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链圈头条

YFI创始人谈DeFi治理与发币:想激励有创造力的聪明人加入社区

YFI 创始人谈对 Yearn 治理与 DeFi 的普遍治理

编译:Leo Young

著名加密货币研究者、Uncommon Core 主持人 Hasu 最近在博客节目中采访了 Yearn Finance 创始人 Andre Cronje,链闻之前发表了这个采访的第一部分,讨论了这个颇受瞩目的 DeFi 项目的设计初衷和可能的未来 。

在 Yearn Finance 代币价格超越比特币历史最高价格的今天,链闻特发布该采访的第二部分,讨论 Yearn Finance 的治理及 DeFi 的普遍治理运作方式。

在 8 月初的采访中,Andre Cronje 指出:他希望通过发币让有创造力聪明的人加入社区,治理系统,管理策略,代币有价值可以吸引到行业内最优秀的人才,但是,「价格飙升就会吸引不关心持续收益、不提供流动性和参与治理的用户」。

lazy - YFI创始人谈DeFi治理与发币:想激励有创造力的聪明人加入社区

Andre Cronje,Yearn Finance 创始人

他在采访中发出警示:「我关注的是产品,人们谈论我的产品时,他们实际在谈 YFI代币;他们不太怎么讨论 Yearn,他们觉得代币本身就是产品;世上没有只涨不跌的,总会出现拐点;价格波动于我而言会危害产品长久发展。」

Hasu 授权链闻翻译并发布该采访的中文版本。以下为访谈摘要:

核心看点

区块链的不可篡改性有内在美,不可篡性改意味着安全

治理智能合约代理升级是传统开发思维,理想状态是决策后的方案写入智能合约不可篡改

目前机枪池风险很高

流动性提供者需要了解合约风险

加密资产的美妙之处在于你自己控制自己的钱,自己掌控价值资产,你可以看到资金流向。责任也伴随其中,自己要负责资金托管安全

目前市场上对骗局和资金安全防范不足

市场狂热期,大家都很高兴,一切看上去都很好,但我觉得这是市场出问题的表现

希望代币激励机制能将代币分发给关心持续收益、流行提供者和治理的用户

按奖励和交易费用,YFI 合理估值应该是 3 美元

世上没有只涨不跌的,总会出现拐点。我关注的是产品,人们谈论我的产品时,他们实际在谈 YFI 的代币。

YFI 代币设计是想激励有创造力的聪明人加入社区,治理系统,管理策略

理想是像中本聪一样,让协议脱离创始人实现完全自治

理解 Yearn 的治理构思与设计

Hasu:访谈第二部分,让我们讨论一下 Yearn 的社区治理与 DeFi 项目的治理。我想说,所有 DeFi 协议中,开发者控制与用户治理风险之间存在根本对立。首先,你是否同意这一点?其次,能否说说目前 Yearn 的治理方式?

Andre Cronje:可以。首先我得补充下,社区有三方参与者。第一是开发者,第二是社区治理者,第三是协议的流动性提供者 (LP) 或任何从协议中获利方。我们从这三方面来讲。

目前的治理是社会治理。论坛用于讨论,说明提案目标,结果往往与链上投票相悖。所以我现在转向链下解决方案,但讨论会有所不同。所以现在是论坛提案、论坛投票,如果任何一方有足够支持,那么提交提案链上投票。

投票为期三天。如果达到指定人数,那就执行「同意」或「反对」,目前结果仍旧可以更改。我最初想过代币架构写入代码,系统参数写入代码,目前还没做到,还在商议中。我觉得这不是坏事。现在治理还处于早期,还有很多内容需要共议,所以一定需要有流程。现在投票通过后,我再将其写入系统。理想上,提交提案的人来写代码,但现在不是所有人参与讨论的人都能写代码。

所以我做最擅长的,写代码。之后,再提交提案。如果提案达成一致,目前是多签所有人来控制,我想会有更好的治理投票解决方案。之后提案就会加入生态中。就是大家决定模块内容后,再将模块加入系统。这一目标就是代币持有者确定系统运作规则。要是想要一个代币发放计划,就需要设计模型,写代码,再将其锁入系统。要是想通过 DAO 三方管理,那就一方进行系统控制,一方管理财务,另一方管理其他什么,我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做)。大概就是这样,然后再逐一写代码。但现在最好还是先链下治理,链下决议后再写入系统,最后编程链上方案。

Hasu:我觉得相比 Compound 需要链上进行的正式治理投票,可以把这种方式称为链下治理。先投票,通过后再写智能合约加入系统。

Andre Cronje:是的,Compound 是很好的例子。我的确觉得 Compound 是目前链上治理最好的协议之一。即使在投票之前,也可以投票更改合约,这一点我觉得很酷。不是投票再写代码流程,而是「我写好代码了,大家觉得怎么样」。从开发者角度,我喜欢这一设计。我不喜欢代理升级 (proxy upgradable)。但我确实喜欢制定好规则合约执行前可以链上更改。

我以前这样做。经过三次投票后,结果不是我原先设想的那样,我就停了,因为浪费很多时间,写的东西目前用不到。让社区治理自己发展,完全没有限制,这就是 YFI 目前的状态。有很多严格规则设定变更。我想达到一种状态,不是可代理更改,而是规则设定后,系统完全不可篡改,就像 Yearn V1 那样。过去三个月我对这方面的态度变化也很有趣。

我做 V1 初版时不想合约可以升级,后来就想做些改动,所以就部署了 V2 版。我想让大家用流动资产投票,也就是如果想要 V2 版升级,就取出 V1 解决方案中的流动资产,存入 V2 解决方案中。我个人很喜欢这种流动资产投票概念。之后我就进行链下非正式社会性治理解决方案,然后写入解决方案规则,然后会有大型系统升级。我想升级后变为新系统,你可以用流动资产投票选择。这只是个人观点,目前我对治理没有太多话语权。我很好奇后面的发展,而且我觉得这种「非正式治理」是很好的方式。

Tarun Chitra:或许这有点偏技术性了,我认为合约完全代理升级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变化。你觉得「钻石存储」(diamond storage) 等其他升级解决方案怎么样?下版 Yearn 是否会利用新方法,无需迫使对合约进行大幅重写,而只需要让大家做微小改动?关于治理,你认为技术方面是否需要先设定规则,你觉得哪些可靠?另外你是否可以给听众解释下,什么是「代理升级合约」和相关内容?

先解释一下,「钻石存储」是很新的东西(链闻注:具体信息可以参阅「EIP-2535」https://eips.ethereum.org/EIPS/eip-2535),非加密资产开发者使用与操作系统接近的语言做了很多开发,Rust、C++ 语言会像普通程序一样识别这类内容。Solidity 比较麻烦的就是,你想升级合约的时候,代理程序升级方法中一个合约两种合约架构。用户使用的主要端点,指向另一个合约,用户可更新主要端点。所以这个想法就是,每次重新部署 Compound 治理时,就要有新的 comptroller,然后指向代理合约,用户使用 Compound 应用时就是代理合约

治理升级时,合约端点指向新合约。治理运作方式就是,参与者想要做出提案,如果有 1% COMP,就可以自己写新的 comptroller,可以设定所有编辑和变更功能,之后再在以太坊主网部署,最后启动治理投票。投票就是要决议是否迁移控制器的上一个端点,从之前的迁移到新的。问题就是,你得替换全部东西,治理就是投票地址变更,这就会变得不可控。

我觉得 Andre 担心的可能就是失控,对吗?没有安全保障,因为有可能指向任何部署的合约。现在有很多低级疯狂的合约漏洞,更别说其他。但也有很多例如 Solidity 6.4 等新功能,看着像普通程序语言,可以选择某些函数,分配内存和空间。就像治理合约理论上只会影响本地函数而不会影响整个合约部署。我想知道你觉得这么多程序语言更新,会让你更容易实现完全代码化治理吗?

Andre Cronje:我得声明这是个人看法,情况有可能会随着治理不同而有很大变化。我觉得不可篡改性很美。我最开始使用 Solidity 开发其实最不喜欢这一点,要是想做些改动,就得不停重新部署合约。要做其他开发,升级或补丁是最容易的。突然,我开发智能合约遇到最大的障碍就是我没法更新系统。但我继续下去就真的喜欢上不可篡改性。

做出来,就不能再改。我很想达到这种状态。实际上,代理升级此类有很多优点,有些像内存设计,也可以做代理,在不同合约存储信息,之后实际执行不同。所以你可以切换,指向不同合约。我不喜欢现在这种解决方案,一年以后会有很大不同。我个人不推崇代理升级,所以,我觉得「治理」这种说法可能有点不准确。

我最初设想的是,参与治理的成员可称为「解决方案架构师」,他们会在论坛讨论,建立架构,决定采用什么解决方案。做出决策后,就得不可篡改,无需继续讨论。没有升级,没有变动。也许仍旧需要控制一些小方面,例如手续费或策略变更,但理想上,我想实现完全不可篡改。现在这是开发重点,就像开始一个新项目,我很兴奋,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很多想法讨论。

随着产品成型,就会更稳固,变成流水线运作,你就不断做维护,之后系统持续运作。我个人支持讨论决策后就最终确定不可更改。我当然也理解代理升级方案的价值,但我觉得那是传统开发思维。(区块链)这个领域最吸引我的就是不可篡改性,这是我最想利用好的特性。因为不可篡改意味着安全。

Hasu:这一点我完全同意。我和 Tarun 都是不可篡改性的支持者。应该减少治理数量,因为我们都觉得治理是应该尽量减少的攻击因素。

Tarun Chitra:完全同意。这方面我还有问题。我注意到很多合约开发者开始做治理方面的内容。我想知道你做的范围有哪些。

机枪池很诱人,但风险也很高

Hasu:之前我们实际讨论了 Yearn 所有涉及的范围。一方面有系统不可篡改部分和 Yearn V1,但也有对立的一面就是机枪池 (vault)。你能不能自己讲一下这方面以及我所说的风险问题?

Andre Cronje:首先解释下风险因素。风险就是我掌握私钥。我作为控制人有权升级策略到任意合约,策略就是控制人分配资金到机枪池的方法。所以机枪池有资金,机枪池通过代理告诉控制人,控制人升级策略,治理添加策略。要是控制人指向新策略,能做的就是告诉机枪池,「有个好策略,可以把钱放这儿」。同时,我掌握着地址,钱都到了我这里,我就能拿着钱消失。

这是很大风险。这时大家会谈论信任问题。这不止是信任我的问题,而是攻击向量的问题。我拿的私钥也有因为操作失误泄露风险,或者有人拿枪对着我让我交出来。或者我可能死了,就没法再更新。因为有很多意外事件,所以 V1 我就尽量掌握私钥,来添加新借贷者。例如,开始推出 USDT,没有 cUSDT,我知道会推出,我就掌握私钥这样就可以升级。Compound 也在更新计划中。我更新后,就销毁私钥,这样系统就安全了。有人攻击我也无所谓,他们也对这些资金做不了什么。我的钱在那就放心了。要是我能获取这些资金,我的私钥就有泄露风险,那样我就没法弥补。

Hasu:打断一下,帮听众提问,你怎么证明你销毁了私钥?

Andre Cronje:私钥并不是我销毁的。是这个地址就设置为销毁地址。以太坊上 0x0 地址,当然,也有可能获得这个地址的私钥,但即使存在破解概率,机率也很小。要是你能得到那个私钥,就不用操心利用整个网络。我说「销毁」就是设置在这个地址。社区决定在那个地址执行,意味着有人获得私钥控制账户的概率极低。这就是「销毁」的意思。

要是有人掌握了私钥,就没法真正销毁。你可以说删除了副本,这个没法证明。就像我通过多签发送代币,多签持有人要证明我掌握密钥,但我没法证明我没有哪个密钥。就是「未经验证,不可信任」。这是这个系统繁荣的根本。这又回到最开始谈到的不可篡改性。

我要说一下 Hasu 的那文章(链闻注:指 Hasu 之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 YFI V1 版本在 7 月 25 日到 8 月 6 日存在由 Andre Cronje 一个人控制的单点风险:https://insights.deribit.com/market-research/is-yearn-finance-safe-to-use/),我开始就和 Hasu 说过,文章观点非常对立,因为没有提到 V1 系统不可篡改,没有私钥或者我提交的部分。系统内有很多合约,很多交互,我有时会失误。所以就需要有人来研究,从上到下审阅。一旦发现问题,做出警告,就从上到下执行。这是很安全的方式。但一般讨论之后才能指出有风险的地方。所以,现在机枪池风险很高。

接下来说另一个方面,也很重要。私钥一方面可以用来更新,另一方面就是规定私钥可以更新的时间段。例如 Compound 一般需要两天以上进行更新,这样很好,因为 LP 这段时间就把资金放入系统。问题是需要放够多久。要是 COMP 代币受到攻击,大家决定投票升级代理,这就有足够时间让社区警觉,让大家转移资金。这一点很重要。

另外就是 Hasu 指出的机枪池问题,指出很好,目前不会对控制人做变动。主要原因就是一旦出现问题,我可以快速更新。例如我部署的第一个机枪池使用 BPT 策略。BPT 策略价格预言机能通过闪电贷操控。Samszsun 大概半小时就发现这个问题。因为情况紧急,我可以立即切换策略,将资金返还到机枪池,保护好解决方案。

即使是现在,如果需要更改,我就可以快速调整系统。但要是说风险因素,例如我受到威胁,密钥泄露诸如此类,那就会非常危险,要是出现问题,就没法补救。

这就是我发推说过的,安全就是做出巨大取舍。Yearn V1 我觉得就是安全方案,因为没法升级、没法做更改,但系统会被破坏。在系统本身的安全和机枪池风险间做出取舍。我有更改权限,就有很大风险,这就是为什么代币管理交由「时间锁定」治理。代币锁仓至少需要三天,而且只能转到不同合约,运行前也有时间锁定。如果发生什么事情,至少需要六天才能生效,这段时间足够让用户知晓。我对这一解决方案很满意,不需要很快更新。要是 Samczsun 发现漏洞,我就有三天时间更新,来保护用户资产,这是另外一回事。

要是我能更新,至少我可以通知用户,希望用户都可以在出现问题前提出资金。所以在执行时间上也有取舍。这样我能保证系统运行,能快速开发,可以更快部署新策略,我可以修补问题。这就是我在 V1 版做的,直到出现争议。只要可以更改策略,我就可以设置「时间锁定」,我偏向这个解决方案。确定没有问题后,就可以写入代码进行治理。

这又回到不可篡改的讨论,我希望这是终极方案。任何工程师或开发者都会告诉你,他们发布的第一版产品原型不是最终解决方案。经过几次迭代后,就可以得到满意产品,这是开发者的必经之路。我们讨论这个时,LP 需要了解这些风险。

说到这些变成 meme,我就有点生气。我说「我测试了产品,没有看合约就不要用机枪池,无法承受损失不要存入资金」,我是想寻求其他可以检查这些解决方案的人的帮助。

另一方面我也非常喜欢大家积极参与测试网,承担审计的责任,以我目前的财务状况无法做到。所以启动总有限制。

另一方面,就像 Hasu 提到的,为什么解决方案中不加以限制?为什么不设置存入金额限制,这样资金就不会超过金额 Y。没有这样设置有两个原因,主要原因是 gas 费。

比较 ERC20 代币和 Aave 代币转账。以前手续费都是 20 美分,现在 ERC20 代币需要 30 到 50 美元,Aave 代币转账手续费更高。另一个原因可能说出来不太好,就是风险越高大家越谨慎。就是我部署一个方案,只有几千块,没人会仔细检查潜在漏洞。要是开源的,大家知道资金有风险。这时候很快就会有人检查。我发现有很多更快的方式找到问题,来确定这个方案是否安全,是否能用。

我觉得情况在变化,我支持拨款系统基金支付审计。我希望可以社区投票决议,这样审计不会再那么随意。在有大量托管资金 (AUM) 和锁仓资金 (TVL) 之前,这可能是好方式。但大家应该注意不同方面的风险。

这也是我经常谈到的,加密资产的美妙之处在于你自己控制自己的钱,自己掌控价值资产,你可以看到资金流向。责任也伴随其中,自己要负责资金托管安全。同样,无论钱在哪我都应该知道走向。如果钱在银行你不知道钱的去向。现在对待加密资产也有这种思维模式,大家不太关心这种权力和责任。大家就一股脑把钱放在什么地方,我一看就觉得很危险。

我记得一月二月时候我称某些人是「加密警察」,说他们现在呼喊防骗太早了,但现在来看他们都是经历过 2017 年市场诈骗,我觉得这种情况合情合理。现在我们又到了没人在意、没人呼喊风险、没人防范这样的危险时刻。我又有点离题,但这个问题无法回避,这也就是你们说的风险因素。

如何看待社交红人对 YFI

从侧目到「真香」?

Tarun Chitra:下面这个问题与治理不相关,但我觉得这也反映出目前治理代币以及「收益耕种」与 2017 年不同。一些自称 Bitcoiner 的人现在开始转而推广 YFI 分叉,你怎么看?有些人以前传递安全信息,让大家觉得自己真的掌握自己的钱,现在突然就大转向宣传 1,000% APR。我想你知道我在说谁,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Andre Cronje:不用担心,过去几周我私下和几位密友就说过,一、二月大喊对 DeFi 小心的「加密警察」现在在推广一些我觉得不是很安全的东西。一个恰当的比喻就是,「你要么死而为英雄,要么活得够久变成恶棍」(链闻注:电影《黑暗骑士》中双面人的一句台词)。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不想下定论,只想说,两年多来,经历过熊市,很多人已经离开,但一直在不断建设、创新的屈指可数。

过去三个月,很多当初离开的人现在又回来,秘密开发项目,准备上线……我觉得他们可能过去几年经历太多挣扎。现在市场终于进入狂热期,大家都很高兴,一切看上去都很好,但我觉得这是市场出问题的表现。他们沉浸在狂热之中,他们追随的是不同投资文化。

我想说,你曾经提醒安全问题,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说这个问题,因为我的话有点刺耳。我觉得有些社交红人的态度跟随大众喜好摇摆。你有很多粉丝,大家都听你的话。现在你说什么,总会受到「抵制文化」(cancel culture) 的影响。我看到过有人说你不负责任,但现在类似的情况就是出现事故都欣然接受。我得再说一下双面人哈维 · 登特这句话「你要么死而为英雄,要么活得够久变成恶棍」很恰当,能说明很多问题。但现在我对社区目前的态度就是,尽量不给大家扫兴,但是我真的很担心。

Hasu:说到社区控制狂热行为的背景,我们可以把 YFI 代币发行也算在内。我想你谈谈发币过程。你创造代币背后的想法是什么,如何发行,对于后来的发展有没有哪些地方后悔的?

Andre Cronje:先说说发币过程,再说后悔的方面。对「流动性挖矿」或「收益耕种」大家有所抱怨,因为这纯粹是分发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代币经济没有任何考虑。我希望可以通过「社会构建」,来帮助构建最终不可篡改解决方案,来解决目前市场资金低效的问题。我得让代币分发到我这种人手中,激励使用 Yearn 系统的人,因为这些人关心可持续收益、LP 和治理。我想让持币人具备这三方面素质,他们需要理解如何成为 LP,如何使用 Yearn。

我需要得到可持续收益和 APR 激励,用户也需要成为治理参与者。其实很简单,就是针对这些人的分配机制。我最初觉得可能没人会抵押这些代币,因为代币价值为零。这并不是 meme 文化,这是我坚持的态度,因为代币只是创造解决方案。现在代币发行出现了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价格与 Yearn 系统相关,因为这样会引来不适合的用户群。没有不尊重别人的意思,我两年前就写文章说过这个问题。

当时我在研究 ETH 或 BTC 生产成本与价格之间的关系。我研究了当时最常用的挖矿设备、电力需求、集中度、所在国家、特定时期的电力成本等因素,我大致了解特定时期运行比特币或以太坊网络需要多少电力,也就是生产成本。用成本除以所获 ETH 或 BTC 量,就是单位生产成本,应该比实际成本高。熊市中这种模型实际上很有效。

我对这种产出很满意,成本波动很准确。但有投机者进入,没有把代币用在该的地方。他们想让代币升值,就将代币排除在流通之外。这样的问题就是太多投机者进入市场,另外还有矿工和用户。我这种以太坊用户为执行运算支付 gas 费。但现在资产成本太贵,我不想支付。若资产价格低于电价,矿工就会放弃,我不想浪费钱。如果我是用户,币价价格高,我就不想用来支付,因为这没法进入生态。

如果币价位于生产成本和价差区间,那用户就愿意花费,矿工愿意挖币。现在有了投机者,他们将代币流通量人为减少,致使价格上升。这时用户就会因为价格高不愿使用,只有矿工在产出。然后没有体现价值,代币流入投机者。我觉得投机者实际上带来矛盾。

YFI 也是这样。价格飙升就会吸引不具备以上三种素质(关心持续收益、LP 和治理)的用户。看到推特上有人说「我不知道这个代币有什么用,就是因为暴涨才买的」,没有再比这让我失望的。这样会破坏代币用途。代币是用来鼓励具备这三方面素质的用户帮助设计、架构自己想用的解决方案。

YFI 合理估值应是 3 美元

Hasu:打断一下,我听你说,YFI 代币实际价值为零。零只是起始价格,你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拿钱买。

Andre Cronje:所以技术上讲,我基于奖励和交易费用对 YFI 代币价值的估算是三美元。我没和任何人讨论过这个问题,因为不想有投机行为。YFI 代币应该有实际用处。可惜系统首次分发代币后,就和投机有了联系。我对后续的分发没什么不满,只是觉得有点过头。

Hasu:很有趣。所以你首次发行代币后,就有了现金流价值。我首先要说,明显任何治理都最终用特定协议内产生的现金流支付,而且会增加新的。所以会有实际很高的折现现金流价值。如果协议有「价值护城河」,那就会守护向用户收取的租金。

Andre Cronje:是的,但当时没有分享过这些。

Hasu:当然用户知道他们可以将治理型代币变为未来现金流。这些我想作为代币开发者或任何人都无法向用户隐瞒的。

Andre Cronje:我认可。

Hasu:所以你根据历史现金流或预估现金流估算 YFI 代币价值 3 美元。

Andre Cronje:对。

Hasu:那么分发 YFI 为 Yearn 吸引那么多注意力,存入那么多现金,现金流攀升,这样估价合理吗?

Andre Cronje:百分之百合理。

Hasu:这很疯狂。就以传统股市为例,只是分发股本。获得如此多注意力的公司上市,「自证预言」推动收益大增。我觉得代币也一样,20 倍、2000 倍,很疯狂。按你的估算,太疯狂了。

Andre Cronje:对,现在 6000倍吧?(链闻注:这是指 8 月中旬 Andre Cronje 接受采访时 YFI 币价的情况,截至该采访中文版发表时,已经是一万倍)我要说这么高价格从没高兴过,那是在说谎。这么酷的东西,大家又高兴又兴奋,多好啊。只是这样招来很多不必要的人,而我对目前的分发方式还是很满意,但确实有很有实力的「巨鲸」他们的投票能起很大作用,这让我很担心,散户会放弃投票。他们会想,反正我的投票也不会影响结果,就不用投了。这是种「一票没用」的思维。

这也会带来新问题。再说一遍,我很喜欢挑战、争斗、旁观。以我在「币圈」的经验,最担心的还是价格。世上没有只涨不跌的,总会出现拐点,例如出现新产品,或大家不再相信它了,或者遇到黑客攻击……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事情,但总会造成价值拐点。有可能价格会很快修复,但总会跌下来的,这是规律。我关注的是产品,人们谈论我的产品时,他们实际在谈 YFI 代币。

你知道,他们不太怎么讨论 Yearn,他们觉得代币本身就是产品。实际上不是。我不喜欢将两者联系起来。大家信任 Yearn,只是因为 YFI 代币价格上涨。要是像其他社区和项目发生过的,价格下跌后,就突然说 Yearn 是垃圾,根本没用,很愚蠢。为什么还有人用?

价格波动于我而言会危害产品长久发展。再强调一下,这只是个人观点。也许实际上不是这样。我这样推论是基于以往行业内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我不想让代币和产品产生联系的原因。说白了,要不是很多人挖矿,我可能就是最大矿工。我拿到币,过几天就会再以同样方式分发出去……如此下去,直到资本流入达到我满意的程度,我的份额不再那么重,不需要我再贡献。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发展。要能吸引有影响力、更有经验、知识更丰富的用户群体就好了。

我觉得当初 Substreight 或 Andrew 的提案,现在的 Gauntlet 和 Delphi 还有做贡献的人,就都很优秀。还有 Framework Venture 的 Vance 做的策略方面事情等等。所以,也有积极方面。我不想只说负面的。有很多正面的。整体来看确实不错。至于你说后悔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理想状态是「流动性提供者」

和「治理参与者」为共同利益体

Hasu:你简单谈了比特币挖矿。我们可以做个有意思的类比。我之前写过文章,模拟比特币如何达到安全性。我们发现安全主要取决于矿工的加入,矿工投入大小。比特币本身就是铸币分发给矿工来保证网络安全。这个意义上,比特币价值越高,越多矿工加入,越多矿工比特币网络越安全。因为比特币用户非常珍视安全性,因此而获得应用。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持有类似观点。YFI 价格越高,越多人参与治理,难道这样不是鼓励用户做出最佳决策吗?

Andre Cronje:我没法准确评论这个。我同意你做的比较。我想的是,让有创造力聪明的人加入社区,治理系统,管理策略。代币有价值可以吸引到行业内最优秀的人才。如你所说,价值促进让他们更多参与进来,要是 YFI 价格与我估算的一样,那大公司、大玩家可能不会感兴趣,对他们来说这点投资瞧不上。现在价格这么高,可能会占投资组合中一大部分,Yearn 成功也符合他们的利益。就像是比特币的「安全预算」,我觉得也可以称作「智力预算」(intellectual budget)。

Hasu:和 Tarun 一样,我认为治理是系统中需要解决的攻击向量。我的意思是,治理者可以为管理协议而收费。要是治理者没有得到足够激励,就可能做出不符合协议最大利益的事情。我觉得「安全预算」或「治理预算」同样适合 DeFi 项目,就像比特币或以太坊一样。

Andre Cronje:同意。预算会激励用户,我会观察以后的发展。我想提到的是,为 Yearn 做最佳决策代币持有者和为 YFI 做出最佳决策的代币持有者是不同两类。YFI 持有者也许想要交易费,例如投票赞成获得 50% 交易费,这样会有更多收益更多分红。那样就会对 LP 不利。50% 交易费可能会造成管理资产减少。

对这点我很好奇,我很想看看怎么发展。最初提案铸造更多 YFI,但有人不愿意,因为稀缺性会增值。当时我不喜欢这些争论,因为这只关注代币,不关注协议。很多大玩家投了反对票。为了加深理解,他们得做出更好的决策。另一方面他们投反对票的特别酷的原因是,我同意代币内在价值对系统有益。不仅吸引有创意和才智的人,也会增强安全。由于操作成本高,贿选就会变得很困难。我承认这点确实很酷。

Tarun Chitra:最后我想谈谈传统市场投机,尤其是价格对价格发现,保证用户参与投资很重要。即使难以计算现金流,参与者也会表达观点。我知道你最初说,希望没有投机,主要是用户参与。我们已经谈到投机如何为协议吸引了好创意、竞争者和复制者。复制是最好的恭维。我认为所有产品最终都需要平衡真实用户、LP、投机者、代币持有者。投机者参与去中心化对冲基金 / 互助基金的投资产品,你怎么看?长期来看社区会如何平衡?你觉得 YFI 代币持有者会掌握更多话语权吗?还是流动性提供者和 YFI 代币持有者会成为共同利益体?

Andre Cronje:对投机平衡点,我也不知道。我希望流动性提供者和治理参与者是共同利益体,这是我的理想状态。LP 与代币持有者有共同利益。另一方面,我也在推特做过调查,评估利益平衡,大家一致偏向我的代理机枪池。需要有评估维护机枪池健康度的指标,不会造成清算。我问大家谁应该做决策,第一个选择是「多个机枪池是否应该有不同健康指标?你决定流动性去向」。

第二个是「作为 LP,LP 代币应该用作估值还是用作治理?」有三种解决方案结果大致。该为 LP 和治理设计哪个模型,我经常为此而烦恼,因为两者完全不同。我可以说,要是他们是同一团体是最佳解决方案。要是分开,我确实会为设计谁来做决策而摇摆。如果 LP 有风险,我确实希望他们做决策。如果对代币持有者有利,LP 不一定是持有者。为不对 LP 不利,我想让他们都有决策权。这只是个人观点,最终结果还要看治理。不过我确实很纠结这种两难选择。我也没有答案,我需要更多数据。

Tarun Chitra:很多 Layer 1 网络在之前 8 到 10 年探索公链设计,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找到满意答案。我不知道 Hasu 是否同意。我觉得没有简单解决方案,尝试新模式总是好的。

Andre Cronje:这方面,YFI 治理是通过集体智慧。凭我一己之力确实不行,我看到那么多讨论,确实很棒。我从没想过会这样。看到形成这样的模式我很兴奋。讨论中会出现很多观点,我们很可能发现从没有过的解决方案。我得承认,治理方面我也是只是参与者。我知道技术上需要什么,没有出现最终解决方案前我不想做决定。对于治理和决策选择,我只是旁观者。

Hasu:我想知道你对项目的发展计划是什么?你想过和其他开发者合作吗?例如组成团队。你计划怎么融资?有哪些选择?

Andre Cronje:系统奖励仍旧是最简单的。我的担心就是价格太高,市场太火,交易量这么高,收益这么高。回到 1 月到 3 月的话,可能资金都不够团队运行。我们要看未来发展。目前正在投票决定是否有上限资金用于运营。这是自治团队要做的事情,中本聪这样做很对。大家现在还会将 Yearn 看作是 Andre 的项目,只要协议还和我个人有联系,就还不能放任发展。

我想协议自治运行,而不是和我个人产生联系。我想把开发责任交给有能力的。但现在还是未知。我得看治理会做出哪些决定,向哪个方向发展,我会按照规则工作。也有开发者接触我,说想帮助项目。这很好,我问他们能做什么,他们问我怎么付报酬。

我就说没报酬。他们就不理我了。我们还是要看未来如何发展,我的理想就是让项目完全脱离我。我偏向由开源软件贡献者参与。我觉得目前我的决定权太多。如果有资金,我确实会外包组成团队。我以前也这么做。但现在还是未知。

Hasu:问题到此为止。感谢你参加节目,发表看法,讲解 Yearn Finance 的历史,分享 DeFi 社区治理的独特见解。也感谢 Tarun 共同主持。

Tarun Chitra:感谢 Andre 分享个人哲学观。以前我都不知道你的这些想法。其他播客中都没听到这些,能了解的开发设计和决策哲学,倍感荣幸。也感谢 Hasu 邀请。

lazy - YFI创始人谈DeFi治理与发币:想激励有创造力的聪明人加入社区

读懂 DeFi 新兴赛道去中心化保险

精选好文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lazy - YFI创始人谈DeFi治理与发币:想激励有创造力的聪明人加入社区

随着 DeFi 生态积木不断丰富壮大,安全问题一直是高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作为 DeFi 守护者的去中心化保险逐渐进入人们视野,成为 DeFi 拼图不可或缺的一环。本期链闻精选带大家了解 DeFi 新兴的去中心化保险赛道及热门选手。

免责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链圈网官方立场无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联系我们

微信:lianquancn    或扫码

邮件:mt@lianquan.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