货币行情也是大跌,最近才开始回暖,这段时间你群里的朋友们情况怎么样?说说那里边的人和事情。


老猫:看来这个群快要收费了,这是找我取经呢。不过,你可能把两个事情混为一谈了。如果想学习收费,后面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


王峰:下来请教你如何做付费转化设计,还有如何提升Apru,感觉我开了一个传奇私服呢。


老猫:你说的ETH群应该是笑来投资部门筛选合格投资者收的600ETH的群费,但这个群现在只有少数成员了,大多数已经退出,并且退还了他们的ETH。以后别人想进去也不可能了,这些留下成员才是筛选出来的真正配得上和INB一起投资优质项目的合格投资者。


你说的肯定不是这个,所以,我先理清一下。不过,这些ETH一个都没动,我全给保存着,我们有计划为这些人用这些币做一些意向不到的事情。至于比特币生存指南,确实是笑来在支付宝创立的群,一开始免费,后来收88一个人,我接手的时候200人左右,那时候可能是收198一个人,后来人越来越多,我迫于压力,收费也越来越高,最终高到 8888 一个人。我不知道这个群里有没有我社群的优秀成员,如果有,来喊一声,没人会打劫你。


这些人大部分现在还在我一个封闭的500人的满员群里,外面人根本进不来,每个位置空出来都有很多人抢,要说群,我可能只在这一个群里,其他群我都退完了。


我的群不是消息群,我之前的社群分享,都在公众号里面的“老猫茶馆”系列里面。大多数讲方法论,如果我用消息带着大家炒币,你们觉得我配得上现在名声吗?我刻意留下分享记录,也是为了证明自己,传播的是知识,是认知,而不是消息和跳大神。我前几天整理了下我的公众号。老猫茶馆真正持续了半年,每周都做分享,从2016年6月初写到圣诞节。


我现在有考虑把这个社群转移到密信里面去,这样能扩大规模,突破人数限制,也会开启收数字币的年费模式,但可能采取 资产+年费的自动验证模式,毕竟一个社群也需要新鲜血液。我希望用新的社群管理工具,继续我的社群之路。


陈伟星:ETH收费的事情我也问了笑来老师,这个我也在当时预备群里,而且大部分币直接破发。为啥笑来有那么多听起来挺实在的不良传言啊?


老猫:我们老说,笑来有天生招黑体质。其实,破发的时候,真是之前的一个熊市谷底,现在再看看,很多已经赚钱了,所以,笑来也很感慨,越强大,越脆弱,我深深感到这句话的无奈。


陈伟星:还是先声明下啊,我个人觉得你和李笑来的历史贡献不可否认,当前问题就是论事。


老猫:譬如你陈总,会有很多成功负担,你做了那么多事情,只要有一两件不周全,被黑一个锅底朝天,你就知道越强大越脆弱是什么意思了。


陈伟星:传闻中的,发币拿百分之几十的费用呢?


老猫:之前的600ETH群只是过滤,不算收费。


王峰:我从老猫参与对话的认真劲来看,老猫是实在人。


陈伟星:再声明下,我觉得笑来老师赚钱,哪怕赚了一些不合适的钱,毕竟都是在币圈发展过程中,没啥大不了的。路上看功远大于过。


老猫:这个说法很片面,譬如,你投资一个项目时候,肯定想最低投资额度拿最高的股份,在双方愿意的情况下,这叫你情我愿,事后BB的,都是傻X,有些项目找到笑来,愿意给50%,问题是这些项目,根本都看不上,拿如果我拿了20%,成功的运作了项目,是多了还是少了?


陈伟星:但是你们推荐给散户的时候,没有声明这点,散户买了高价的,被很多免费的币击穿了价格。这个感觉不是很合理啊。


老猫:你参与的所有私募都给散户同等的平权条件了么?另外,是否声明是个例,我们讲的的是整体,这里我们似乎在聊不同的话题,我不清楚笑来的每个项目,我只是讲基本逻辑。至于细节,可能我没法很好的回答你。


陈伟星:我所有的币都是按项目方的报价,公开的价格买入的,项目方都是声明的。


老猫:和散户一个价格吗?让我今天先完成夜话。


陈伟星:我买的是项目方公开申明的价格,基石价格往往会比散户低,但是项目方有责任公开这些信息。


老猫:我不负责投资的事情,这事我真的没法很好的回答你。


陈伟星:我觉得就事论事啊,在区块链早起不完善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被原谅的,但未来方向应该是公开公正披露。


老猫:非常同意。


第十问


王峰:去年底你在《2017的年度总结》一文中,提出2018愿景,第一条就是选择全新的生活方式:移居日本。如今,你已经在日本开启了自己事业和生活的新篇章。赵东也在日本,他和你经常聚吗?在日本从事区块链的中国人平时大家走动和见面多不多?日本当地人怎么看来自中国的区块链创业者?你打算什么时候从日本回来?


老猫:赵东也在这里哈,我和赵东是好朋友,我们有空会聚,上个月22号晚上很晚他还来我家里喝了一杯,但是,我们都很忙,大家有空想喝一杯得凑时间。刘勇已经是我邻居了。


王峰:我去日本,你们都不在,没有人理我,哈哈。


老猫:其实来了日本,只要开始做事,都会很忙,真没时间一直互相走动,我除了和赵东经常见面,唯一一次走动是去暴走恭亲王的黑客马拉松作为嘉宾捧了一个场。


王峰:去买光盘还忘了带护照,空手而归。


老猫:哈哈,下次找我,不白来。经常有国内的朋友来找我,基本上我一周会见到 3~4 个国内来见我的人,目前还都是老朋友,我家客厅是圈内朋友到东京来的必经之地,据说因为能看东京湾,已经被评为为5A景区了,在想以后是不是来也要搞个收费模式了。这是我昨天窗口拍的。


王峰:今晚绝对是夜话,这样漫谈,谁能好好整理出精华。


老猫:不过我顺便开了个安桥公司,专门为区块链行业的人到东京投资创业以及置业安家提供服务,也算是为国内的朋友提供便利了。


anqiao.jp,我公司的网站,今天来群里的我的同事化博是安桥负责人,如果有需求找他就好(此处为硬广)。日本当地人大多数看不懂区块链行业,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就是普通的旅居者,我觉得日本人没有那么好奇八卦,每个人过自己的生活都很开心,来了东京一段时间,越来越理解日本的人文文化。少数日本人知道这个行业很赚钱,会表示很羡慕,但很有分寸,不过听说某些娱乐场所的价格被中国来的区块链富豪们抬高了。至于回来的时间,我没有确定,甚至没有计划,一切看手里的事情吧,如果我就此在东京定居,也不是没有可能,到我这个年龄,能随遇而安了。


王峰:Plus1,你最初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今天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这多年里,你一直坚守的,以及终于背叛的,各是什么?Plus2,你有多少比特币?最后的两个问题,多多谢了。这是送分题,哈哈。


老猫:还有附加题啊,我的人生目标是“自由”,我觉得我已经阶段性实现了,现在的生活我很喜欢。我一直坚守的,是善良和干净,这一点,我觉得我也做到了,而且能以这种方式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我觉得我很幸运。背叛的,我想不起来,在我的世界里,只有疏离,没有背叛。比特币不多,有个大三位数吧,你要问我 EOS 的话,我会觉得自豪一点,但现在不想告诉你了。ETH我不敢说,就不要追问了。


谢智勇:我有个好奇的问题,漂流到海外的大哥们,年龄也不小了,怎么就能说走就走?完全割舍掉中国大陆的生活,开始一个中年男子的诗和远方呢?年轻的时候可以说走就走,人到中年,拖家带口,为了心中的区块链,还是财富的自由带来的幸福感?


老猫:一个人的内心有多潇洒,有多浪漫,在他局限在一个小空间的时候,是无法想象的。幸福感,所有用钱能解决的问题,真的不是问题。


王峰:再次谢谢老猫兄弟,和你的夜话很尽兴,也很过瘾,感谢你今天能来到这里,祝你在日本一切顺利!


老猫:谢谢大家!今天对各方多有得罪,但请相忘。


王峰:美国科幻大师阿西莫夫在其1986出版的《基地与地球》书中曾经畅想:未来的星际演化,任何一个超有机体或行星将共享一个“完整的信息数据库”;每一滴露珠、每一颗小石子所确定的共同信息,都会入库。如果区块链真正能推动人类文明发展走向星际,我们现在为区块链做的每一步,都是值得自豪的。正因为如此,今晚“王峰十问”夜话老猫,也有了不一样的意义。谢谢各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有我喜欢的内容,我要自己发布

发表新帖
© 2009-2018 链圈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9758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